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余天带着叶云出现在天云峰的山脚下时,却没有想到早已经人山人海。而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大长老钟际尘,以及二长老都脚踏祥云,静静的站立在虚空。

    对于叶云主动要求再次挑战,攀登云梯,他们都极为好奇,甚至是在看到叶云出现的时候,同样神色古怪的盯着他看。

    叶云当然不知道当初紫袍老者,对他四人交代的一番话,同样要求叶云再攀登一次。云梯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没有什么,但是对于修为越高深者,产生的压力便会越大。

    以叶云此刻道师境界的修为,恐怕产生的压力,会比道徒八阶的时候恐怖数十倍。

    叶云对这人躬身施礼,二长老看向叶云却是依然不满,冷哼了一声,便没有说什么。

    大长老钟际尘却是和蔼可亲的笑道:“去年,宗门大选,老夫见到你时,你狼狈不堪。今日再开云梯,望你能不负所望……”

    叶云躬身施礼道:“弟子谨记大长老教诲!”一见到大长老,他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的亲弟弟叶风,尤其是对方说到去年之事,叶云心更是不由的一痛。

    天云宗掌教却轻叹了一声,看向叶云,说道:“叶云,能否成为我天云宗的天才弟子,我希望你能证明给我们看看。”身为一宗之主,他考虑问题利益,自然是从大局出发。

    叶云向着四位天云宗的首脑团团一礼,便将目光落在坐落在天云峰上的云梯。此刻他体内道力全无,以鸿蒙道体感受云梯,竟然感受出了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你们说这一次,叶云能攀登到第几个台阶?”这一次的场面极为壮观,天云宗上上下下,只要参加了上次宗门道礼的弟子,大多数都来观看了。

    “他这是要一雪前耻……”这一次没有弟子敢再讽刺叶云了,他们在宗门道礼之上,都被叶云血腥的手段给震慑了。

    没有理会在场天云宗弟子的话语,叶云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已经与往常不一样的云梯。深吸一口气,摒除脑的所有杂念,抬起了一只脚,踏上了云梯的第一个台阶。

    叶云浑身一震,心骇然,目光又多了一种原来如此的神色。这云梯果然与他的鸿蒙道体有反应,这一次因为完全开启了云梯,与前段时间刚回宗的时候,又极为不一样。

    这云梯似乎传递着一种不满,高傲,甚至对叶云有一种敌视的情绪。顿时让叶云茫然了,他怔怔的看着脚下的云梯,目光延伸到尽头。

    天云宗上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云的身上。甚至是平日里心高气傲的朱守真,有“疯子”之称的笑少,还有一直沉默寡言的火望。即便这人平日里不对付,但依然静静地站立在一处。

    天云宗道师之,最耀眼的人。笑少笑眯眯的抽着烟,有意无意的将吐出的烟雾,尽数喷向了右边的朱守真。

    朱守真原本阴沉着脸,紧紧的盯着叶云,可是突然间他感觉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视线已经被缭绕的烟雾给遮挡。顿时怒火上涌的看向来人,咬牙道:“笑少,你是不是闭着我要与你在天刑台上决生死?”

    笑少“吧嗒”的抽了一口烟,斜睨着看向朱守真,嗤笑道:“得了吧,朱守真,不是我看不起你,是我真的看不起你!要是火望说和我在天刑台上决生死,本少绝对相信。而你嘛,你敢么?”

    “你!”朱守真顿时一张脸涨成猪肝色,笑少的话虽然说的难听,但却说对了。他确实不想与对方决出生死,他自认为自己的修道之路还长,命是要留着修道用的,而不是拼命用的。

    火望倒是没有去在乎他二人的争斗,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叶云,突然说道:“少,我因为常年在战魔平原修行,你可知道这叶云是什么来路?”

    “呃?”笑少本来得意洋洋,却没有想到沉默寡言的火望会突然发问。当下无奈的说道:“我只知道当初本少第一次,见到叶云的时候,那时候这小子还只是道徒八阶的修为,一年未见,没有想到,便成了与我们一样的存在。”

    这句话说出来后,朱守真的脸色变得更为阴沉了,而火望则是更好奇的看着叶云,沉思起来,“为何为总感觉此人身上的气息,很眼熟呢?”

    再说此刻的叶云,抬起了一只脚,放在了第一道台阶上,之后就再也没了动作,顿时让在场所有弟子愕然。看着发呆迷茫出神的叶云,都不明所以,一时间议论纷纷。

    “叶云傻了么?为何会站在那不动?”

    “估计是害怕了吧,毕竟当初他拜入宗门的时候,云梯可是让他吃了很大的苦头,甚至连入宗的标准都未曾达到……”

    虚空之上,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四人,盘膝坐在祥云之上,见到了叶云的举动后,纷纷蹙眉诧异。

    白江秋不解的问道:“你们可知晓这叶云究竟想干什么?为何踏出一步,便没有了动静?”

    大长老钟际尘目光轻轻闪动,他同样疑惑,不过神色依然不变,悠然道:“云梯乃是我天云宗开宗立派以来,便已经存在的至宝。可以增加数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的重力,去磨砺宗门弟子肉身以及意志力。若非我天云宗弟子修道不修身的话,此宝更适合霸武门。师叔祖让我们安排此子再进行一次挑战云梯,不知是何意?”

    二长老冷笑道:“不管如何,我们听从师叔祖的安排便是,这叶云若是真的得到了战魔平原内,某一强者的传承的话,这一次正好借用云梯看看此子的潜力,究竟能走到多少台阶!”

    余天担忧的看着台阶前的叶云,叹气道:“不知道这孩子能承受住么?他入宗之时,云梯便似乎与他有极大的排斥,不然的话也不会连九十九阶都走的那么吃力。以我们目前的修为,想要走完云梯,也是不可能的。修为全用上,也仅仅只能走到百多阶而已……”

    其余人被他这么一说,顿时不语,他们突然想到以云梯后面的重力可怕程度来说,即便是自己走到百多阶也无法承受住那恐怖的压力。

    修道者本就不注重肉身的凝炼,若真的爬上了八百多阶的台阶的话,即使他们修为乃是道武大陆的巅峰,也会肉身崩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