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云跨进房门之后,见到长老余天正好盘膝坐在一张玉床之上。对方淡然的笑容,让他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然而原本还在淡然的看着叶云的余天,脸色顿时大变,脱口叫道:“叶云,你且上前让我仔细看看!”

    叶云闻言,心顿时咯噔一下,“看来天云宗的长老果然名不虚传,即便我有天道玉心掩饰,依然让此人察觉出来……”

    余天早已变得极不淡然,身形一闪,等不及叶云上前,已经出现在了叶云的面前。只见他双眼绽放着精光,仔细的打量着叶云。似乎要看穿叶云的灵魂,让他没有任何秘密可以隐藏。

    叶云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被别人这般赤【裸】【裸】的盯着看,顿感不自在。更让他双腿有些发软的是,此刻这位执法长老身上散发的强大气息,竟是丝毫不弱于当初叶云所见的二长老。

    “这……这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强者?”叶云已经不敢去想,自从有了与戚无夜、姚蓉这些大势力的天才弟子一战,有了强大的自信心。一拳轰杀了采花蜂,更是让他有了对抗所有道师层次的高手。

    这所有的一切,外加上叶云自身强大的力量,都让他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开始有些沉醉迷失了自己。

    今天,长老余天没有顾忌的释放出了自身的气息,使得叶云的魂魄都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让他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无止尽的道理。

    这就像在叶云的的修道之路上,敲了一个警钟。正在这个时候,长老余天,难以置信的大笑道:“好,非常好!”

    他并没有去在乎叶云的想法,反倒是兴奋的连连点头,赞赏的说道:“一年的时间,你便已经从一个道徒连跨大境界,成为了道师。若非你在成为了道师之后,散发的魂魄波动,异于常人的话,我也不会知晓了,这简直就是奇迹!放眼整个大陆,也不曾见过哪一个宗门会有这样的天才弟子!”

    说到这里,他脸上洋溢的笑容,看到了叶云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私生子一般。又像守财奴看到了金银财宝,两眼放光,爱不释手。

    叶云脸上是错愕的表情,心苦笑不已,“看来我还是见识浅薄,竟是没有料想到进行过魂变的道师,会有这么一回事。更加低估了宗门长老,对于一个普通修为弟子猛涨修为的重视。”

    执法长老余天仰天笑道:“真是苍天有眼,天意啊!这一次招收弟子,你弟弟便已经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可惜天妒英才。而你却是整个宗门都不曾看好的弟子……峰回路转,峰回路转啊!我天云宗何愁不兴旺,何愁不强盛!”

    到了这个时候,叶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天云宗年轻的长老。从执法长老余天身上,他看到了身为天云宗弟子,为了自己的宗门那种骄傲和自豪,乃至奉献一切的精神,这是一种归属感。

    “好了,孩子,来坐下来和我说说,你这一年来都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会修为突飞猛进,这在道武大陆绝对是奇迹了!”余天极为热情的拉着叶云,随意的坐在自己修炼所用的玉床之上。

    若是有天云宗的弟子见到这样的场景,定然会惊骇的下巴掉光了。平日里虽然带着淡然的笑意,却让人敬而远之的执法长老,现在居然和宗门里出了名的废物,携手坐在一起?

    就算是身为当事人本人的叶云,都恍若在梦,一时间受宠若惊,盯着巨大的压力,在余天的身旁坐了下来。他将早已经在路上演变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说辞,复述了一遍。

    听完了叶云的诉说之后,余天已经不淡然了,不停的搓手,笑道:“孩子,你的意思是你被天魔宗的人追杀,不慎掉进了一个密洞之内,昏迷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突破了道师?”

    叶云点了点头,他这一番话,可对可不对。当初确实是被追杀进了神魂冢,而追杀之人却是天云宗自己之人。若非进了神魂冢,叶云的修为也不可能在肉身之力和修为同样达到了巅峰之境,会突破到道师。只是若说出自己真的是不慎跑进了神魂冢的话,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余天震惊了。

    如果传了出去的话,恐怕叶云说不定就会被所有道武大陆的巅峰强者和老怪盯上,即便不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也会想着从叶云这里知晓神魂冢绝境之内的秘密。

    余天点了点头,说道:“战魔平原极为神秘,即便是各大势力的掌教,太上长老也无从得知。你既然能莫名其妙的修成道师,而且还是道师四阶的修为,也是理所当然,这是你的机缘。”

    在他看来,以叶云一年前进入天云宗的废物之名来看,是不可能成为修炼天才的。而能解释对方修为猛进的原因,只有是得到了战魔平原某处的机缘。

    余天心忍不住有些小小的失望,看着叶云也收敛了笑容,一时间沉吟不语。

    叶云心忐忑不安,关于修为为何突飞猛进的原因,这是他一直担心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前往战魔平原了。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当初担心修为成为道士怎么遮掩,现在却成了道师。

    眼下已成定局,叶云只能寄希望于宗门内的长老相信自己的一番说辞,而不深究。

    “叶云,这一次的任务你应该完成了吧?”余天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淡然道:“不管你这一次的任务是否完成,都不重要了。想来以你现在的修为,也不是难事。你既然完成了宗门的任务,那么原本我准备给你的奖励,反倒变得不重要了。”

    叶云闻言一愣,来到余天的面前,拱手道:“这一次弟子能侥幸在战魔平原获得如此大的机缘,还要多谢长老破例。至于奖励,弟子便不会多想。”

    余天转过身来,目光落在叶云的身上,轻声笑道:“叶云,你获得机缘那是你的造化。至于奖励,我身为天云宗的长老,又岂能说话不算话。我方才的意思是,以你现在的表现,单单以我先前准备给你的奖励来看,反倒不够了。”

    叶云无奈,面前的余天的心思当真让人难以捉摸,只好拱手行礼道:“弟子全凭长老做主。”

    余天神色一敛,正容道:“想我余天修道四十载,从未收过一徒。见你之后,虽然不能说资质如何,但是你的心性让我很满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资质,只是让修者在修道之路上能走的更好更远。然而事事没有绝对。修道者,心性首要。叶云,你可愿做我弟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