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的身边都是天云宗掌握实权的强者,以在场的天云宗弟子的身份地位来说,若没有他们的传唤的话,是不能贸然拜见的。故而他们只能远远观望。

    天云宗高层与叶云的一番谈话,并没有人知晓,若是让在场弟子知晓了叶云此刻的修为,恐怕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打击。

    而更会让人误解为云梯可以提升力量,那么所有人都会挑战云梯,如此的话,天云宗可就大乱了。

    天云宗宗主白江秋却是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神色凝重的说道:“叶云,本宗想知道,你为何方才浑身骨头断裂,现在却又如同没事的人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的生机,哪里像一个重伤之人。”

    叶云神色坦然,对于这件事情,他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躬身道:“回禀宗主,弟子当时也正有疑问,后来当我闯过了第个九十九台阶的时候,自云梯之,有一股庞大的生命力涌入了我的体内,然后就是强大的力量灌输。若是弟子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闯过了此处的奖励……”

    “奖励?”白江秋四人闻言一怔,他们身为天云宗的掌权之人,从来都没有知晓,不过他们同样也没有闯过去,故而对于这奖励一说,反倒只有相信。因为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解释叶云恢复伤势并且能提升修为的原因。

    正当众人准备离去的时候,叶云向着白江秋四人躬身行礼道:“弟子叶云有个请求,还望宗主、长老、师父答应。”

    四人不知叶云的目的,都点了点头,尤其是余天怎么看叶云,这个宝贝徒弟都是越看越喜欢,笑道:“徒儿,有什么事需要师父帮忙的,你说出来,师父定当帮你完成。”

    叶云见余天笑的和蔼可亲,说的极为真诚,心下感动。他摇了摇头道:“弟子只需要宗主、长老、师父做个见证便可。”

    四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叶云,宗门已经决定要将叶云作为堪比陈轩一样,重点培养的对象,自然会满足他。却见叶云将目光落在了某一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里正好站着笑少、朱守真、火望人,四人有些不解的看向叶云。

    “朱师兄,你我现在实力相当,不知你,可敢一战?”叶云眼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他向来都是有恩报恩,有仇也必报。当初若非笑少插手救了自己,恐怕自己早已经死于非命,哪里还有现在的自己?既然他的亲弟弟,与自己的亲弟弟,本就有仇,这个仇必报!

    叶云运转了道力,将这一句话送出,整个天云峰都在回荡着,“不知你,可敢一战?……不知你可敢一战?……可敢一战?”

    “呃……”在场之人顿时脸色大变,谁都没有想到叶云如此强势,刚从云梯上退出来,便要挑战朱守真,更是让宗主和大长老见证。这见证之人,并不仅仅只有朱守真的师父,更有整个天云宗来此围观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

    叶云这一招不可为不妙,让朱守真退无可退,根本无法避免。若是真的避而不战,即便他修为高深,以后在天云宗也再无颜面立足。这无疑是在未战之前便已经狠狠的打了二长老和朱守真一个响亮的耳光。

    “小子,你!”二长老脸色阴沉,若非大庭广众之下,他说不定真的会暴怒出手。然而此刻的他骑虎难下,更没有理由去阻止。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对自己出色的弟子,心里面没底,看着神色淡然的叶云,强大如他二长老,心依然泛起了莫名的不安。

    余天却是“哈哈”大笑,点了点头道:“徒儿,你果然很对为师的脾胃,这嚣张足以与为师年轻的时候相提并论了。”

    叶云摸了摸鼻子,心想道:“我这是嚣张么?我这是被逼无奈啊。”本来他很清楚弟弟的事情,并非与朱守真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是朱守真见到自己,就想杀自己,就算没脾气的人,也不愿意送死。

    大长老钟际尘并没有说什么,神色淡然的看了一眼二长老,又大有深意的看着叶云,似乎他极为乐意看到叶云与朱守真一战。

    唯独只有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内心苦恼,这两人都是天云宗的佼佼者,若是真的要分出胜负,恐怕以两人的高傲,就是决一死战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同门之间,何苦伤了和气?更何况道武大陆由各大宗门组织的道武大会即将召开,你二人若是少了一个,对于我天云宗来说,是损失。”

    一说到道武大会,众人神色一阵,那可是道武大陆修者的盛会,那是所有修者可以扬名的地方!

    叶云知道白江秋心所想的意思,依然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宗主,请恕弟子斗胆,若是我与他之间,有一人死的话,那也说明了败者,没有资格去参加道武大会,还请宗主允许!”

    道武大陆强者为尊,叶云如此说,倒也极有道理。白江秋虽然身为天云宗掌教,自然也不能去阻拦弟子之间的事情,无奈下只有点头答应。

    人群的朱守真“噔噔噔”的连退了步,他脸色阴沉如水,双眸绽放着寒光,他显然没有想到叶云会在这个时候邀战。一想到叶云在云梯之的表现,他的傲然的心也忍不住泛起一丝冷意。

    朱守真感觉到天云宗所有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着他。那“不知你,可敢一战”的话语,如同重锤一样随着每一次的回荡,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心上。他知道即便自己不愿意战,为了师父,为了自己的脸面,也必须应战!

    “我成为道师九阶巅峰已经多年,若非一直境界不够,我早已经成为道宗。可以说我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道宗境。叶云一年前还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废物,就算有了机缘,修为强大到能与我抗衡,但是经验毕竟浅薄,与他一战,我的胜算还是极大的!”朱守真迅速的在心盘算得失。

    笑少悠然的抽着烟,笑眯眯的说道:“朱守真,你当初想说杀叶云,却没有想到现在才一年的时间,叶云便来找你算账了吧?哈哈……”

    朱守真闻言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心对他的恨意也同时飙升,当初若非笑少插手救下叶云的话,又岂会有今日的局面!

    火望则是沉声道:“朱守真,你若是不敢上的话,火某替你上,我倒是很想与他一战,当然并非决生死!”

    朱守真闻言脸色一变,这两人说话一正一反,却意思很明显,身为同阶强者,若是不敢应战的话,已经低了他们一筹。他咬牙切齿的喊道:“叶云,你我天刑台上,决生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