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无奈的站在大殿上,看着琳琅满目的功法,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现在他终于发现了古怪之处,此时此刻的道法殿居然空无一人。

    就连一个来道法殿找寻功法的弟子都没有看到,叶云自然不知道,在他领悟自然之道,惊动了天云宗高层的时候,道法殿四周早已被封锁,更是被传下禁足令,所有弟子不得踏入道法殿。

    正在叶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小子,你来道法殿,准备找什么功法?”

    叶云疲惫的面上一喜,急忙转身看去,见到一名身穿紫袍的瘦高老者,正眯着眼睛,如同猎人看着猎物一般,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紫袍!”叶云神色一震,顿时醒觉过来,骇然失色。身为天云宗弟子,他自然知晓紫袍代表着什么。

    紫袍,在天云宗内,弟子之最高等级。这无关于权势,这是修为实力的象征!只要能成为紫衣弟子,那便说明此人乃是道王境的强者。

    目前道武大陆所知道的巅峰强者境界,便是道王境,或许在道王境之上还会有其他的境界,但是目前没有人发现,便无从考证。

    天云宗道王境的紫衣弟子不会是宗主,也不会任长老一职,然而即便是宗主和长老,在面对紫衣弟子的时候,也不得不慎重,甚至恭敬。原因无他,强者为尊!

    叶云内心火热,踏上道武大陆的巅峰,这何尝不是他的梦想。因而他看向紫袍老者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恭敬。急忙躬身拱手一礼,回答道:“弟子叶云,新晋内门弟子。因为弟子成为道师之后,才晋升成为内门弟子。故而对本宗玄妙的道法一无所知,特来道法殿寻求道法,还请前辈行个方便。”

    那瘦高的紫袍老者冷哼了一声道:“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老夫是你的师叔祖,没大没小的小子!”

    叶云一怔,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他没有想到面前的强者脾气如此古怪,竟然因为称呼一事,便与自己计较。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老者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

    无奈之下,叶云再一次躬身行礼道:“师叔祖……弟子方才入宗一年,很多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那瘦高的紫袍老者,自然便是方才在外面高空与掌教白江秋众人聊天之人。虽说通过白江秋那里已经明白了叶云的情况,眼下见到叶云亲口所说进宗方才一年,双眼骤然精光一闪。

    “好了,小子,你拿着这块玉牌,大殿之上的禁制自然不会为难你。”说完老者便没有去管对方,只见在大殿的一处偏角的蒲团上,盘膝做了下来。

    “多谢师叔祖成全。”叶云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境界,想要与道武大陆的巅峰强者说上话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想想两者之间的境界差距,叶云颇感无奈,根本生不起任何怨念。

    叶云手持那青色的玉牌,其上并没有多少繁复的纹路,镌刻着几道流云,间铭刻着个字,道法殿。

    过了整整一个时辰,叶云都没有发现好多功法。他也不得不感慨,天云宗道法博大精深。

    卓飞的“万物春”,齐一舟的“金斩诀”,他都看到了。每一种,每一个层次的道法按照各种类别分门别类,极为清楚明了。

    当然叶云并没有看到皇级功法,隐隐间有些失望。他本想看看皇级功法与到尊级功法会有什么区别,然而皇级功法在道武大陆果然只会在传说见到。

    正在叶云左顾右盼的时候,识海之,响起了神秘老者的声音,“小子,这些功法,或许在很多修者眼什么是不可多得的,也有很多人会认为这不算什么,毕竟等级不高。然而世间修者却根本不知道,所有道法均是脱胎于这些不入流的功法。”

    叶云闻言一怔,嘴角抽搐,心骇然不已,“前辈您的意思?”这神秘老者之言,每每惊世骇俗,若非叶云对修行根本没有多少经验可言的话,对于这些话,很显然接受不了。

    神秘老者不屑的冷哼道:“万物不离其本,这些低等级的功法只是没有高等级功法的精妙罢了。但是这些都是高等级功法的根本基础,尊级功法之所以厉害,便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强者的完善!”

    叶云目瞪口呆,脑海仿若晴天霹雳,仔细回想神秘老者所说的话语,他不禁觉得言之有理。

    “世间万法,有阴有阳,有正有反。可是谁又能知晓,何为正,何为反?究竟是高等级功法演变下来的这些低级功法,还是低级功法完善成了高等级功法?这一点无人知晓……”老者似乎也颇有感慨,似乎也有些想不明白这些道理。

    叶云微微有些迟疑,在识海传出一道疑问,“请问前辈,鸿蒙天道诀是否是低等级的功法兑变而来?”

    神秘老者顿时没了声响,显然他没有料到叶云会这样问自己。

    叶云悻悻然一笑,便没有去在意,毕竟人无完人,对方能和自己说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总不会事事都知晓。

    就在这时,老者的话语显得有些凝重,又有些追忆,“鸿蒙天道诀和武极九转乃是天心之主所创,这两个功法创立而出便是尊级功法,只是鸿蒙天道诀,并不完全。好了别浪费时间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需要尽快找到功法,回到住所好好了解,寻求解决之法!”

    叶云心一凛,想到自己目前的状况,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丹田不断的凝聚的道力,全部被混沌云剑汲取。若非鸿蒙道体强悍,恐怕叶云早就脱力而死。

    “停下,你把这个玉简拿起来,带走!还有那个左边角落最下方的玉简拿走!别问为什么!”突然神秘老者的声音有些急促,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呃?哦……好好……”叶云知道神秘老者不会害自己,听话的急忙将两个玉简拿在手,头也不回的来到了紫袍老者的面前。

    他心虽说好奇神秘老者让他拿的功法究竟是什么,可他突然对被封印在天道玉心二重天内的神秘老者,其身份有着非常浓厚的好奇。但是对于这样的存在,神秘老者不主动说的话,他强求也没用。

    一直闭着眼,盘膝坐在角落上的紫袍老者,浑身一颤,顿时睁开了眼睛。他并非真的在闭目养神,相反的他的神识牢牢地锁定了叶云,关注这他的一举一动。

    老者对于道法殿内每一处所存放的功法都极为了解,自然清楚叶云拿到的是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