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叶云一路上,不急不缓的行走,穿过重重防卫,来到了天云宗云岛的心地段。

    在整个云岛的间,乃是天云宗的枢。天云宗的掌教殿、执法殿、道法殿均在此处。而越是往云岛的央地段走去,叶云便能清晰的感受到,天地灵气的丰盈。而天云宗弟子的居所,也正是呈圆环状,由外到内,按照弟子修为由低到高排布。

    “看来,真的是需要不断的提升修为,在宗门内的地位不断的上升,才能获得宗门更好的待遇。若是能靠近云岛的心居住修炼的话,修为定然可以突飞猛进。”叶云走的不快,边走边想,边想边看。

    入眼看去,云岛的布局,与天云峰天差地别。若说天云峰如同人间仙境的话,那么在云岛之,那一种飘渺的感觉,更让叶云有一种身处在世外桃源的高绝。

    仙鸟飞禽,灵兽奔走。身处云岛之,叶云有一种更加倾向与天道,亲近道法。

    叶云之所以要来到此处,而是已经通过余天那里清楚的知晓,只有在道法殿,才能找到修炼的功法。道法殿收录了自天云宗开派以来,每一代强者遗留下来的道法,以及收录自道武大陆的道法。

    也正是因为道法殿的存在,天云宗成为了道武大陆,道法最为强盛的唯一宗门。

    当叶云步履坚定,神色淡然的来到了道法殿时,抬头看去,只见道法殿给他一种浑然天成之感。那殿门横眉上的匾额,以及门口树立的高大的石碑。其上皆是仅仅只有个字,道法殿。

    叶云静静地站在门口,闭着双眼,以自身的魂魄去感触。

    “道法自然!”这是叶云在接触此处的时候,这四个便在脑海山洞。而叶云神情不动,静静地站立在道法殿前,仔细的去感受这道气息。

    正在叶云仔细体悟的时候,识海的天道玉心骤然间散发出强光,鸿蒙天道诀的功法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响彻在叶云的心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就是天道么?”叶云目光出神,喃喃低语,又陷入了沉思。

    石碑和匾额上散发的自然而然的气息,让叶云这段时间,在战魔平原积累的杀戮气息,顿时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翻滚起来。

    在战魔平原,叶云为了活下去,死在他手上的各大势力弟子,不计其数,更有很多不上道,不开眼之辈。这一股凶悍的杀戮之气,乃是通过叶云不断的杀戮,不断的积累,自然而然的潜藏在他的自身。

    眼下,杀戮之气,受到匾额和石碑的大道气息所激发,完全的显露出来。然而对于发生的这些,叶云却并没有办法去控制。

    杀戮之气,顿时使得叶云浑身的气息大变。双眼赤红如血,俊秀的脸庞变得狰狞可怖,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竟然在受到杀戮之气的影响之下,渐渐地转变成了红色。

    相对应的,叶云身上的杀戮之气愈增愈强。匾额和石碑上散发的天道气息也变得越来越惊人,渐渐地,其上散发的青光越来越耀眼。

    天道气息与杀戮之气相互激发之下,叶云对于天道气息的感悟也越发清晰。而杀戮之气,因为源自他本身,在道法自然的大道至理的促进之下,叶云根本没有发现,杀戮之气在他的身上在不断的攀升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消融在他的身上。

    恐怕待的叶云清醒过来,自然而然的也感悟到了杀戮之道。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叶云自己去领悟到的。就像毁灭之道,力道之法,皆是叶云机缘巧合之下得以参悟。这些都是天道之,最为难以领悟的天道至理。

    道法殿门口发生的一切,早已经惊动了守护在内的长老。两名紫袍老者悄然出现在道法殿的上空,难以置信的盯着木然站立在门口的叶云。

    来到道法殿寻找功法的其他内门弟子,也同样骇然的看着叶云。叶云身上散发的滔天杀气,与匾额和石碑突发的惊变,让他们手足无措,急忙远远走开,不敢靠近。

    “嗖嗖嗖……”破空之声传来,率先出现在道法殿前的正是叶云的师父余天。自从一年前出了叶风之事后,余天不想重蹈覆辙,对叶云的看护更为严密。故而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赶来。

    然后便是一直在执法殿内的大长老、二长老,最后到来的则是距离稍远的天云宗掌教白江秋。

    众人甫一出现,见到了叶云怪异的模样,皆是一愣,当看见道法殿上空的两位紫袍老者,骇然失色,急忙同时上前躬身行礼,“拜见师叔祖……”

    这两位老者竟然是天云宗至高无上的存在,属于色彩衣弟子,最高阶的紫衣。两个老者貌不惊人,身上同样也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的气息。

    饶是如此,自掌教,到执法长老,却无一人敢在这二人面前放肆。原因无他,这两位老者乃是道武大陆巅峰的存在,道王境强者!

    两位老者并未说话,其一名面容枯瘦的老者,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噤声。另一名老者身形较矮,连连挥手,强大的气息散发而出,不过仅仅只是数息工夫,又好似一眨眼。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等人,骇然的发现,叶云的四周似乎被无形的力量隔绝开。静静的站在道法殿门口的叶云,已经不在受到一丝的嘈杂声打扰。

    甚至众人可以肯定,只要现在有谁敢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定然会第一时间内遭到这二老的攻击。

    直到此时,那瘦高的老者才将目光落在了天云宗掌教白江秋身上,一双看似混浊的双眼,骤然绽放精光,声音微微显得有些激动的说道:“江秋,你乃我宗的掌教,便由你来和老夫说说,此子究竟是何来历?”

    “弟子遵命……”即便白江秋身为天云宗的掌教,在二老面前,也不敢摆架子,依然恭敬的持弟子礼,一五一十的将叶云从入宗门,到近期所发生的事情,统统大概的说了一遍。

    而两名老者却并没有插嘴,静静地听着有关于叶云的一切,两人的双眼,却是愈发的明亮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