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只觉得这一战与火望打的酣畅淋漓,而火望的修为不仅强大,还非常的配合叶云。

    两人并没有争名夺利的心思,而是真的在切磋。叶云在印证自己的领悟,火望则是在不断的提升自己对火之道的领悟。

    台下所有弟子只觉得心神震撼,两名强大的道师境九阶巅峰的战力,恐怕真的堪比道宗境二阶的弟子。

    更让人惊叹的是两人强大的肉身,要知道修道之人,注重的是道力的修炼和境界的体悟,却不会有人将时间花费在修炼肉身之上,就像霸武门的武修注重的是肉身的锤炼,却无法兼顾道法的感悟。

    两人这一战,足足打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火望收招而立,拱手道:“叶师弟果然厉害,今日一战,火某获益良多,甘拜下风!”

    天云宗众弟子哗然,没有想到两个人斗得不分上下,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施展出真正的杀招一决胜负,这倒是让人有些遗憾。

    火望神色坦然的说道:“胜就是胜了,败就是败了。火某自知就是出尽全力,我不会是叶师弟的对手,还不如省点时间,你我早点到台下饮酒。”

    叶云哑然失笑,这火望的脾气倒是直来直去,绝对是心胸坦荡之人。当下点了点头道:“火师兄言之有理,小弟承让了!”

    火望淡然的笑了笑,身形一闪出现在了笑少几人的身旁,一言不发的盘膝坐了下来,闭目入定,似乎要尽快的将方才一战的感悟消化掉。

    叶云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火望不苟言笑,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是一说到修炼战斗,绝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就在他准备下去的时候一道声音不轻不重的想了起来,“[乳]臭味干的小子而已,在台上浪费时间,比斗比的是输赢,不是让我们在下面看你们花拳绣腿的杂耍!”

    全场寂静,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敢有人说话讽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顺着声音,落在了一个人身上。

    “白衣弟子王林!”弟子之有认识他的顿时一声低喝,脱口喊了出来。

    “他为何会讽刺叶云?”天云宗弟子有人低声问到。

    “你说你有多无知?难道你不明白我天云宗分为种颜色衣服的弟子,有另外一种含义么?”另一名弟子低声说道。

    “这位师兄还请赐教!”很显然这点让他非常好奇。

    “种颜色,代表着个境界的修为,同样在天云宗内,这属于另类的大势力,每年的年会,也可以说是在为大种类弟子选拔大师兄!眼下叶师兄大比获胜,在没有人能击败他之前,他就是我们道师境的大师兄了!”此人正是道师境四阶修为的弟子,看着台上神色淡然的叶云,言语间恭敬不已。

    他的话语,以叶云的修为自然也能听到,不禁一怔,“道师境的大师兄?”

    叶云不禁哭笑不得,他加入天云宗才一年多,而这一年多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外度过,对于天云宗还会有这样的规矩,倒是第一次听闻。不过,他对这个大师兄的身份倒是没有什么兴趣,对于他来说每时每刻,最重要的是将修为提升上去。以他目前的速度来说,要成为道宗也不是可能之事。

    道宗境二阶的修为,叶云自然不会看在眼里,若是真的有不开眼之人,要来招惹自己,他绝对不会姑息。若是对方想要自己的性命,那么自己也不会手软。

    实力,修为,这都是叶云一直想要的。而现在的他,也不再是当初让人看不起的废物,他可以用手的剑,去与人一战,用自己的拳头,打破所有欺凌。

    叶云并没有去在乎对方,神态平静的走下台。甚至看都没有去看对方一眼,便来到了笑少身旁坐下。

    王林脸色一变,没有想到以自己的修为,竟然还会遭到叶云的无视。这对于高高在上,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让他当着道宗境弟子的面,当着天云宗高层,当着所有弟子的面,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一样。

    “混账!本座好歹也是你的师兄,和你说话,竟然如此无礼!难道你的师父没教过你礼数么?”前面那句话,天云宗众弟子,就当做他的气话,然而后面这一句,顿时让天云宗的弟子面面相觑。

    要知道,现在天云宗内,蓝衣、青衣、黑衣、红衣弟子都知道叶云的师父,乃是道王境的执法长老余天。唯独一直拥有自己灵山的白衣弟子和金衣弟子并不知晓宗内发生的事情。

    王林当着天云宗众弟子的面,指责叶云,更是辱及了其师父,真是不知者不畏。想来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这一番话,得罪了宗门的执法长老,恐怕悔之不及。

    叶云重情,更是将自己所在乎的人放在心上。对于余天这个新认的师父,经过前几次的事情,叶云无疑已经将余天当做了自己真正的师父,现在竟然有人出言侮辱自己,更是羞辱师尊。

    “轰!”叶云虽说平日里极为低调,但并非说他是胆小怕事之人。修为低的时候,自然选择忍气吞声,只是为了活下去。但是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可以斩杀道宗修者,对于一个道宗境二阶的修者,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更何况叶云经历过战魔平原的血腥和残酷,以他沉稳的性格,已经杀伐果断的脾气,故而他做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举动。

    他浑身气息一动,瞬间凝成了一道血红色的长剑,狠狠的劈向了前方的王林。他与王林只有五十步之远,这一点距离,对于修者来说,就在于眼前一样。

    血红色的长剑乃是叶云以杀戮之气凝结而成,在威力上,或许与真正的神兵利器施展出来的,要小上许多,但是胜在出其不意。

    谁也没有想到叶云一声招呼都没打,在年会大比这种特殊的日子,也敢对同门动手。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一直神色傲然的王林,脸色顿时大变,他倒是没有认为这一剑有多么厉害,而是对方的举动,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这是完完全全的蔑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