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叶云想要斩杀朱守真,此刻见到了对方的模样,也不免心惊,同时也极为同情他。

    朱守真的亲生弟弟,是死在了自己的师父手,而偏偏这个师父,又是除了他弟弟外,唯一的亲人。他报不了仇,也不能报仇。

    或许他将怒火转到了叶云的身上,也只是一种发泄。愧对师父,愧对弟弟。然而这个世道,对与错,人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又怎么会去管你是怎么想的,又会有什么样的委屈?

    “守真!”二长老顿时老泪纵横,一个不轻易笑,也不轻易哭的强者,今日却为了自己的弟子落泪了。他不能对不起宗门,在大义面前,也只有牺牲自己。

    “叶云受死!”朱守真一声咆哮,声色狰狞,他终于还是动手了。以他的自傲,以他的修为和资格,依然还是抢先动手。他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的不安越发的明显。这不安并不是天云宗引起的,而是源于叶云身上。

    朱守真出手便是杀招,一柄湛蓝色的长剑,幻化而出,巨剑擎天,剑光照耀天刑台。如此炫丽的一剑,让天云宗众弟子都无法睁眼细看。

    一开始,朱守真便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最强的杀招,要将叶云以最快的速度斩杀。若说在回到宗门前,叶云的修为便已经可以与天魔宗的戚无夜一较高下,而今完全可以压着他打。

    叶云并没有因为对方这一剑感到害怕,他心淡然,早已经有了谋划,“我一直以肉身之力对敌,这一次便让我尝试着用道法。”

    “剑出!”一柄灰色的长剑,带着一股哀伤,一股让人魂飞魄散的胆寒自叶云的面前斩出。正是余天给他的宗阶上品的断魂剑。

    “万念俱寂!”叶云施展出了寂灭剑法第一招,剑气袭来,重重哀伤的念头涌向了朱守真的长剑。

    “轰”的一声巨响,两柄长剑的力量撞击在一起,两人各自退了两步。朱守真的本命道器同样也是宗阶上品,故而可以在叶云的攻击下,没有损坏。

    水蓝色的波纹汹涌澎拜,如同海浪滔天,整个天刑台上,入眼都是朱守真的身影,剑光一浪推一浪的斩向叶云。

    即便众人现在不喜朱守真,但是不可否认,他身为道师九阶巅峰的弟子,不愧是红衣弟子之的佼佼者。这一剑的威力,甚至已经可以与道宗一阶的高手相提并论。

    然而“寂灭剑法”首次在天刑台上施展开来,其威力竟然在叶云的手大放光彩。碰撞之后,朱守真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将要被毁灭的觉悟,从自己的本命道剑上传来。

    造成了他深深的恐惧,目光闪烁,似乎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一幕,竟是连与叶云抗争的念头都要被熄灭。

    “叶云施展的剑法,是什么剑法?”看台上天云宗掌教白江秋诧异的问道,以他的眼界竟然无法看出。然而身旁同样没有人能回答他们,因为他们也没有认出来这是什么剑法。

    寂灭剑法在天云宗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又未曾有人修炼到大成,故而无人能知道。

    “寂灭剑法?”就连一直在道法殿窥视的紫阳,都不敢肯定,只有他知晓,当时叶云来到了道法殿选择了那一位特殊的先辈,所遗留的功法。在他看来,那只是寻常的俗世功法,即便修道者施展开来,最多威力稍大点而已。

    可是叶云方才的这一剑的威力,竟然似乎比宗门的宗阶功法还要略胜一筹,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紫星愕然道:“师兄,你说这是寂灭剑法?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本寂灭剑法自从放进了道法殿之后,从来没人能修炼出这个地步。并非我天云宗弟子天资不行,而是此道法等级太低……”

    紫阳苦笑道:“的确是寂灭剑法,当年我好奇心使然,曾经修炼过,方才那招万念俱寂,即便是我,也无法施展出这样的威力。叶云这个孩子,果然让我惊讶,真不知道他身上还有多少神奇之事!”

    叶云却并没有任何喜悦,他无悲无喜的去感受着自己施展出的寂灭剑法,见到这部当初紫阳并未看好的功法,威力竟然如此巨大,不由的吃惊,反之,同样证明了神秘老者所言是正确的。

    朱守真浑身一个激灵,看向叶云的目光更平添了几分畏惧。不过对于叶云的恨意,他已经滔天,神色狰狞,剑诀施展。湛蓝色长剑,突然间如同从层层海浪之,破开,斩向叶云。

    叶云并没有大意,修为到了这个境界的高手,都不会是泛泛平庸之辈。即便朱守真在某些方面或许不如天魔宗的戚无夜,但是他表现出来的修为依然可怕。

    “叶云,今天我就算死,也会拉你陪葬!哈哈……”朱守真张狂的大笑,到现在他依然认为,叶云根本没有资本与他一较高下。

    叶云冷声道:“是么?”话音方落,双眸骤然间绽放出了灰色的光芒,毁灭之道自然而然的施展而出,他手的断魂剑,竟然一声嗡鸣,似乎在毁灭气息的覆盖下,极为欢愉。

    灰色的雾气弥漫,仿若神魂冢的一幕上演,在场众人目光如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神魂冢。

    朱守真难以置信的说道:“神魂冢的灰色雾气?”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似乎这种气息能彻底的毁灭自己。

    “黯寂无声……”叶云感觉到这一招道法似乎特别适合自己,或许真的如同神秘老者所说,这寂灭剑法真的很适合自己。

    灰色的雾气,无声无息的弥漫,似乎要将朱守真攻出的一剑湮灭在虚无。

    “杀!”叶云一声低喝,体内道力澎湃的运转而出,对着朱守真一剑挥出,这一剑尽是将虚空都扭曲了起来,让在场的众人有一种面对世界末日的感觉。

    这一剑挥出,叶云对毁灭之道的感悟更深了一层,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当初开创出这篇剑法的先辈,显然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险境,近乎于毁灭天地,不然又怎么会创出如此恐怖的剑法。

    “寂灭……毁灭……”叶云喃喃低语,“我若是以杀戮之道来毁灭万物的话,效果会怎么样?”

    想到就做,叶云以本源法魂沟通杀戮之气,灌输到了断魂剑上,顿时灰色和红色的光芒交汇,光芒冲天而起,让在场众人脸色大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