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朱守真的应战,话音刚落,整个天云宗上下沸腾。谁都知道朱守真成为道师九阶巅峰已经多年,在众弟子心目同样属于崇拜的偶像。

    而曾经以废物出名于整个宗门的叶云,即便他现在用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众弟子的认可,也没多少人会看好他。因为很多人不清楚云梯真正的厉害,也不知道叶云承受的压力和重力,即便是宗主和长老也无法面对,更不会知晓叶云此刻的真正实力。

    天刑台,皓月当空,虽然已经入夜,但天云峰的广场前,却是人山人海。白天一直围观叶云攀登云梯的弟子竟然无一人离开,甚至连闭关的弟子,都被关系要好的人拉了出来。

    最主要的原因是道师境高手之间的战斗,只要不是向上次叶云对战吴帅那样,实力相差太大被秒杀了的话,将会是极为精彩的!低境界的弟子也可以从参悟的一些有益的道法。

    天刑台上,朱守真阴沉着脸,自从今年他看到了叶云开始,他就再也没有了好脸色。

    他看着神色淡然的叶云,眉头轻轻蹙起,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看台上的二长老看着叶云,冷声道:“叶云,守真乃是老夫得意弟子,希望你能想明白。”

    二长老用这种语气说话,任谁都能听出来其的威胁之意。

    叶云却是神色淡然的说道:“二长老您身为天云宗执法长老,应该知道这里乃是我天云宗的天刑台吧?弟子也不用长老提醒,当然知道上了天刑台应当怎么做。当日若非笑师兄出手,弟子已经遭到毒手,今日我叶云有仇报仇,自然要与朱师兄决一生死。”

    台下弟子闻言顿时哗然,没有想到叶云挑战朱守真,其的原因竟然是朱守真当初要杀叶云。

    这个原因顿时使得这场争斗的味道变了,你实力强大的时候,视人命如草芥。人家大难不死,实力又提升了自然要找你算账了。更何况,外门弟子当,还有很多人清楚,叶云的弟弟叶风正是被朱守真的弟弟所伤。

    天云宗宗主白江秋眉头一皱,吭声道:“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

    大长老钟际尘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看向一旁恭敬站的笑少,问道:“少,是否真有此事?”

    笑少急忙恭敬的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详细说了出来。

    “内门弟子齐一舟、卓飞何在?”钟际尘眸光透着威严,扫视下方的弟子。

    若是叶云只是寻常的外门弟子,杀了也就杀了,可是现在的叶云身份地位不一样了。在天云宗弟子看来叶云的强大已经属于宗门的流砥柱。而在于天云宗掌教和长老眼里,叶云的潜力将会是唯一一个可以和陈轩相提并论的人!

    两道身影立刻自人群出现,正是齐一舟和卓飞二人。

    卓飞倒是极为坦然,齐一舟却是脸色如同死了爹一样。两个人同时恭敬的行礼,在宗门首脑面前,他们不敢放肆。

    大长老钟际尘似乎没有任何感情波动,执法殿大长老的威严展现,“宗门弟子间禁止私斗,更不允许随意灭杀。齐一舟,身为内门弟子,可知罪?”

    齐一舟脸色惨白,他本以为违背宗规斩杀一个外门弟子,就算杀了,也只是小事而已,最多警告。更别说没有灭杀叶云,但谁也没有想到叶云在一年之内成为宗门的天才弟子。

    “弟子知罪……”齐一舟面如死灰,他知道若是狡辩的话,下场只会更惨。

    大长老钟际尘面无表情的说道:“念你修为不易,就不废除你的修为,而我天云宗也正值用人之际,望你能将功补过。终止宗门对你的福利优待十年,逐出云岛,搬入外门。”

    齐一舟浑身一颤,不敢违背,躬身黯然道:“弟子谢长老开恩。”

    钟际尘没有再去看他,目光落在卓飞身上,平和的说道:“卓飞维护宗门弟子,有功。今日起,便入我执法殿,担任执事一职,不知你可愿?”

    卓飞闻言大喜,他可是知道成为执法殿的执事福利和权力有多大,若是自己能力和修为突出,日后就是成为执法长老,也不是不可能之事,他急忙躬身答谢。

    “主犯朱守真既然上了天刑台决生死,若是死了,便算了。若是活着下来,执法殿再处置!”至于真正有功的笑少,或许是他弟子,便没有提及。

    二长老清楚了其的原委后,就一直沉默不语,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心想些什么。

    朱守真静静地站在台上,呆若木鸡,心高气傲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当自己的罪行被揭发后,可以说他已经身败名裂。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具有野心之人,他要名扬道武大陆,要成为天云宗的掌权者。然而这一切都在遇到了叶云之后,变了。

    “都是你!都是你叶云!如果没有你弟弟,我弟弟便不会死!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站在这里遭人唾骂!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这一刻朱守真对叶云的恨意,瞬间攀升到了极致!

    叶云看着面前的朱守真,摇了摇头道:“你我本都是失去了亲弟弟之人,你我本不该有仇,因为这一切并非你我主导。若不是你对我赶尽杀绝,我也不会寻你报仇。要怪,就怪你的心胸狭隘,心胸狭隘之人,又怎么能装得下这天地?你不容天地,天地又岂会容你?”

    朱守真怒吼道:“叶云你少与我装什么高深,一年前,你的生死掌握在我的手,一年后,你同样不会是我的对手!”

    “守真……”二长老的声音有些沙哑,黯淡无光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弟子。仿若仅仅只是这一刻,他衰老了许多。他虽然平日里沉着脸,不近人情,但是对于自己唯一的弟子,就如同自己的亲身儿子一样。

    这也是为何朱守真会如此心高气傲,完全都是因为二长老的宠溺和放纵,以至于今日铸成大错!

    “师父!徒儿不孝!对不起您老人家,您就当没我这个弟子吧!”朱守真双眼含泪,“噗通”一声在天刑台上,跪了下来。

    “砰,砰,砰!”他用力的用脑袋撞击着台面下,再抬头时,竟然已经头破血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