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决生死

 热门推荐: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的一番话语说出,如同九天神雷,响彻在众人的耳边,又如同重锤一般,重重的砸在了众人的心。

    全场寂静无比,片刻的工夫,后方顿时炸开了锅。外门弟子一直猜测叶云为何会与执法长老余天站在一起,更是纷纷琢磨叶云有什么资格站在台上。

    当掌教白江秋揭开了众人的疑问之后,一直将叶云当废物的众弟子,又怎么能接受这个事实。皆是有一种恍若梦的感觉。

    一年前,还是依靠着自己天才弟弟的脸面,方才勉强进宗的叶云,现在却成了道师!这如何能让他们接受,这又如何能让他们相信?一个小小的道徒,突破了大境界,成为了可以御使道器的内门弟子。以后他们都要向往的存在,这就让他们如何咽得下去这口气?

    “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我们以前并没有听说,也没有见过?”说话的是一名黑衣弟子,修为到了道长六阶。他这个疑问道出了在场所有内门弟子的心声。

    叶云就像一匹黑马,突然就冲了出来。让外门弟子出乎意料,让内门弟子措手不及。

    要说现在心情谁最难受的,要属朱守真、卓飞、齐一舟最为复杂。朱守真脸色阴沉的看着叶云,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手。对于这个间接害死自己弟弟的废物,他一直想找机会斩杀。奈何对方却仿若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出现时,已经成了道师。

    这样极大的变化,让他无法接受,无法相信。他心想要斩杀叶云的**,变得更深,更加强烈。以他的聪明,自然清楚,若是再给叶云时间的话,一旦成长到与自己一样的高度,恐怕就真的能威胁到自己了。

    而齐一舟却是极为不安,他没有料到叶云这个废物,会有朝一日追赶上自己。一想到自己曾经与叶云为敌,心便不可遏制的泛起了一种不安。他紧紧的盯着台上神色淡然的叶云,默然不语。

    执法长老余天悠然说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在此地公布一下。我决定收叶云为我唯一的弟子,我不希望还有谁敢对他出手的。”他虽然没有将威胁的话语说出口,但是知晓这位最年轻的的长老的脾气的话,都知道得罪了他的下场,绝对没有好下场。

    他这句话说出口,无疑于火上浇油,除了早就知情的掌教、大长老、二长老以外,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天云宗的弟子都极为清楚,余天身为执法长老,却一直孑然一身,从未收过传人。眼下收叶云为徒,又是何意?

    要说现在脸色最难看的人,便是原本意气风发,傲然而立的吴帅。他从出场上台开始,便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为耀眼的存在,也将会是以后天云宗最为耀眼的弟子。

    “该死的!这个叶云是谁!余长老即便要收徒,也应该收我为徒!他算老几?”吴帅暗自咬牙切齿,对叶云顿时莫名的由嫉妒心转化成了恨意。

    吴帅目光闪烁,上前一步,拱手道:“启禀掌教、大长老、二长老、余长老。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许可。”

    白江秋看向吴帅,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说道:“吴帅,有话但说无妨。”身为一宗之主,他自然看出了吴帅的心思。

    吴帅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叶云,向着白江秋以及其他位长老拱手行礼道:“弟子想要与这位同门师弟在此天刑台上,决生死。”

    这一句话说出口后,台下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尽皆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宗门道礼,竟然会发生一场生死决斗。这即将是一场新晋道师弟子之间的生死战,顿时让台下的所有弟子热血沸腾起来。

    二长老冷哼了一声,厉声道:“我天云宗从来都不赞同同门弟子刀兵相向,但是要真的有什么矛盾非要解决的话,可以在此天刑台上,决生死。在宗门道礼之时,决生死。这种事情在我天云宗之内,倒不是没有发生过。你要想清楚,双方一旦确定了别不允许更改,不然逐出天云宗。”

    “弟子心意已决,还请掌教、长老们成全!”吴帅神色郑重,脸上的傲然依然不变,在他看来,要斩杀叶云易如反掌,因为只有他才是最耀眼的存在。

    掌教白江秋、大长老,以及二长老征询的目光看向余天,毕竟叶云乃是他新手的弟子,真没有想到刚昭告全宗收叶云为徒,不允许有人欺负,便有不开眼的站出来了。

    出乎众人的意料,余天并没有太多的愤慨,反倒极为淡然的说道:“我的徒弟若是答应了,我自然不会反对,这是他的权力。更何况,我不认为他会败。”

    余天的意思极为明显,叶云不会败的话,那么决生死的时候,死的人只有吴帅。更何况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身为师父的余天,都想看一下叶云的真正实力。

    “弟子不反对,那边与吴师兄比试一下吧。”叶云神色依然从容不迫,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挑衅,而有所担心畏惧。相反的他此刻看向吴帅的眼神,极为怪异,竟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我当初说再见你之时,必然斩杀你。看来现在不但是遇上了,连你自己也要主动上来送死。我自然不会客气,那就却而不恭了。”叶云在心自语道,他考虑的已经不是吴帅死不死的问题了,他已经在想,究竟是展现多少的实力,去杀了对方?

    叶云抬起头,淡然的扫视全场,目光在闭着双眼的火望身上微微停留了一下。而火望则是仿若有所察觉,猛地睁开了一直闭着的双眼,当他看到了叶云已经转移走的目光似乎看过自己的时候,他微微一怔,喃喃低语道:“为什么此人,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

    而叶云再看向台上的笑少的时候,对方一团和气,懒洋洋的向着叶云露出了善意的微笑,眼神却是在表露出一种含义,他支持叶云一战,甚至极为看好对方。

    叶云笑了笑,再看向神色阴沉的朱守真的时候,对方眼寒芒一闪,似乎在说,“不知死活的小子,你与他一战,必死,即便死不了,我也会随时取你性命。”

    “呵呵,是么?”叶云毫不示弱的眼神挑衅的看着对方。

    台上的几人,见叶云没有反对,立刻退到了台边上,将场地留给叶云和吴帅二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