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天夜的筛选,天云宗的众弟子,一直处于亢奋之,并没有露出丝毫疲惫之态。

    相反的,所有弟子情绪变得更为高亢。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宣布的时候,众弟子的情绪更如同炸药被点燃了一样。强者之间的战斗,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

    观看强者之间的战斗,使得他们对于境界的领悟会有很大的帮助,对于修为的提升也会有帮助。故而从比斗刚刚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弟子的修为得到了晋升和突破。

    叶云也终于从入定醒来,强者之间的战斗,绝对会有适合他借鉴之处。要说修炼对道法的理解,或许可以说是最为浅薄的。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个人,从基础的地方教导他。

    通过观战,通过云梯的记忆记载,叶云都在与自己的所学互相印证。这就等于叶云在彻头彻尾的去接触基础的道法,对自己所学道法,也是一次梳理。

    叶云暗自点了点头,“从道徒境的弟子,一直到道长阶弟子的决斗,是一种对于道法和境界的不断理解,才会有了不断的提升,道力的积累,和自身不断的提高,这才是修道……”

    终于轮到了道师境的强者决斗。对于叶云人,红衣弟子不约而同,极为默契的选择弃权。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似乎天云宗所有人都丝毫没有感觉到意外。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看向叶云、笑少、火望人,这人都是宗门的准道宗弟子,潜力无穷,都是天云宗未来的希望,他自然对这人另眼相看。

    “你人是否要一战?”这人的修为,在天云宗高层看来,不相上下,故而都对他人极为感兴趣。

    谁曾想到笑少第一个躬身道:“回禀掌门,弟子弃权不战。”

    “不战?”天云宗众弟子哗然,没有想到笑少不战弃权,竟然这般干脆。这让想要一窥他真正实力的弟子们,都极为失望。

    大长老钟际尘见到自己的徒弟不战,到没有表示什么,神色淡然,似乎能预见到自己弟子会这般去做。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无奈的笑道:“笑少,不知你不战的理由是什么?能和本宗说说么?”

    笑少的目光看向自己身旁的叶云和火望二人,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啊,弟子与火望认识多年,可以说我与他半斤八两,两人若真是斗起来的话,谁也讨不到好处。至于我不想和叶云师弟一战的话,是因为,这家伙就是个变态啊,弟子胆小,可不敢与之拼命……”

    他说的极为轻松诙谐,并没有将胜败放在心,仿若似乎本就应该这样。天刑台下的弟子,尽皆哄笑起来,唯独只有道宗境和道帅境的弟子,对他这种行径,极为的不屑和鄙视。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忍俊不禁,再将目光落在火望身上,嘴巴张了张,正想说话,却目瞪口呆。只见火望此刻身上升腾着盎然的战意,目光炯炯的看着叶云。

    火望郑重的说道:“弟子第一次见到叶云师弟,便见猎心喜,一直想要与之一战,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日正好,借大比,与君一战!”

    叶云哑然失笑,第一次见到自己。若真要追溯到第一次见到自己,恐怕应该是在战魔平原吧?那时候的自己,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士境弟子。

    这一点连叶云自己,火望本人,都不会想到当初他们在战魔平原,究竟有怎么样的遇见。第一次叶云见到火望,是遇到灰蛟蟒的时候。而第一次火望见到叶云的背影,又正好是他掉进了灰蛟蟒的肚子里。

    之后叶云化身为“风云灭”,火望在与戚无夜一战之前,正好又见到了叶云离去的背影。可以说,命注定,他们相遇,这一战,避不了。

    叶云目光同样有神的看着火望,这一战,他与火望并非生死战,但是却又不得不战。这是两个修道之人,追求天道的一战!

    “好,小弟我便与君一战!”叶云同样的身上战意升腾,稍显稚嫩的脸上,是坚定和执着!

    天刑台下,众弟子顿时沸腾起来。自宗门大比开始,终于有真正的强者之间的战斗了。而这战斗之人,一个是宗门内成名已久的火望,一个是最近一年多年,在宗门内同时以“废物“和天才之名,闻名整个天云宗的叶云。

    “这一战,一定很精彩吧?”众人同时这般想到。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大长老钟际尘和叶云的师父余天,都对这一战非常感兴趣。而十名金衣弟子,则依然自顾自的坐着自己的事情,道师境的斗争,实在难以有什么值得他们去关注的。

    二十九名白衣弟子更多的人,将目光落在了叶云身上,这些人的修为都是道宗二阶左右。很显然,他们也听闻了叶云斩杀宁武的事情了。

    “宁武那个废物,就是被这个小子废了之后,一拳打爆了脑袋的么?”其一名白衣青年,神情阴鸷,不屑的冷哼道。

    其一名大汉,沙哑着声音说道:“是与不是,王林你什么时候试试不就知道了?难不成以你的修为还会怕了不成?”

    王林冷笑道:“肖仁,你不用拿言语激我,你让我去对付这小子,首先便让我背负上一个以大欺小的名义,你以为我是宁武那个只会耀武扬威的废物么?待到这个小子能到我这个境界的时候,才能有资格与我一战。”

    那肖仁似乎极为憨厚,嘿嘿的笑了笑,不以为意,目光落在叶云身上,眼光芒闪烁,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云与火望站在天刑台上,静静的互相看着对方,两人虽然还未曾开战,但是身上不断攀升的气势和战意。

    一直潇洒随意的坐在看台上的陈轩,目光看向叶云和火望,点了点头,说道:“这两个人都很不错,不过那个叫叶云的,似乎很有意思……”

    火望神色郑重的拱手道:“叶云师弟,你虽然入门较晚,但是已经后来者居上。你我今日一战,在天刑台上,虽说不分生死,但火某希望你我能全力以赴,如此才能尽兴!”

    叶云点了点头,说道:“与火师兄一战,荣幸之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