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这个词似乎真的很适合叶云,即便是神色淡然的大长老钟际尘,也不禁点头道:“难道叶云在战魔平原内,得到的强者传承极为厉害?不然的话,他又怎么能做到道师九阶巅峰,便将道宗二阶的弟子踩在了脚下?”

    白江秋和余天点了点头,看向叶云的目光灼灼,他们很期待,叶云成为他们这个境界的强者之后,又会抢到何等程度?

    他们并不在乎被叶云踩在脚下的宁武,即便真的被叶云斩杀,也不重要,他们现在只担心叶云的死活。而叶云若真的以自身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的强大的话,即便是杀了这个臭名昭著的白衣弟子,那又何妨?

    叶云神情冷漠,身上弥漫的杀气并没有散开,方才他以强悍的肉身,冲进火海之,撞飞了措手不及的宁武,瞬间制服了对方。他并不想过早的杀了对方,有些事,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你不是要让我跪下来求饶的么?那你现在被我踩在脚底下,又算什么?一坨****么?”叶云的脚下用力,碾压着宁武的脸庞。

    宁武感受着脚上传来的力度,脸庞火辣辣的疼痛,这对于高傲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被一个道师境的弟子,这般的羞辱。

    “我要杀了你!啊……”宁武正一声咆哮,便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鲜血之,还有破碎的牙齿。

    叶云冷笑道:“在你看来,我只是小小的道师境的弟子,甚至在你看来,根本不需要去顾忌对方的身份,就是因为你自认为,实力比别人抢,生杀予夺!你的心高气傲,让你都不知道这个世上,又有多少道师境的强者可以杀你!你又是凭借什么,在我面前如此骄傲?”

    “砰!”的一声,叶云一脚将宁武踢飞了,身形如影而至,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宁武的脸上,冷笑道:“这一拳,我为我二位兄弟打你!”

    “噗……”宁武的右脸顿时肿了起来,一口鲜血伴随着几颗牙齿,吐了出来。叶云并没有爆发所有的拳劲,而是有所保留,若是人人当他可欺的话,今日便拿宁武立威!

    “在你看来,强者为尊,但是你为非作歹,这就是你今日的报应!你是道宗境的强者,你有你不可侵犯的威严,那你现在被我打的口吐鲜血,你的威严哪里去了?”叶云的声音泛着嘲讽的意味,在天云宗众弟子的耳边响起。

    叶云冷笑了一声,“这一拳,我为了我受伤的陈玉兄弟!”他毫不客气的,又是一拳打在了宁武的左脸,左脸顿时与右脸重创成了一样的高度,这一次满嘴的鲜血横流,牙齿早就被叶云打的脱落完了。

    “这一拳,为了兰诗妹妹。你身为道宗境的修道之人,不思进取,心怀【淫】念,难怪会如此的孱弱!”宁武只觉得那一拳拳打在了自己的心上,他已经被打的麻木。

    叶云的一句句反问,有些正是方才他意气风发的嘲笑对方的话语,现在被返还给了他,对他来说是真正的侮辱和打击。

    “你说要废了我的修为,只因为你比我强。现在我比你强,那么是否我也可以废了你的修为?”叶云看似在反问他,但是根本就没有犹豫,一拳就打在了宁武的丹田之上。

    这一拳,强劲的拳力,瞬间摧毁了修者存放道力的丹田,毁灭的气息,沿着丹田,迅速的达到了宁武全身,摧毁了他所有的经脉。

    “啊!不!”宁武血肉模糊的脑袋,一口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对于他来说,他高傲嚣张的资本,就是自己道宗境强大的修为。可是谁曾想到,自己的前途毁在了叶云这个小小的道师境弟子手。

    当初他动不动就废人修为,何曾想过终有一日,自己的修为也被别人给废了?宁武的眼泛着怨毒的神色,他恨!

    “你不敢杀我!我乃宗门道宗境的强者,你不能随意残害同门!”宁武心害怕,虽说非常后悔招惹叶云,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的话,再害怕也没什么用处。他想到了叶云先前说的话,“杀你又何妨?”眼忍不住闪过一丝惧意。

    宁武的身躯还在抛飞,叶云却是冷笑道:“强者?你到现在还没有放下你心所谓的自傲?我方才就说过了,杀了你又何妨?你这个败类,今日我便为宗门清理门户!”

    “清理门户……”在场之人尽皆骇然失色,这叶云当真是胆大之人,当初不仅斩杀吴帅,朱守真险些丧命,不惜得罪二长老,现在又要在云岛上,斩杀道宗境强大弟子。

    长老余天点了点头,说道:“这种人该杀!即便叶云不杀他,待会我也会行执法之责。”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和大长老钟际尘并没有说话,目光落在叶云身上,两人显然也有些出乎意料,一直以来以“废物”之名闻名宗门,从来都是名不经传,默默无闻。却没有料到此子现在,如此杀伐果断。

    这对于天云宗来说,有这样的人才,当然是天云宗的幸事。他们自然不会介意,用宗门的败类去成就叶云的名声。

    他们更不会相信,叶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场,很显然今天的“清理门户”,不仅是给众弟子看的,也是给他们这些宗门首脑看的。这也表明了叶云的态度。

    宁武感受到了来自叶云身上的冷冽杀意,他现在根本不会怀疑叶云要杀他的决心。他终于害怕了,恐惧了,尖声喊道:“求你……求你放了我,从今日开始,我听你的……”他突然发现,从出现在这里开始,到现在连叶云的名字都不曾知晓。

    “听我的?你现在是一个废物,你配么?”叶云现在已经不是杀他这么简单了,他想借由宁武的性命,去看看天云宗掌教等高层对他的态度。

    若是叶云杀了宁武,天云宗没有追究他的责任,那么就说明天云宗已经完完全全的认可他的实力,包括他这个人。若是追究他的责任,甚至出来插手此事,那么叶云也不会说什么。那么他对天云宗也不会有太多的归属感,同时让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修为还不够。

    “杀你者,叶云!”叶云冷漠的说出了这句话后,一拳打在了宁武的脑袋上。这一拳,拳力迸发,宁武的脑袋在空开了花,鲜血飞洒,血腥味弥漫。

    “噗通”一声,宁武的尸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一片安静。

    只有叶云,眼角的目光似乎在找寻什么,静静的站立了一会后,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