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望整个人就如同疯狂肆掠的火焰,全身散发着炙热的红芒,与叶云一拳一拳的对接。气势也变得越来越强,身上散发着的红芒,似乎要转成实质,成为火焰。

    火红色的火焰在火望的拳头上缭绕,每一拳的挥动,虚空都似乎要被这一股炙热融化了。

    叶云战意冲天,他自然也发现了火望虽然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是在战斗的时候,也同样是一个“疯子”。这是一种对于天道,对于自身修为的执着,痴迷,疯狂!

    “原来如此,肉身之力与道法本源的结合,如此攻出来的一拳,才会有天地之势。我每次只是单纯的使用肉身之力,或者道法。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结合过,今天与火望一战,无疑给了他很多的启发。

    火望整个人就像燃烧的柴火,噼里啪啦的爆响不绝,长发飞扬,好不霸道!

    再看叶云,身上的气息一转,毁灭气息内敛,杀伐之气一转,同样的鲜红如血,一股滔天的杀伐之气,竟然被他慢慢的凝结,浓缩在自己的一双拳头之上。

    似乎这拳头就是叶云的兵器,似乎就是杀人利器!

    这一股滔天的杀气,将在场的所有弟子都为之骇然,即便从未曾将叶云放在心里的金衣弟子也猛然间睁开了眼眸。

    大师兄陈轩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叶云,喃喃低语道:“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天才弟子?他真的只有十六岁么?有趣!”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与大长老钟际尘,还有叶云的师父余天同样心惊,人面面相觑。

    白江秋说道:“此子真的只是获得了传承么?这股滔天的杀气,若非杀戮过很多修者的话,是不可能修出来的。余长老,你说叶云在去战魔平原的时候,还只是道徒境的修为么?”

    余天不知是欣慰,还是讶然,叹道:“是的,当初此子说前往战魔平原便是为了寻求变强的机缘,未曾想到,他真的做到了,一年多的时间,给了我太多的惊喜。故而我见猎心喜,收他为弟子。”

    大长老钟际尘并没有说什么,目光深邃的看着天刑台上的叶云。

    恐怕整个场地上,只有贺刚一个人知道叶云有多么的恐怖,只有他知道叶云当初在战魔平原杀了多少人。可以说他是见证了叶云从弱小走向强大的唯一一个人,叶云就是风云灭!

    “呃……”贺刚被那滔天的杀气,吓的浑身一个哆嗦,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看别人的比斗。所幸此刻所有人都被叶云和火望的比斗吸引了目光,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常。

    叶云就如同一个杀神一般,使得火望的拳头上的火焰,如同风的烛火,摇曳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灭掉。

    最让火望心惊的是叶云的双眸,透着血色的红光,如同嗜血的凶兽,又如同地狱的杀神。

    还未等火望回过神来,叶云身上的杀戮之气一变,一股浓烈的毁灭气息扑面而来。叶云已经变拳为掌,枯荣印施展而出!

    只见叶云的右手瞬息枯萎,就如同枯木一样,整只手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却没有任何人会去怀疑这只手的力量。

    叶云对着火望的胸前拍了一掌,又迅速的向着火望的脑袋拍了一掌。两道手印如影而至,由手掌大小,瞬息间化作了磨盘大小。

    这段时日,叶云的修为虽然没有得到提升突破,但是他对于自己的所学功法,越发的精深纯熟。

    灰色的枯荣印,力量没有丝毫的外泄,浓烈的杀伐之气和无尽的毁灭气息,融合在一起,让火望有一种面对死亡的感觉。

    火望连忙一声大喝,脚下连退,他毫不怀疑这两个掌印若是打在了自己肉身之上,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伤害。

    谁也没有想到这枯荣印竟然会如此厉害,尤其是甚至枯荣印的来历者,就比如说道法殿内,一直在观看拼斗的紫阳师兄弟二人,还有一个二长老严松。

    二长老目瞪口呆,头上斑白的发丝轻轻颤抖,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守真败的不冤,希望他能放下仇恨。叶云此子先不说体质如何,便是这悟性,我天云宗能与其并肩者,唯独只有陈轩了……”

    紫阳眯着眼,看着二长老,点头道:“年轻人都是为了争一口气罢了,他若是想通了便想通了,若是没有想通的话,再遇上叶云,恐怕运气就不会那么好了。”

    二长老严松闻言,目光黯淡,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离自己而去,想到朱守真当日喝骂自己“老匹夫”,他的心就在滴血的疼痛。

    紫阳此刻却是神色沉重的说道:“老夫只希望叶云能尽快的达到我的高度,最差也要到你这个层次。老夫有预感,此次的道武大会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二长老闻言,心一惊,目光闪动,深吸一口气道:“师叔祖,您的意思……”

    紫阳挥了挥手,摇头道:“一切都只是老夫的猜测,你不用惊慌。你没有发现,这一次你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都是在别人的算计之么?”

    “算计?”二长老严松愕然,这一点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紫阳叹了口气道:“这也是老夫的不好预感啊,从叶云的弟弟,那个先天道灵之体开始,我天云宗便已经开始陷入了危机。算计你的人,正是看了你的脾气。对方算准了,你会第一个对朱权出手,而朱权这个人,又是你的徒弟朱守真的亲弟弟。所以就算没有叶云,你和你的徒弟还是会走到这一步。”

    二长老严松呆呆的看着紫阳,他的性格确实很多时候不问是非,直接动手,一直认为只要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如果没有叶云,恐怕自己怎么死在徒弟手上的,都不清楚吧?正是因为叶云的出现,所有的问题摆在了明面上,他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紫阳满面忧愁,叹了一口气道:“这算计之人,显然没有料到会冒出来一个叶云。因为叶云的出现,就算整个天云宗都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孩子,我要好好的看住,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这一点,我会和陈轩好好说说……”

    二长老严松神色复杂,被紫阳这么一点拨,这段时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都已经明了。当下点了点头,向着紫阳躬身行礼道:“弟子多谢师叔祖指点迷津,为我解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