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对于修者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一身得来不易的修为。就像天云宗对弟子最大的处罚便是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虽然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人心险恶,对于天云宗,因为师父余天,叶云已经渐渐的有了归属感,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相对于要对自己出手的朱守真和吴帅来说,这宁武更为心狠手辣。

    叶云已经将贺刚和陈玉当做了自己最好的伙伴看待,然而却被对方打成重伤,凶手还堂而皇之的上门说要废了他。

    恐怕如果叶云不是天云宗弟子的话,就会和陈玉、贺刚一样可以随意斩杀吧?

    宁武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因为拥有强过别人的实力,拥有了强大的实力,打擦边球的宁武,宗门不仅没办法,低阶的弟子还要被当成蝼蚁看待。这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强大的实力做后盾?

    叶云再一次的对强者为尊,有了深刻的认识!只要自己用实力证明了潜力和强大,就算杀了宁武又何妨?

    “叶哥哥,发生什么事了?”正在这个时候,修炼室内李兰诗听到了打斗声,急切的跑了出来,见到躺在地上的陈玉和贺刚二人,不禁掩嘴轻呼。

    正要动手的宁武双眼一亮,眼神毫不掩饰的[淫][邪],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李兰诗的绝美脸蛋和玲珑身段。

    现在他对叶云的兴趣更为浓厚了,心又改了决定,他宁武今日不仅要废了叶云,杀了他的两个随从,抢走他的道器,还要抢走他的女人!

    李兰诗对于这种眼光自然见多了,顿时对在空的强者心思明了,对方看了她绝美的容颜。

    她第一次见到可以御空而行的强者,来到天云宗这段时间以来,叶云早就将所知晓的每一个修道境界都详细的和她说了。面前这名男子无论穿着还是行动表现,都说明了他是道宗境强者!

    李兰诗有些紧张,急忙来到叶云的身后,不过她美眸轻轻眨动,担心的看着叶云,对方是道宗境的强者,来找叶云的麻烦,那岂不是危险了。

    叶云并没有转身,面对道宗境强者他不敢松懈,沉声道:“兰诗你退后点,帮我照顾好陈玉和贺刚。”

    “叶哥哥,你小心……”李兰诗乖巧的来的了陈玉二人的身旁。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叶云,心思全在对方的身上。

    “嗯……”叶云轻轻的应了一声,这一次他脚踏断魂剑,腾空而起,他要将宁武踩在脚下!

    “枯荣印!”一只灰色的巨大手掌前面开道,随着叶云腾空而起,当先攻向宁武。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宁武冷哼一声,手的火焰长剑划动长空,带起的炙热仿若要将虚空都焚化了。

    不过叶云却无所畏惧,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其修炼的火属性功法,力量的精纯上,还不如道师九阶巅峰的火望。看来修道之人,天资很重要。

    不过宁武是实打实道宗二阶修为,即便力量不精纯,天资有限,但一剑挥来的力量足以与叶云的枯荣印相抗衡。

    叶云当然不认为自己一招就可以与对方一较高下,他要与对方近身一战!当他的肉身之力爆发出来之后,他与对方修为上的差距也会拉近。

    “轰!”强大的力量碰撞之下,叶云并没有退避,脚踩断魂剑,如同在火海的一叶孤舟,不停的摇曳,逆流而上。

    叶云有些无奈,道宗境和道师境修者之间,最本质的差距便是御空飞行。道师境的修者仅仅只能御剑飞行,若是在空大战的话,便是从灵活上来说,都大大的不如御空飞行。

    道宗境修者可以不凭借任何道器在空飞行,如履平地,这就是对天地之力的掌控。

    叶云与宁武之间的战斗,造成的动静极大,很多没有闭死关的弟子纷纷赶来。首先到来的自然是天云宗掌教和大长老钟际尘,叶云的师父余天。

    火望因为闭死关并没有出现,而笑少却是毫无避讳,身形掠起来到了李兰诗面前。

    当他看到了狼狈不堪横躺在地的陈玉二人,顿时惊呼道:“贺老哥,小玉儿,出什么事了?”

    一股强横无匹的气息,瞬间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即使无人能回答他,他看到了在空与叶云厮杀的白衣弟子,也能猜测到原因。

    “宁武!敢打伤我兄弟,本少废了你!”笑少仰天一声怒吼,若非叶云在与对方决战的话,他定然已经冲上去了。

    他在天云宗被所有弟子冠以“疯子”之名,除了火望关系与他还算和睦外,就再也没有人愿意理会他,敬而远之。

    唯独叶云、贺刚、陈玉最为投缘,他又怎么能忍受自己的朋友被伤害。

    “笑师兄,劳烦你帮我在下面照顾好他们!这一战不用插手!”叶云一声咆哮,笑少的到来,让他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只见叶云的双眸骤然间绽放出了紫金色的光芒,紫金色的龙影瞬息出现。

    “天龙步!”叶云脚下的断魂剑迅速的回到了手,一声龙吟在空回荡。众人只看到了天空留下了一道残影,冲入了火海之。

    “找死!”宁武见到叶云冲进了自己的火海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只是这冷哼尚未结束,便化作了惨叫。

    “轰”的一声巨响,只见火海还未曾散去,众人便见到了一个人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尘埃散去,众人目瞪口呆的见到叶云的脚正好踩在了宁武的脑袋上。

    “这……”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甚至有人难以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怔怔的说道:“我没看错吧?道宗境的强者,竟然被叶云踩在了脚下?”

    众人同时心惊不已,同时在心泛起了疑问,“他刚才那是什么身法,竟然能短暂的御空飞行?”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诧然的看向余天,愕然道:“余长老,不知道叶云方才施展的身法,是你教授的么?”

    余天摇了摇头,苦笑道:“回禀掌教,余某不曾习练过这等高明的身法,方才那将宁武撞击落地的速度,若非我们修为高的话,恐怕根本没看到。唉,这孩子还真是个怪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