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你说我这么一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人,怎么可以和他们一样,不顾及形象,躺在地上扭打?叶云,你和火望都把酒喝完了,让少我喝啥?”突然间人影一闪,笑少好整以暇的,坐在了叶云二人的身旁,端起早就放好的酒盏,自顾自的斟酒。

    叶云哭笑不得的看着笑少,这回真的证明了他的想法是对的,贺刚、笑少、陈玉人果然是个志同道合,趣味相投的极品活宝。这个人凑在一起,估计这天云宗真的要热闹了。

    作为牵线搭桥的叶云,不禁反问自己,将贺刚和陈玉二人带到天云宗是否是对的?

    “是他们臭味相投,相见恨晚,又怎么能怪我……”叶云摸了摸鼻子,如是想到。

    火望似乎因为喝过酒的缘故,酒意上涌,看向笑少的目光依然淡漠,但众人依然能看出来,他那是忍俊不禁,分明就是想笑,“少啊,你出去问问,问问天云宗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有哪一个会认为你有形象可言的?”

    “呃……”笑少喝下的酒,险些呛着,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火望,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突然间指着火望,哈哈大笑:“我说火望啊,一直以来我当你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没有想到,你的嘴巴也和你的修为一样厉害啊!”

    火望眉头一挑,轻哼道:“怎么,你方才和他们打架,仗着修为高,所以没吃苦头是不,来,你我一战!”

    “我是来喝酒的,不是来打架的……”笑少急忙摆手,他可不想与火望打架,自己虽然是“疯子”,但是火望因为在战魔平原力量的比较多,打起架来,就是“狠人”一个。

    笑少直接选择无视火望,深怕火望找自己,举着杯子对叶云说道:“叶云师弟啊,你我当年便一见如故,今日难得有空,来来来,咱们喝酒,不论其他。”

    叶云俊秀的脸庞忍不住抽动了几下,没有想到这个号称“疯子”的笑少,也有害怕的人啊。他正想举杯,却突然感觉到劲风扑面,不过他敏锐的发现,并非针对他而来。

    就听见笑少一声惨叫,石桌直接被倒飞出去的笑少一脚踢飞。顾不得惊讶,叶云急忙身形挡在了李兰诗的前面。李兰诗修为只是道士境,若是被这群活宝误伤了可就不好了。

    李兰诗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突然发现叶云认识的人,似乎没有一个正常的。再看向叶云的挺拔的身躯,心万般甜蜜的想道:“还是叶哥哥关心我,家族里的人,包括父亲,都只想着想用我的幸福去为家族谋取更大的利益。在他们眼,叶哥哥是个废物,可是他们知道叶哥哥现在有多么厉害吗?”

    一想到自己的家族,李兰诗忍不住眼眶有些泛红,不过好在她找到了叶云,若是以现在叶云的强大,与自己一同回到家族的话,定然不会再有人阻拦她们在一起了。

    想着方才听闻笑少吐沫横飞的诉说,叶云的强大。聪慧的她突然心一动,“叶哥哥已经很厉害了,我既然要嫁给他,就不能成为他的累赘……我也要变强!”

    笑少一声怒吼道:“火望,你个混蛋,枉你平时一本正经的模样,竟然敢对本少突施暗手。以你的身份,竟然还会用偷袭这种卑鄙的手段!啊……我的眼睛,你这个混蛋,竟然打我眼睛,本少和你拼了!”

    “呃……”叶云哭笑不得,只见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的笑少,摸着眼睛,咬牙怒吼。他的双眼,被火望打成了熊猫眼,也难怪要愤怒了。

    火望双手环抱,揶揄道:“火某发现,你眼睛黑了,才是真的风度翩翩,英俊潇洒。至于偷袭的话,对你疯子笑少,我需要正经么?”

    “呃……”笑少摸着已经黑了的眼睛,咆哮道:“火望,你个混蛋,本少今天和你拼了!”说完身形连闪,向着火望扑来。

    “砰砰砰!”两人以快打快,并没有用上道力,而是如同世俗的武者一样,拳掌相击,以最纯粹的搏击之术打在了一起。

    一直以来,叶云都认为笑少乃是武道双修,故而当初可以凭借一双肉拳打的朱守真还不了手。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专修火属性功法的火望,肉身也极为强悍。

    虽说与笑少并没有用上修为道力,可是肉身的厉害之处,足以可见一斑。他两人都不愧是天云宗道师境的最强弟子。

    “咦……”一直在地上抱在一起扭打的陈玉和贺刚二人,鼻青脸肿,尤其是陈玉最惨。虽说修为高于贺刚,但是两人毕竟不是仇人,总不能用修为打伤自己人吧?更何况,这两个家伙还心心相惜。

    正因为如此,陈玉在体型上吃了大亏,满身的尘土,被贺刚压在身下暴揍。嘴唇都被打肿的歪向一边,哪里还有平日里的风度翩翩?

    再看贺刚,眼睛肿的都睁不开了,最让人苦笑不得的是,他原本体型高大魁梧,现在却弯着腰,比之李兰诗还要矮上半个头。

    李兰诗掩嘴轻笑道:“贺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与贺刚和陈玉混熟了后,李兰诗本就落落大方,自然尊称贺刚二人为大哥。

    贺刚龇着牙,若非眼睛被打肿了,他都想瞪着眼,现在只能眯着眼吸着气道:“小玉儿这个混蛋,打不过老子,跟老子玩阴的,拳拳打我肚子啊……”

    “咯咯……贺大哥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李兰诗笑的花枝乱颤,和这些活宝在一起,想不开心都难。

    “唔……我说……他两个……怎么打起来了?”陈玉含糊不清的看向叶云,以他的聪明才智,很难理解为什么看起来沉默寡言的火望,也会和笑少打起来了。

    叶云耸了耸肩道:“别看我,我不知道……”他急忙置身事外,寻了一个角落,悠然的坐了下来,拿出酒壶,饮起酒来。

    “唉,原来还是酒好……”看着天空的流云,叶云悠然的想到,自从家族破灭,弟弟遇害以来,他一直都未曾放松过自己。每日里除了修炼,便是厮杀,时时刻刻会遇到凶险。何曾有今日这般,可以饮酒?

    叶云心怅然,“待的找寻到弟弟,报了家族大仇,便寻觅一处地方,隐居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