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叶云急忙抱着余天起身,只见余天脸色惨白,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左边肩膀已经血肉模糊。

    “咳咳……没事,为师只是受了点伤,孩子,你没事吧?”余天面前挤出一丝笑容,他可是知道方才二长老严松那一掌的威力。开山裂石,修者的血肉之躯若是遇上,岂能幸免?

    当叶云摇头的时候,他骇然不已,没有料到自己的弟子肉身竟然强悍如斯。他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好……好……”至于究竟是什么好,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同一时间,再看余天飞出去之后,另一声惨叫正是由朱守真传来,不过因为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和大长老钟际尘的缘故,以至于朱守真竟然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姿势,右手向前,脸色依然狰狞怨毒。

    朱守真张大着嘴巴,方才那一声惨叫,自然是源自于他,谁也没有想到,本来余天的目标就是他,并非如同严松所想。若非因为严松一掌打的余天抛飞出去,恐怕他也会死在余天的手。

    在天刑台的间,唯一最痛苦之人,便是愕然的睁大了双眼,低着头看着胸前露出半截剑尖的严松。

    “为什么?”鲜血自嘴角滴落,二长老严松神情复杂,有痛苦,有震惊,有不甘,有明了。他痛苦的是胸口的这一剑,震惊的是刺自己这一剑的人,竟然是自己拼了命也要护佑的唯一弟子。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余天方才提醒自己小心,为何白江秋和钟际尘会暴怒,然而自己却恩将仇报,反倒认为对方要对自己动手。

    叶云抱着身受重伤的余天,来到了台上,余天苦笑的看着被朱守真一剑贯穿的严松,并没有怨恨,脸上只有苦笑。

    “对不起,师弟,我错的一塌糊涂……我愧对宗门……”严松神色悲苦,不敢去看余天。

    余天摇了摇头道:“二师兄,我不怪你,你一直如此性情。即便今日在台上是叶云出事的话,我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像我们这样的脾气,一旦选择了传人,又怎么会看着不管?”

    严松苦笑,并没有去争执,而是吃力的转过身来,目光痛苦的看着被禁锢在虚空的朱守真,悲苦的问道:“孩子,能和为师说说,这是为何么?”

    即便朱守真这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他依然没有去怪罪他,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他只想知道其的原因。

    朱守真正色狰狞,怨毒无比,并没有感到愧疚,反倒放得开了,尖声喊道:“严松老匹夫,今日我反正一死,你要杀我就赶快动手!用你杀我弟弟的那招,杀我!”

    “老匹夫?”严松苦笑的笑了摇头,修行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称呼,而这般称呼他的,却是自己宠溺的弟子。朱守真刺他的这一剑,若非因为余天一掌将其击飞,恐怕就真的要了自己的命。

    严松看着面目可憎的朱守真,悲意无限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杀了你的弟弟么?你弟弟触犯门规,我又怎么会置之不理?”

    朱守真冷笑道:“还不是因为叶风是先天道灵之体,他是宗门的未来,宗门的希望,你们自然不会对我弟弟那个废物手下留情了。”

    白江秋众人默然,台下也顿时没有了声音,谁都知道朱守真的亲生弟弟朱权,确实死在了其师父二长老之手。

    朱守真的嘴角依然留着鲜血,道帅境的高手这一掌,尤其是这么好挨的。没有魂飞魄散,已经是运气了。

    严松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手将刺在自己胸口的长剑拔了出来,胸口的伤口,缓慢的愈合。但是众人都知道,即便他的伤口愈合了,心留下的伤痕,此生无解。

    “此剑,天水剑,宗阶上品。昔日为师在你成为道长之时,赠你。可是谁又会想过,这一柄剑,如今刺进了我的胸膛。孩子,你为弟弟报仇,我不怪你……”严松脸色苍白,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对自己徒弟的背叛,他已经心灰意冷。

    “师父……”朱守真喃喃低语,他没有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二长老严松,依然没有怪罪他。而他的本命道器,正是这柄宗阶上品的天水剑,与叶云的断魂剑是一个品质的。

    他自然记得,当年师父赐予他此剑后,他与此剑一直形影不离,在宗门内外,更是凭借此剑获得了很多的名声。若非师父宠溺与他,他又哪来的今日成就。

    严松何等修为,对于他这一声轻唤清晰的听在耳。他忍不住浑身一颤,长叹了一口气道:“今日之事,严某孽徒朱守真之过,我身为其师,更难辞其咎。朱守真之过,严某一并承担,甘愿受罚。但严某有个请求,还望掌教和大长老,念在我多年为宗门奉献的苦劳上,放孽徒离开。”

    天刑台下,所有天云宗弟子哗然变色,都未曾想到朱守真做出如此欺师灭祖之事,二长老严松依然要坚持放他走。

    “不行,这种人对我宗门弟子的性命视如草芥,又对恩师下此毒手,如此欺师灭祖之人,又怎么能修道?必须要废物修为,逐出门墙!”这回说话的是余天,他因朱守真,硬生生的被严松打了一掌,这一口气又怎么能咽得下去。”

    朱守真脸色却是不停的变化,咬着牙道:“严松老匹夫,我不需要你来庇护求情。今日我朱守真所做之事,一人担当,与你无关!宗门若要废除我,我认了!可笑我修为低微,无法为弟弟报仇,也不能杀了叶云!”

    叶云神色淡然道:“朱守真你若是想要杀我的话,叶某随时候教。”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张了张嘴,正想说话,突然间一怔,眉头轻蹙,似乎在倾听着什么,随即更是点了点头道:“身为天云宗掌教,执法殿长老出现此等大事,我来判决吧。大长老,你没有意见吧?”

    大长老钟际尘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这个掌教,他还是颇为忌惮。

    白江秋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朱守真、严松,再将目光落向台下,声音威严的说道:“今日起,内门弟子朱守真不再是天云宗弟子,念其修为不易,便不废除了。执法殿二长老,革去执法殿长老一职,入道法殿看守道法殿百年。”

    严松浑身一颤,他对这样的处理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他知道定时道法殿的那位师叔祖插手了,急忙躬身道:“弟子严松遵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