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113章 滚进来

 热门推荐:
    这一日,叶云正在修炼室,仔细的体悟自己一身所学。从鸿蒙天道诀,到寂灭剑法,到枯荣印。

    通过与朱守真一战,他深刻的认识到了寂灭剑法和枯荣印的可怕之处。又因为这两部功法,根本就没有人修炼过,即便余天知晓此功法乃是天云宗先辈所留,也无法做出什么指点。

    故而叶云只有依靠自己,所幸天道玉心二重天内,还有一个被封印着的神秘老者,以神秘老者活了无尽岁月来看,对于天地间的道法和武学,都有独特和深刻的理解。

    因此对于叶云来说,也是一个极为好的师父。所以他只要有不理解之处,便会后着脸皮去求教。开始神秘老者还会有问必答,后来见他问的多了,再好的脾气也被问没了,忍不住就骂他“蠢货”。

    或许是因为叶云和贺刚陈玉接触多了,以至于骂叶云,叶云也不生气,反而笑了笑继续烦扰对方。

    骂得多了,神秘老者间叶云不以为意,顿时保持沉默,但是谁想到这个看似沉稳坚毅的少年,竟然无耻的说道:“前辈,你若是不指点晚辈,晚辈这修炼的慢了,修为提升不上去的话,您老想什么时候重见天日,那可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

    “你……”即便脾气修养极好的神秘老者,也忍不住有骂娘的冲动了,简直欲哭无泪啊。谁会想到,这一任的天道玉心的宿主会耍这种无赖招数啊。

    “唉,老了,老了……”神秘老者仰天长叹,一想到今后的日子,他欲哭无泪,他知道自己算是上了贼船了。

    叶云嘴上虽然与神秘老者耍无赖,但是心却是将神秘老者的恩惠铭记心。就像当初他只是道徒八阶修为的时候,他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现在的他,为了强大,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样也会不择手段,一切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当叶云从修炼室出来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来到院落,都未曾见到人影。他轻轻笑了笑,摇了摇头,从个月前,几个人胡闹之后,李兰诗便选择闭关,说要提高修为。

    叶云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不禁有些无奈,“这女人的心思啊,还真不好猜……”

    火望继续闭关修炼准备年底的宗门大比,对于他来说,一生只追求天道,心无旁骛的提升自身修为。

    宗门大比之后,天云宗将会在每个境界选出名杰出弟子,参加道武大陆的盛会,由各大宗门组织的道武大会。

    叶云摇了摇头,他并不想急着晋升为道宗,在他看来真正的实力,是需要稳固。尤其是与朱守真一战之后,他更是发现了这个道理。例如朱守真同样在没有真正稳固境界的情况下,是不会晋升道宗境的。若非与他一战,拼命的情况下,才解开了束缚,晋升道宗。恐怕按照正常情况下晋升道宗的话,叶云要与之一战,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至于要不要参加道武大会,叶云更没有丝毫担心,以他现在的修为,道师境的弟子之,恐怕正好就是笑少、火望和他了。

    道武大会,整个道武大陆的天才子弟,都会云集。与天才弟子一战,叶云自我感觉更能从其提升修为。

    就在这个时候,院门突然被撞开,陈玉和贺刚狼狈不堪的摔了进来。叶云目光一凝,他已经感受到了陈玉二人身上带着血迹,气血虚浮,显然是受了重伤。

    突然叶云浑身迸发这强劲的气息,因为他感受到了贺刚身上的气息极为微弱,显然是濒临生死一线,他不禁怒气上涌。

    他二话不说,先来到贺刚面前,掏出了余天赠与他的天云宗的疗伤圣药,先将贺刚的伤势稳住。然后同样将疗伤药递给了陈玉,既然都选择跟随他,那么他就不会厚此薄彼。

    他看着脸上还带着血迹的陈玉,身上泛着冷冽的杀气,低喝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贺刚为何会伤的如此重!”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敢在天云宗内伤人,难道是哪位长老不成?而以贺刚和陈玉的逃命手段,当初戚无夜和姚蓉都奈何不了二人。

    陈玉咬牙切齿的道:“我和贺老哥仅仅只是外出转悠,顺便看看有没有天云宗的美女弟子,然而半天了才看到一个神情倨傲的男弟子。于是贺老哥便上去,想捞点好处,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一名道宗境的高手。那人不由分说,就对我二人出手,若非贺老哥为了救我,也不会被击伤……”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院门外。叶云抬头看去,只见对方凌空而立,一身白衣傲雪,一副倨傲的模样,俊秀的脸庞带着不屑,一双眼眸,闪烁着寒光,见到了躺在地上的贺刚和陈玉后,冷笑道:“你二位不是天云宗弟子,竟是此间房舍弟子的仆人,竟然这般不懂规矩。里面的弟子,给本座滚出来!”

    来自道宗境的冷冽声音,并没有让叶云有任何恐惧,相反的,因为他的出现,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气,瞬间冲天而起。

    对方竟然是道宗境二阶的强者,修为比朱守真当初高上了太多,如此目无人,让他这个内门弟子滚出来。

    天云宗对于内门弟子,还是有着极为明确的保障,任何弟子不得无故闯入其他弟子的住处,一旦违背了禁令,定然严惩。对方虽然是白衣的道宗境弟子,很显然不敢冲进来,犯了门规。

    叶云冷声道:“让我滚出来?你既然如此胆大妄为,何不自己滚进来?”贺刚对自己一直敬畏有加,而陈玉也同样对他言听计从。对于重感情的叶云来说,这两人已经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兄弟。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却将他的兄弟打成了重伤,这口气如何咽下?就算修为差距很大,也不会阻止的了他斩杀对方的决心。这名白衣弟子,注定要死!

    “你说什么?”这名强大的白衣弟子,显然没有想到一名居住在云岛的红衣弟子,竟然感让自己滚进去。顿时为之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大笑道:“小子,你倒是有种,莫要以为躲在里面,我宁武就不敢进来了。你竟然敢冒犯本座,本座今日便废了你!”

    叶云冷笑道:“有本事的话,你进来便是,何必只会动动嘴皮子,难不成你的本事只是嘴巴不成?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废了我!”

    宁武眼眸寒光一闪,森然道:“你既然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