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朱守真一声咆哮,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气势,对方不仅没有害怕,没有露出一丝惧意,这不知道为何,让他非常失望,非常恼怒。

    叶云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不用喊那么大声,我就在你面前,我听得见。你还要不要打?要打快点,不打就滚,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难怪你这么多年了,心境越来越不行,自己给自己养了心魔,还怪我头上了!”

    “呃……”在场众人目瞪口呆,甚至有些弟子不顾场合的笑了起来。都没有想到一直神色淡然的叶云,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让人忍俊不禁的话。

    “对啊,朱师兄,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别啰嗦了,赶紧打啊!”

    “是啊!赶紧打了,我们好回去洗洗睡啊!”

    “哎呦,我的叶云,这话说的好霸气呢,爱死他了……”

    “我呸,你个臭不要脸的,什么时候叶师兄是你的了?”

    正好,又是白天扭打在一起的两名女弟子,发生口角,继续厮打。

    天刑台下,众弟子的热情似乎被叶云的话语点燃,竟然活跃了起来。有好事者,竟是不停的起哄。

    笑少愣住了,咧着嘴笑道:“本少没听错吧?叶云什么时候也会这样说话了?哈哈,要是早点认识这家伙多好,每天就不会这么无趣了。”

    火望却是沉思道:“他说的对,身为修者,本就应当敢想敢做。又怎么能畏首畏尾。这是自己在给自己设下魔障,拿不起,放不下,又何谈修道?”

    叶云的师父,余天狠狠的脸庞抽搐了几下,突然间拍手大笑起来:“叶云这孩子,不错,真不错,我怎么越看越像我年轻的时候?”说着他竟然双眼陷入了回想往事,时而嘴角轻扬,似乎真的回到了年少轻狂的时候。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和钟际尘点了点头,显然也很认可叶云的话。

    “我要你死!”朱守真的水蓝色长剑,瞬间消失,化作了滔天巨浪涌向叶云。一浪接一浪,一浪更比一浪强。成为了道宗之后,即便只是一阶,修为尚未稳固,然而其强大,也不是寻常的道师境修者能抗衡的。

    叶云眉头一凝,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道宗境界的修者,虽说对方此刻所展现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当日天魔宗戚无夜所带来的,但是要说到危险程度的话,竟然还是无法与戚无夜相比。

    那滔天的巨浪,在叶云的眼眸,却又化作了铺天盖地的剑影,这万千巨剑组成的水色巨浪,竟让叶云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

    直到此刻,叶云才开始打起精神认真对待,“看来道宗境的修者,即便只是一阶,也不能小瞧。这是境界的差距。更何况朱守真已经在巅峰之境多年,对于境界和力量上的修炼,已经极为深透。”

    叶云很清楚自己缺的是什么,眼下面对朱守真的绝杀一击,唯一的方法,只有硬抗!

    断魂剑飞舞,道道剑影并未曾攻击而出,而是如同凝实了一般,将叶云防护在其。而叶云在此刻做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竟然右脚猛地一踏天刑台,整个人在无数的剑影防护,如同一柄锋利的长剑,冲进了巨浪之。就如同一柄巨剑,狠狠的刺进了其。

    “嘶……”在场众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叶云还真是够狠够霸气的,试问面对那万千剑浪,谁人敢硬抗!叶云不仅没有退,而且还是正面硬捍道宗境的高手最强一击!

    灰色的雾气凝结成了一柄锋利的长剑,在水蓝色的浪涛极为显眼。叶云施展出寂灭剑法的第招,“寂灭苍生”。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席卷而至。这是末世的毁灭,海浪又如何,依然只是末世毁灭的篇章罢了。虽说叶云这一剑只是首次施展,但是毁灭的气息,让人心不寒而栗。寂灭剑法的威力,首次在天云宗因为叶云,大放光彩。

    毁天灭地的气息,迎面扑来,原本不可一世的朱守真脸色大变,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急忙想要退避。

    然而叶云这一剑已经施展出了自己的巅峰战力,又怎么会让他轻易脱身。这一战,已经让他清楚了寂灭剑法的可怕,也同样让叶云知道了神秘老者对于功法的言论,是正确的。

    低阶的功法,即便用本源之法去施展,威力也是绝伦的!更何况,低阶功法又何尝不能演变成高阶功法?那威力又将会如何?叶云眼眸闪烁着精光,他极为期待!

    即使朱守真退的已经够快的了,但是叶云的这一剑又怎么会这么好躲的。天空之上,鲜血飞洒。

    本来高高在上的朱守真瞬间受创,胸口一道狰狞的的血痕,几乎可以见骨。若非他退避的及时,恐怕已经被对方这一剑开膛破肚。

    而原本站在台上的叶云竟然脚踏断魂剑,凌空飞起。一道数米宽的灰色手掌自下而上,拍向朱守真的胸口。

    “枯荣印!”叶云左手运转毁灭之气,毫不停留的施展而出。这一切的动作,都一切合成。当然若是他以混沌云剑御剑飞行的话,速度会更快,但这同样会被强者看出来混沌云剑的神妙,叶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噗……”以毁灭之道施展而出的枯荣印,这枯印的威力果然绝伦,竟然让道宗修为的朱守真避无可避,重重的轰击在他的身上。胸前的伤口,变得更为醒目,口吐大口鲜血。被寂灭剑法和枯荣印同时击,他已经身受重伤。

    “住手!”一直沉默不语的二长老,目眦欲裂,身形一闪之下,仿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了叶云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原本要痛下杀手,再补上一掌,要了朱守真性命的叶云,顿时停手,脚踏断魂剑,眼眸泛着寒光,紧紧地盯着二长老,冷声道:“二长老,你插手天刑台生死之战,不知道是何意思?”

    叶云见到这名天云宗的二长老,竟然知法犯法,本就对二长老没有好感的他,更是当着天云宗所有弟子的面,对执法长老提出质问。这无疑让他眼眸的光芒,变得更冷。

    他需要二长老给他一个交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