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殿之,那一高一矮的紫袍老者二人,正紧紧的盯着一面悬浮在半空的镜子。在镜子之,正是天云峰云梯前的场景。紫袍老者二人,足不出户,便将所有一切风吹草动都尽收眼底。

    矮个子的老者神色凝重的说道:“师兄,你说这个叶云真的值得我们培养么?这小子在云梯前,居然才踏上一个台阶,就不动了。”

    瘦高的紫袍老者叹了一口气道:“紫星,你我别无选择。若是为兄所料不错的话,道武大陆的几大宗门,都在准备对我们下手了。从上一次那个先天道灵之体,被谋害开始,就很明显了。”

    “师兄!”矮个子的紫袍老者紫星一声低喝,双眼瞪的老大。

    瘦高的紫袍老者并没有去看他,而是紧紧的盯着镜子的叶云,叹气道:“我紫阳自小便生在天云宗,天云宗荣,则我紫阳荣,天云宗灭,则我紫阳灭。但是天道无情,你我的修为,处于这道武大陆的巅峰,但若是不能打破这天地的桎梏,你我大限将至,这天云宗又有谁能支撑下去?仅仅只是靠陈轩一人么?”

    紫星双眼赤红,喘着粗气道:“就算是大限将至,师兄你我也可以冲到这些大势力之,杀他个痛快。即便是死,也要拉几个陪葬!”

    紫阳神色淡漠,摇了摇头道:“不到万不得已,你我绝对不能如此鲁莽,这一代的天云宗还是有很多出众的弟子,你我需要做的是利用有限的时间,去为宗门多培养一些强者!”

    紫星神色一怔,随即明悟,拱手道:“师兄说的是,小弟受教了。”

    两人便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均是落在了道法殿的镜子上。

    叶云并没有去计较云梯旁的议论声,他知道若是第二只脚也踏上的话,那么自己将没有任何回头之路。

    “我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我是在害怕么?是害怕丢了性命,还是害怕一去不回头?还是在害怕再一次的失败?”叶云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台阶,不停的在心反问自己。

    骤然间,叶云狠狠的一脚躲在云梯上,以他的修为竟然没有对云梯造成任何的反应,而朦胧间,从云梯之上,倒是传来了一种不屑的情绪,似乎是在挑衅,又似乎根本就对叶云不屑一顾。

    叶云一声低吼,方才的所有迷茫全部消失,双眼之迸射出摄人心魂的精光,第二之脚也跟着踏上了台阶。

    “轰!”当叶云双脚都踏在了云梯之上,天地间传来一阵轰鸣声,确切的说这轰鸣声来自天云峰,也不知道是天云峰借着云梯传出,还是云梯借着天云峰传出。

    这一声如炸雷一般的轰响,倒是让全场的天云宗众人,安静了下来。众人骇然不语,目瞪口呆的盯着云梯,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当,包括天云宗的掌教和名执法长老,都未曾遇到过这种情况。

    再看叶云,身形竟然重心不稳的晃了一下,随即稳住身形。来自云梯庞大的压力随即涌向他,体内没有了道力的叶云,此刻的感触最为清晰。

    那来自四周的压力,不断的挤压着叶云的肉身,似乎要将他从云梯上推挤出去,又似乎要将他挤压成肉酱。

    叶云目光泛出一抹狠戾,冷笑道:“当初你让我如此难堪,今日叶某重来一次,看你是否还能将我如何!”

    说完之后,众人只见叶云又一步踏出,这一步踏出之后,便再也没有停留,他背负着双手,不急不缓的往上攀登,似乎极为简单。

    在场的众人顿时哗然,可以说在场的多有天云宗弟子,都在入门的时候,登过云梯。对于云梯的强大重力和来自四周的压力,让他们极为忌惮。

    可是曾经在云梯上吃过大亏的叶云,此刻却如同没事的人一样,在攀登着普通的台阶。

    大长老钟际尘目光一亮,说道:“此子居然没有使用任何道力,仅仅只凭借肉身,去抗衡云梯带来的强大重力。”他目光如炬,一下便看出了叶云目前的状况。

    二长老虽然看叶云不顺眼,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凝重的说道:“凭借我们和云梯的感应,我能感受到叶云此刻面对的重力竟然已经超过了道徒境界应该面临的重力!”

    掌教白江秋有些羡慕的看着余天,说道:“看来余长老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无论叶云自知如何,单凭他敢仅仅以肉身攀登云梯,这份意志和心性便已经不是普通的弟子可以比拟了。更何况此子应该是真的得到了战魔平原某一位强者的传承。”

    余天欣慰的点了点头,不过依然自谦的说道:“不过你们看叶云能与陈轩相比吗?”

    掌教白江秋摇了摇头,正容道:“若论潜力的话,两者应该不相上下,但又因为实力不在一个层次上,根本无法详细比较。”

    众人闻言同意这个说法,一同点了点头,便继续看叶云攀登。

    叶云目光却是凝重,他突然发现了一点,似乎每个九十九阶的才会变换压力。而此刻自己所面对的已经超过了当初入门检测的时候,所面对的重力。

    故而叶云在众人骇然失色的目光之,走到了第九十八阶,突然站立不动了。

    “我没看错吧,怎么会这么变态!”观看的人群顿时有弟子惊呼起来,他们没有想到叶云会这般轻松,当然以他们的境界,自然看不出叶云此刻的状况。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现在的修为可是道师!用来走检验我们入门的九十九台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有些人不以为然的这般想到,话一说出口,顿时很多人赞同。

    “咦,他站在第九十八阶停下来了,这是为何?莫不是第九十九阶他上不去?”同样也有人注意到了叶云的现状。

    其有人压低了声音笑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去年的时候,叶云正是在这第九十八台阶跌落下去,仅仅只是差了一个而已。他现在定然是在缅怀过去了。”

    叶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脑海回放着一年前自己在这第九十八个台阶摔落下去,自己弟弟为了让自己留在宗门内,向大长老求情的场面。

    “弟弟……”叶云喃喃低语,没有人能听到他到底说了什么。

    叶云猛然间抬头,眼神凌厉的说道:“强者,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怜悯,靠的是自己!今日起,我当自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