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恐怖!”台下弟子顿时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凉气,所有观战之人似乎都受到了影响,现在的叶云简直就是从地狱之走出的魔神,要毁天灭地!

    笑少眯着眼道:“朱守真这家伙要吃大亏了!”

    一旁的火望沉声道:“真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叶云会这么厉害!为何我在战魔平原许久,都未曾听说过他?”

    “战魔平原地域辽阔,我想叶云师弟应该是寻觅了一处隐秘之地在潜修……”笑少将手的烟斗,抖了抖,烟灰在他无形的力量抖动下震的消散了。

    火望摇了摇头道:“少兄,你没有发现叶云的气势根本就不是潜修才能练成的么?这很显然是经历了许多杀戮以后才拥有的,还有的作战经验!”

    说到这,火望停顿了一下,看着笑少道:“据这段时间我的了解,一年前叶云师弟还是勉强入了外门,若非当初你插手,恐怕他也丢了性命。如果只是在战魔平原得到了传承又怎么会在一年之内拥有这么强大的应战能力?”

    笑少点了点头,而当天云宗掌教众人听到了火望的言语也不得不承认,分析的很透彻。

    大长老钟际尘眼眸深处的光芒闪烁不定,点头道:“这个叶云不简单啊,看来我们以前真的是看错了!此人的资质不在陈轩之下……”

    叶云神色平静,他站立在灰色雾气的心,一道红芒触目惊心,狠狠的碰撞在朱守真湛蓝色长剑之上。

    两人之间荡漾出两种力量的波动,水蓝色的海浪尽然被那灰色雾气逼退。耀眼的蓝色剑光瞬间变得黯淡无光,叶云就如同死神一般,手持断魂剑身影化作一道灰色的残影,冲入朱守真道法产生的海浪。

    乘风破浪!叶云并未施展强大的肉身之力,而是要以自身的修为,去印证自己所学,至于能否斩杀朱守真,他根本不担心。

    朱守真身形连退,竟然在叶云的冲击下,不敢硬抗。若说第一招两人平分秋色的话,那么这第二招的比拼已经说明了叶云略胜一筹。

    朱守真脸色狰狞,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当初生杀予夺的外门废物,现在竟然能压着自己打。他当初更没有想过叶云会来找自己报仇,而且来的这么快!

    水蓝色的剑光收敛,将朱守真安全的防护在其,而叶云却并没有出手,他一直在感悟寂灭剑法,毁灭之法,还有杀戮之道的融合。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仿若思考的往前走,一个骇然失色的目光,却又是狰狞的怨恨,不断的往后退。

    眼看朱守真就要退到了天刑台的边缘,已经退无可退。如果再不做反击的话,将会直接掉落到广场上。

    在场众人骇然失色,没有想到叶云只是气势就已经让一位道师九阶巅峰的强者退无可退。

    “啊!”朱守真双目尽赤,俊秀的脸庞已经变得扭曲,被对方仅仅以气势就逼迫到了这个地步,这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如何能受得了!

    “轰”的一声巨响,朱守真仰天一声咆哮后,他的束发金冠炸裂,头发飞散,犹如疯魔。

    一股强大的气息骤然爆发,而源头竟然是一直退避的朱守真,这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即便是一直淡然的坐在看台上的天云宗掌教和位长老也脸色一变。

    一直将朱守真牢牢防护着的水蓝色防护罩,也轰然而碎!这并非叶云破开的,而是被朱守真身上爆发的强大气息冲破,如同滔天巨浪!

    “我停留在道师九阶巅峰之境年,一年前我便可以突破晋升为道宗。然而我一直都在磨砺己身,希望能打下稳固的基础。叶云,你的出现,真的让我很意外。”说到这里,朱守真看向叶云的目光变得极为不甘。

    “你让我这一年来,念念不忘,以至于我的心境越发不稳,若不杀你,我何以突破!你就是我的心魔!今日与你一战,我竟然被迫放开束缚,突破成为道宗境强者,我必然要将你碎尸万段!”朱守真状若疯魔,长发飞舞,双眼寒光闪烁,他竟然凌空飞起,而非如同道师境修者需要御器飞行。

    “道宗……”天刑台下所有弟子惊呼一声,对于道宗境强者,他们同样极为向往。然而在场之人当,仅仅只有白江秋、笑少这类的强者,才知道朱守真的苦楚。

    被迫提升修为,解开束缚,晋升道宗,这已经使得他受到了创伤,最主要的是这使得他的以后成就,若非以外,已经注定不能大成。

    “唉,朱守真也是个可怜人……”笑少将烟斗收起,竟是已经没有了抽烟的兴致。他与朱守真从各自拜在不同长老的门下,便一直互看不顺眼,开始较劲。却没有想到,现在的朱守真却等同于毁在了叶云的手上。

    火望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道:“这也说明了一点,叶云很强!不然的话,朱守真不会被迫晋升。我们人的修为相当,即便每次较量,都不会被逼迫的如此狼狈。叶云的实力,很可怕!”

    “守真……”二长老老泪纵横,他有自己的苦衷,眼下却只能看着自己的弟子在天刑台上决生死。他又何尝不清楚自己弟子心的高傲,然而现在却被一年前宗门的“废物”逼迫至此,这对于朱守真来说才是真正的打击!

    叶云身上本就破旧不堪的衣衫,因为方才强大的力量正面波及,虽说没有受伤,但是身上的衣衫尽毁,露出了一身精炼的肌肉,匀称的线条,即便在黑暗之,也让在场的女修为之痴迷。

    “是吗?”即便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气势,叶云依然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将对方道宗的修为放在眼里。

    仅仅用两个字来回答对方的愤慨,虽然只是轻声说出,但是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场合,可以说所有人都听在了耳。

    “好狂!难不成叶云道师境的修为比道宗还要强?”

    “什么好狂?这分明就是还有强大的后招!有底气才会如此淡然!”

    “对啊!能修炼到道师境并逼迫同阶高手如此狼狈,叶云肯定不是傻子了,想来肯定是有什么底牌!”有人这般说到,顿时让在场之人,心头一片火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