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天云宗弟子顿时哗然变色,要知道天刑台上,决生死。这是天云宗亘古不变的规矩,然而身为天云宗执法长老的二长老,却因为自己的爱徒在台上与人决生死出手阻拦。

    大长老钟际尘本就与二长老不和,见到他竟然破坏宗规,率先发难质问,“严松,你这是何意!”

    二长老原来名叫严松,大长老钟际尘直呼其名,可见对他的行为,极其不满了。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叹了口气,看向二长老严松道:“二长老你这是何苦?我等本就不想看到宗门弟子厮杀,但他们既然上了天刑台,决一死战,即便我是宗主,你是执法长老,也不能坏了祖师定下的规矩!”

    余天却并未说什么,然而他身形一闪之间将叶云挡在了身后,就说明了他的决心。

    面对众人的质疑,二长老严松却并没有如同以往一样盛气凌人,而是如同一个迟暮之年的老者,看着自己的孩子,看着身后鲜血横流喘着粗气的朱守真,摇了摇头,叹气道:“叶云你已经用你的实力胜了他,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放了他吧!”

    叶云尚未回答,朱守真却吼道:“师父,你让开!这是我与他的生死之战,不用旁人插手!”

    他双目尽赤,脸上泛起了无尽的悲意,心更是满满的挫败感,他没有想到自己就算解开了束缚,晋升为道宗,却依然不是叶云的对手。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朱守真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尤其是被一个一年前还是废物的存在,这是对他尊严狠狠地践踏!

    “住口!孽徒,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二长老严松一声呵斥,“啪”一巴掌甩在了朱守真的脸上。

    朱守真顿时被这一巴掌打愣住了,从小到大,师父虽说在整个宗门内是出了名的严厉,却对自己宠爱有加,更没有对自己动过手。

    原本在自己性命攸关的时候,师父插手救下了自己的性命,应当感谢,可是谁曾想到,师父为了让自己闭嘴,却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看着二长老严松的背影,朱守真双眼泛着寒光,并没有吭声,也没有将嘴角的血迹擦掉。

    叶云却是冷笑道:“好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二长老,弟子斗胆问你一句,若是今日弟子学艺不精,朱师兄会不会得饶人处且饶人?恐怕我早已经横尸当场了吧?一年前,若非笑师兄出手相助,还会有现在的我么?那时候的朱师兄想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了么?”

    二长老严松顿时无言以对,道武大陆强者为尊,而又有多少强者会在乎弱者的感受?弱者如同蝼蚁,性命如同草芥,因为一切全凭实力说话。

    叶云冷笑道:“二长老,您是准备以身份压人么?”

    要说以势压人,叶云又有何惧!先不说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天云宗掌教白江秋都看在眼里,便是大长老钟际尘和自己的师父余天也会站在自己这边。他叶云占着理,在天云宗众弟子面前,又何惧之有?

    谁都没有料到这一幕,竟然还有两个旁观者。

    道法殿内,紫星双眼一瞪,急道:“师兄,看他们这个架势,是想起内讧啊!我们要不要出去制止?”

    紫阳沉声道:“你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不能静下心来么?这件事情内讧也好,弟子之间的厮杀也罢。江秋这个掌教在,还有际尘,需要你操心么?给我好好看着便是!”

    天刑台上,众人早已经落在台上。余天冷哼道:“身为执法长老,知法犯法。即便你是我二师兄,也没得说!徒儿你且放心,师父为你做主!”

    大长老钟际尘神色淡然的说道:“既然这场争斗已经被插手停止,那么便到此为止吧。不过朱守真触犯门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废除修为,逐出天云宗!”

    “钟际尘!你说什么?”二长老严松阴沉着脸,浑身气息一涨,变得极为恐怖,似乎准备随时动手。

    叶云脸色一变,二长老严松竟然与他师父一样是道帅境强者,看这个气息似乎还是道帅境的强者。

    余天冷哼一声,今天是他徒弟与二长老弟子了解恩怨的时候,他做师父的自然是首先表率。

    叶云看着余天那挺拔的身躯,心下感动。他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在天云宗,因为弟弟叶风之事,一直对宗门没有归属感。就算是现在,他也只是认为天云宗可以对他的修为提升,会有很大的帮助。

    然而长老余天从认识他开始,就对他无微不至的帮助。叶云本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性格,他从心里认可了余天这个师父!

    一直挡在叶云前面的余天自然不知道自己徒弟的内心变化,本来他准备动手,却突然脸色大变,爆喝道:“二师兄,小心!”

    台下众弟子传来如潮水般的呼声,只见余天身上传来了强大无匹的气息,挥手攻向二长老严松。

    严松冷哼一声,扬起手掌,就迎了上去。不过他人并没有动,将朱守真护在身旁。

    “孽障!”二长老严松心一紧,因为他竟然听到了白江秋和钟际尘的怒喝,“难道他们也要动手?”

    他眼神一瞥,见到两人原本一直淡然的神色,已经成了暴怒,不过却并没有同时对他动手,想来都认为一个余天足够了。

    “啊!”“啊!”“啊!”“啊!”第一声,是台下传来的惊呼声,后面的声却是惨叫,几乎是同时响起。

    只见余天肩膀上受了二长老严松重重的一掌,道帅境强者的一掌,又岂是这么好挨的。顿时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师父!”叶云一声怒吼,身形一闪,急忙将余天抱住。却没有想到从余天的身上传来了强大的力量。

    “轰……”叶云抱着余天直接砸在了广场的石柱上,深深的陷在其。“噗……”若是按照闯云梯前的肉身的话,恐怕就真的重创了,但是遭受到了道帅的重击,他的鸿蒙道体也受到了创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