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叶云闻言后,顿时愣住了,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天云宗最年轻的执法长老,愕然道:“长老的意思,是要收我为徒?”

    余天正色道:“怎么?你不愿意么?那些许奖励又算的了什么?成为我余天之徒,我定然会助你修道。而我此生也只收你一人足矣,如何?”

    “只收我一人……”叶云怔怔不语,他没有想到余天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做出这样的决定。心暗自盘算:“我真正开始修道的时日尚短,对于很多修炼方面的事情,都是自己摸索。确实需要一个良师指点。当初的那位便宜师父华元,也仅仅只是挂了个名而已。”

    叶云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沉吟道:“请恕弟子斗胆,请问长老是何等修为?”

    余天见他并没有轻易答应,并没有着恼,反倒饶有兴趣的笑问道:“为何有此一问?难不成你还认为我堂堂的天云宗执法长老,还不配做你的师父么?”

    叶云急忙拱手道:“弟子并非这个意思……弟子想要给弟弟报仇,并找到弟弟的踪迹。这就需要道武大陆巅峰的实力,不然的话自身性命都难保,谈何修道,谈何报仇?”

    余天点了点头,赞赏道:“你说的不错,活下去才是最早要的。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怕我的修为不够,传授不了什么给你么?好小子!”

    叶云拱手告罪道:“弟子多有冒犯,还请长老恕罪。”

    余天摆了摆手笑道:“无妨,我既然要收你为徒,自然要让自己的徒弟知道我真正的修为。余某人现在的修为应该是在道帅六阶吧。不知道这个修为,还能入得了你的眼么?”

    “道帅……”叶云喃喃低语,双眼放光,要知道道武大陆的巅峰强者也只是道王境的高手。而天云宗的紫衣弟子,也正是道王境界的高手,紫衣弟子的数量在天云宗凤毛麟角,寥寥无几。如此可见修为到了道王境有多么的不易了。

    叶云单膝跪地,恭敬的抱拳拜道:“徒儿叶云拜见师父!”

    余天眯着双眼,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静静地看着叶云。一年前的那种感觉,似乎因为叶云成为了自己的徒弟,而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

    “徒儿,自今日起,你便是我余天之徒。这柄断魂剑,是为师赠与你的拜师礼。这里同样还有五瓶固魂丹,正好你拿去稳固自己的魂魄。”余天一挥手,一柄散发着灰色的长剑闪现在叶云的面前,同样还有五瓶洁白的玉瓶装盛的丹药。

    叶云心神震撼,没有料到余天如此看的其他。方一拜师,便将一柄宗阶上品的道器赐予给他,同样还有五瓶宗阶上品的丹药。这在以前身为外门弟子的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即便他抢遍了战魔平原各门派的弟子,也未曾见过。除非他可以斩杀像戚无夜这样的,宗门内的天才弟子。

    至于那柄道器,叶云更是双眼绽放着精光,他未曾想到余天这般大方。拥有混沌云剑的他,因为此剑的特殊,并不能轻易示人,不然的话,特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被杀人夺宝都不足为奇。有了这柄宗阶的道器,便可以为叶云解除此等烦恼。

    不论余天出于什么目的收叶云为徒,叶云现在都极为感激对方。叶云是一个重情之人,别人对他好,他自然会铭记于心。当然经过人心险恶的他,谁对他心怀不轨的话,只要能力允许,他也绝不会手软。

    叶云这段时日并没有住在原来的地方,被安排在了外门执事殿的一处修炼室内。按照余天的说法,再过日便是宗门每天一次的宗门道礼。余天也会在宗门道礼的时候,公开叶云的身份,昭告整个天云宗,叶云乃是他唯一的弟子。

    宗门道礼,乃是天云宗在天云峰的广场之上,举行的为宗门内做出极大贡献,或者成为道师,也是对每一种衣色弟子的晋级的一种嘉奖礼仪。

    在宗门道礼之上,天云宗会对这些弟子进行褒奖赐予道器、丹药,还有其他宗门的福利。这也是叶云极为向往的,只要成为了内门弟子,以后修炼有宗门支持,再加上他现在可以修炼的鸿蒙道体,想要提升修为应该并不困难。

    日转瞬即逝,天云宗的宗门道礼之日来临。洪亮的钟声自天云宗的天云峰和云岛响起。那钟声一声声的似乎敲在了天云宗每一位弟子的心。

    此钟据说乃是一件没有人知道具体品级的天云宗至宝,“天运钟”。在天云宗开宗立派之时,便已经存在。然而此钟的作用,如同云梯一样,只是单方面的使用。

    在每次敲响的时候,钟声都会为将所有弟子的魂魄洗涤一遍,抚平众弟子的心浮气躁,让人有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没有想到小小的天云宗居然会有此等宝物,真是让老夫诧异。”神秘老者的声音在叶云的识海之响起。

    自从叶云出了神魂冢之后,这老者就仿若沉寂了,没有任何反应。叶云知道此人的强大和神秘,保持着尊敬,自然不会无故去打扰。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因为一个钟声出来感慨了。

    叶云原本也感觉到魂魄一片清明,听到了老者的感慨之后,下意识的问道:“前辈,不知您说的这个天运钟是什么等级的道器?”

    “此钟的品级乃是尊级上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有洗涤魂魄的功效。”神秘老者声音淡然,似乎对于天运钟的出现,也只是惊讶一下而已,并没有将天运钟放在心上。

    “尊级!”叶云心神震撼,对于老者或许毫不在意,可是对于一个只是真正踏入修道之路的道师来说,绝对是震撼的。看来与这位神秘的老者在一起的话,叶云的眼界将会是整个道武大陆最为开阔的。

    “徒儿,出来吧,为师带你去参加宗门道礼。”当叶云开门的时候,见到余天神色慈爱的看着他,声音却有几分傲然。当然叶云可以听出来,这是因为他才会有的骄傲。

    余天看着叶云的眼神,让他原本因为没有亲人的孤寂,有了一丝温暖。他恭敬的行礼道:“徒儿一切听师父安排。”

    长老余天点了点头,欣然道:“待会你站在师父身边,就行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