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将李兰诗、贺刚、陈玉人安顿在天云城内,自己则是先回宗门,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内门弟子,才能将人接上天云宗。

    天云宗的内门弟子,享有的权力和待遇极为丰厚。内门弟子依次分为:红、白、金、紫。一旦成为红衣弟子,则可以在云岛之上的外围,拥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别院用来修炼。

    一旦成为道宗级的白衣弟子,与宗门普通长老同等身份。可以在天云宗势力范围内,拥有一座灵峰,另立山头。宗门允许其广招门徒发展自身的势力。

    然而成为道宗,拥有自己的灵峰,发展自己的势力。叶云明白要报仇的话,单单靠自己一个人绝对不够。这也是他为何要任由贺刚和陈玉跟随自己的原因,整体的实力强大了才好报仇!

    叶云站在天云宗的云梯面前,闭着双眼,默默地感受着这个曾经让他受辱吃大亏的地方。他本就怀疑自己与这云梯之间,有些莫名其妙的关系。只是那时候的他只是一个修为没有寸进的小小道徒,又怎么能想清楚其的关键。

    当他知道自己的肉身体质,乃是万古难得一见的鸿蒙道体之后,他知道这云梯或许有着极为神秘之处。他甚至有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测,这云梯应该属于开天辟地之初的东西!

    可是这个“云梯”若真的是那个时期就已经存在的东西,那又为何会留在天云宗?又为何会成为天云宗招收弟子所用之物?天云宗的掌教长老们知道么?

    叶云强压下脑海一连串的疑问,使得自己的思绪恢复宁静。他暗自激发鸿蒙道体,以鸿蒙道体的特殊体质,来感受云梯。同时,蛰伏在叶云丹田之上的混沌云剑,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声。

    若非叶云强力克制的话,混沌云剑说不定已经飞出。叶云骇然失色,没有想到鸿蒙道体尚未有所反应,混沌云剑便有了这么大的动静。而鸿蒙道体则是以旁人看不到的角度,自脚底涌出了两道紫金色的光芒,沿着叶云的脚下,席卷向云梯。

    “砰……砰……”两声似乎只有叶云能听到的闷响,自深海响起,叶云的识海受到了震荡,如汪洋一般的识海直接掀起了滔天巨浪。不过仅仅只是数息工夫,便被悬浮在识海之上的天道玉心,骤然间散发的乌光,照耀了叶云的识海,抚平了因为那突如其来的两声震荡造成的损伤。

    识海恢复平静,叶云的脸色全一片惨白,心有余悸。以他的修为,还是不能明白,鸿蒙道体激发出的两道紫金色的光芒,与云梯发生了怎么样的碰撞。但是那强大的力量,仅仅只是两道碰撞的声音,便险些让叶云魂飞魄散。

    若非叶云的识海较为特殊,换上一个道师九阶,乃至道宗级的修者,都会成为白痴,严重点便是丧命。

    “看来我还是心急了,以我现在的修为,就妄自想要探查出这等宗门秘辛。即便真的探查出什么来了,让宗门内的长老知晓了,我也断难活命。不过这片刻的工夫,已经证明了云梯即便不是开天之初所留之物,也定然非凡!”叶云昂首看向笔直的云梯,那一道道的台阶映在眼眸,他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咦,这不是叶云那个废物么?”顿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将叶云自沉思唤醒。

    “是啊,他不是消失了一年了么?我还以为是自知羞愧,悄悄的离开了。”很显然即便过了一年,在天云宗内,他依然被人看不起。

    “嘿嘿,这小子现在傻站在云梯前干嘛呢?看他脸色惨白的样子,定然是想起了去年入宗的时候,那个狼狈样了吧!哈哈……”眼下会在天云峰云梯前出现的自然都是外门弟子。

    叶云毫不在意,当修为达到一定层次之后,他的心境也变了。这些人除了看不起他以外,并没有其他恶意。不然的话,恐怕以他的手段,断然不会让人活命。

    他的神色恢复如常,摸了摸鼻子,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昂首看向天云峰上空的云岛,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天云宗,我回来了!”

    这一次的回来,叶云势必要将一年前受到的屈辱都洗刷干净。他已经筹划好,若真的要一鸣惊人,证明自己的实力,那么就要用拳头说话。他现在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与朱守真这个道师九阶巅峰的强者一战!

    按耐住心的战意,叶云将鸿蒙道体的气息散去。这云梯说来也极为奇怪,只要没有如同大选之日那般开启了封印,或者叶云的鸿蒙道体没有散发出其气息的话,两者根本不会起冲突。

    叶云在天云宗众弟子的蔑视下,淡然自若的缓缓踏着云梯上山。来到外门之后,他径直走向外门执事殿,找寻外门执事殿的长老余天,交付当初接的任务。

    天云宗外门执事殿,依然如常,每日里进进出出的外门弟子,偶尔可以见到一些身穿青衣的内门弟子。当外门弟子见到消失一年多的叶云突然出现在外门执事殿后,顿时议论纷纷。

    “咦?这不是叶云么?他来这里干什么?”

    “看这样子是去长老的修炼室……”

    “这个小子以为自己是谁么?一个废物而已,长老平日里连我们都不曾有荣幸见上一面,又怎么会见他?”

    因为叶云接了余天任务这件事情,并没有其他人知晓,故而很多人不知道这个众人皆知的废物究竟去了何处。现在突然遇见,自然人人好奇。

    叶云神色淡然,看着这些弟子,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气愤。修道之路,争的是谁能在这条路上走的远,而并不是比这种没有意义的意气之争。

    来到了执事殿一处偏房,正是执法长老岁数最小,排行最末尾的长老余天所在。

    叶云正想躬身行礼,通报自己,却未曾想到房门“吱呀”一声,自己打开了。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叶云是么?我等你多时了……”

    “弟子叶云幸不辱命!前来拜见长老!”叶云躬身一礼,拱手说道。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感谢长老余天,若非对方破例给了自己个任务,得以前往战魔平原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有大机缘,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修为?

    叶云深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踏入了余天的修炼室。修炼室的门,又“吱呀”一声关上了,只留下门外一些远观的外门弟子们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