叶云的肉身力量本就到了武师八阶的层次,与采花蜂道师九阶的修为不相上下,再加上这一次叶云含怒出手,根本不想给对方喘气的机会。

    毁灭之道和力道之法两相配合,这让叶云的修为和威力都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台阶。那一种来自于自身的强大,让叶云迷醉。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道宗的境界,然而那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让人无法阻挡。故而大意的采花蜂,即便是修为强大,也着了道。

    不然的话以采花蜂的修为,施展道法迎敌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败下阵来。若真的施展出道法的话,那叶云或许就要费一番手脚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疏忽,成了采花蜂这一辈子都来不及后悔,将自己的生命送到了终点。

    叶云的拳头尚未碰触到他,那强大的毁灭气息已经开始腐蚀他的生机,原本便长得不怎么样的采花蜂,整个人骤然变得枯瘦可怖。

    采花蜂想要退避已然不及,那绝强的一拳,狠狠地轰击在他的脑门上。“轰”的一声巨响,采花蜂的脑门直接炸开,鲜血迸溅,白花花的脑见四射。

    这一拳直接打爆了对方的脑袋,血腥味顿时弥漫全场。李兰诗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瞬间花容失色,弯下腰吐了起来。她的心骇然不已,“叶哥哥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他怎么下手这么狠?我记得叶哥哥以前很善良的,难道他变了吗?”

    李兰诗越想越是心惊,女孩子本就容易多想,想着想着,她便突然有了个想法,“看来这么多年来,叶哥哥吃了不少苦,我一定要带叶哥哥回家,让父亲和家族长老帮助叶哥哥!”

    采花蜂成了“没头蜂”,尸体轰然倒地,砸起了满地尘埃。

    贺刚和陈玉二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两人只感觉到自己如同没了牙一样,脸庞猛地抽了抽。

    “贺老大哥,老大一直这么厉害么?太厉害了,道师九阶的高手,一拳就打爆了脑袋,好刺激!”陈玉与叶云相处的时间最短,故而从未见过叶云杀人,根本不清楚叶云的手段。

    一听到陈玉发问,贺刚浑身一个哆嗦,他又想到了当初与叶云一起在战魔平原内烧杀抢掠,实施“光政策”的日子。叶云的杀伐果断,让他不寒而栗,尤其是当初的叶云修为根本没有这么高。

    自从叶云消失在神魂冢后,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可以力敌各大势力天才弟子的高手。贺刚暗自庆幸当初没有被叶云干掉,想到这里,他反倒有些自豪起来,嘿嘿笑道:“我可以算是看着老大一步步强大起来的。老大上次把戚无夜都给打跑了,你说厉害不厉害?”

    “戚无夜跑了?”这一件事情知者甚少,故而陈玉的兴趣瞬间被贺刚给调动起来。一把亲切将贺刚拉到一边,兴致勃勃的问起贺刚,当初叶云与戚无夜一战的经过。

    叶云自然不会去管这两个活宝,私下里究竟说了些什么。自从弟弟叶风失踪了以后,李兰诗可以说是整整一年里面,唯一的亲人。

    当叶云来到李兰诗的面前的时候,李兰诗神色有些惨白,俏脸甚至有些恐惧,看到叶云过来下意识的要躲闪。

    叶云一愣,转身看看身后采花蜂的尸体,随即明白过来,无奈的低喝道:“贺刚,还愣着干什么?老规矩忘了么?此人身上之物统统归你二人!”

    本来还在和陈玉低声闲聊的贺刚,被叶云这名一喊,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顿时醒觉,双眼落在采花蜂的尸体上,两眼放光。他方才被陈玉一搅和都忘了自己的最终目的了,二话不说,冲到采花蜂的尸体前摸索找寻起来,将对方身上所有的东西搜出之后,很熟练的一把火点燃了尸体。

    陈玉起先仿若被震撼了,随即桃花眼绽放【春】光一般,嘿嘿傻笑起来,兴奋的说道:“抢光,杀光,烧光!嘿嘿,我喜欢!”

    李兰诗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已经擦拭干净的绝美面容,为之一变,苦笑道:“叶哥哥,你这些年吃了好多苦。”她知道叶云本身在家族破灭之前,是一个心性善良之人,然而现在杀人不眨眼,定然是为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女人就是这么古怪的一种生物,只要她们看不顺眼的,哪怕再美好,也是嫌弃厌恶的。然而她们若是喜欢的,即便全天下人指责不好,十恶不赦,她们也会爱得要死。

    李兰诗仅仅只是恐惧,随即便释然,她对叶云的处境和经历只有同情和揪心的心疼。

    她扑到叶云的怀,紧紧的抱着叶云,不愿意松手。她害怕自己一松手,自己朝思暮想、苦苦寻找的人,便会在眼前消失。

    叶云一愣,有些手足无措,他虽说经历很多,但是对男女之情依然如万千少年一样,懵懂无知,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历,自然猜不透李兰诗所想。

    一时间,叶云的双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任由李兰诗抱着自己,片刻工夫,他便感受到了自胸口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他低头看去,入眼的是李兰诗那白皙的脖颈,而此女自从离家出门寻找他,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兰诗,你安心的睡吧。从今天开始,只要有我在便不会让你再受委屈和伤害!”叶云神色坚定,喃喃低语。

    “很好,小子,希望诗儿没有看错你。既然她已经找到了你,你的修为竟然奇迹般的这么高了。我也可以放心的回去了,你要记住,不要让这丫头受到一丝伤害和委屈!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一道清冷的声音自远方传来,声音之浓浓的溺爱和不舍。

    叶云并没有看到人,却是神情一震,他知道这没有出现之人,定然是最宠爱李兰诗的长辈。而整个李家最宠爱李兰诗之人,并不是族长,也就是李兰诗的父亲李正德。而是那一直未曾婚娶的族长弟弟,李正才。

    早在当初叶家尚在的时候,叶云的父亲便曾经说过,李正才乃是李家的第一高手,至于真实的修为究竟有多高,无人得知。李家自然不能没有此人坐镇。李正才倒也洒脱,放心离去,也不曾与叶云出来见上一面。

    叶云环顾四周,贺刚和陈玉二人依然还在兴致勃勃的瓜分采花蜂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对方才那人的话语竟然仿若未闻,他不禁沉默,看来李正才的修为很强,因此那些话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的佳人,棱角分明的眼睛闪烁着坚定的精光,心暗自说道:“为了自己在乎的人和物,我也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只有这样,才能保护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