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巨响,叶云的这一剑被王林仓促间挡了下来,不过似乎这一剑真的只是声势浩大,而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言。

    王林脸色阴沉,他明白了叶云的意思,就算我修为低下,即使你高高在上,我依然敢对你动手。

    “咻、咻、咻……”他尚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破空之声传来,道绝强的剑气激射而出,所幸王林境界高于叶云,反应极快,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片冰寒,右手一扬,一块一米之厚的冰块瞬间凝结,挡在了前面。

    “哗啦啦……”剑气消散,可这剑气依然将王林仓促凝结出的冰块,斩碎。冰块四散飞射,使得原本神情淡漠的王林狼狈不堪。

    “混账!”王林说着便想要站起身来动手,然而却见到叶云神色淡然的说道:“难道你就这点本事么?你的高高在上了呢?你自己都没有想到我这花拳绣腿会让你难堪吧?”叶云神色淡然,并不担心对方动手。

    天云宗弟子面面相觑,今日乃是天云宗的年会大比,而今年的比试更是非比寻常。然而叶云在对方的嘲讽下,竟然选择的不是容忍,而是直接动手。

    一旁的肖仁神色古怪,他原本想要挑拨,怂恿王林对叶云动手。却没有想到王林就算知道是在刺激他,依然心高气傲的对叶云嘲讽。

    叶云方才所说的话,正是他刚才讽刺叶云的,却没有想到又被对方反送回来,这是在狠狠的抽他的脸啊。

    一连串的出乎意料,王林出乎了肖仁的意料,而叶云则是出乎了王林的意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叶师兄好强大!好狂,好嚣张!”一名弟子羡慕不已,在他看来叶云拥有斩杀道宗境二阶修者的实力,自然可以如此张狂。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神情玩味的看着余天说道:“道宗境以上的弟子,常年在自己的灵山属地之修炼,却没有想到出了几个胆大妄为之辈,连长老都敢辱骂。真不知道,这小子要是知道叶云的师父就是你的话,会作何感想?”

    余天脸色却是有一种郁闷又想笑的感觉,见到掌教揶揄自己,只有神色淡然的说道:“我这个没礼数之人教出来的徒弟,会让王林知道,什么叫没礼数。”

    王林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道师境的弟子嘲讽。他紧握双拳,但是发现身旁的道宗境弟子和金衣的道帅境弟子都目光有趣的看着自己,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动手。不然的话,定然会落人口舌,被人说成了以大欺小的名义。

    当然叶云显然不想让他太好过了,冷笑道:“道宗境的宁武被我斩杀,而你又辱及我的师尊,更是嘲讽我的道法乃是花拳绣腿。真不知道你这种没脑子的话,是怎么说出来的?难道凭借你这种脑子,也能修炼到道宗境?”

    “好毒,好狠……”叶云一番话说下来,众弟子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叶云说话竟然如此毒辣,根本没哟留下任何余地,直接点名,王林乃是没脑子之人。

    金衣弟子之,那两名年轻女修,其一位生的玲珑娇小,对叶云说的话,也忍不住掩嘴轻笑。她的笑声虽然比较轻,但是却极为清晰悦耳的响在了众弟子的耳边。

    “啊!”这在王林的耳,更是极大的讽刺,被强大漂亮的道帅境女弟子轻笑出声,让他瞬间要爆发。

    叶云冷笑道:“心境不过如此,我虽然修为低下,也发现了你和宁武没什么区别。只是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可怜人罢了。”

    “可怜人……”今天所有天云宗弟子,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叶云的一张嘴巴有多么毒了。敢这般骂道宗境弟子是没脑子的可怜虫,恐怕也就只有他了。

    就连与叶云熟识之人,也没有料到今日的叶云在宗门大比之上,会如此张狂,似乎要让人知晓,他不是谁都能轻易羞辱的!上一次,他用斩杀宁武的行动证明了,自己身边的人不能受到伤害。这一次他又用言行表明,谁也不能轻易羞辱师尊。

    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一颤,他们真正的意识到,叶云不再是宗门内的废物,而是真正的强者,一个谁都不能轻视轻辱的强大修者!

    “混账,找死!”王林一声咆哮,身为道宗境强者,几遍是到了其他大门派,别人也会极为恭敬有礼,若是到了天云宗下属的那些小宗门,更是毕恭毕敬,点头哈腰,谁人会敢这般对他!

    王林用行动说明了他的忍耐是有限的,挥手便是一道冰寒透体的晶莹冰剑,瞬息凝结而成,带着无尽的冰寒斩向叶云。

    许多弟子纷纷避让,以免遭受到无妄之灾。而整个天云峰本来有序的比斗,也因为王林的动手,变得混乱起来。

    叶云神色淡然,那迎面而来的寒冷对于肉身强大的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他并没有任何轻视之心,任何小瞧对手的举动,说不定就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王林与宁武虽说同样是道宗二阶的修为,但是很明显出手比宁武厉害多了。果然相同境界的修者,对于道法的领悟不同,实力也会不一样。

    而王林之所以总是看宁武不对眼,也同样因为两个人所修功法,一冰一火正好互相克制。

    叶云无畏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冰剑,低喝一声,身形一闪,抢上前去,挥起布满血红色杀戮之气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那巨大的冰剑,在众人的目光,裂开了一条缝隙,这一条缝隙瞬间变大。

    冰剑就如同龟裂的瓷器,稀里哗啦的瞬间碎成了一堆冰渣掉落在地。王林的这一剑,对叶云没有丝毫的伤害。

    王林瞳孔一缩,双眼紧紧地盯着叶云,对方这一招以肉身之力破开冰剑,力量竟然极为强大。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冷笑道:“当初你便是以强大的肉身破开了宁武的火海,又是用你的拳头打爆了那个废物的脑袋。原来你只是一个有蛮力的废物而已,又有何惧?”

    叶云傲然立在当场,对于王林的言语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淡然的说道:“既然如此,你我天刑台上,决生死,如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