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宗众弟子顿时沸腾起来,谁都没有想到叶云今天如此强势,与火望一战之后,竟然还有胆量和余力约战道宗境的弟子!

    道宗境的白衣弟子看向叶云,眼都带着锋锐的寒芒。这叶云将道宗境的弟子都当成了什么?

    扬名立威的垫脚石么?真当道宗境的弟子好欺负的?真当道宗境无人了?

    道宗境的弟子之,只有少个别还保持着平和的目光,其余之人,都只是道宗境并非强横的存在。

    王林脸色阴沉,没想到这个修为只是道师九阶巅峰的弟子敢挑衅自己,自己应战,赢了会被说以大欺小,脸面上不光彩,可若是输了,不仅丢脸,还会丢了性命。如果不应战,那他王林更是会成为天云宗的笑话!

    然而叶云这个区区道师境的弟子竟然要越级挑战他,这对于他本身就是一种侮辱!所以,这一战,他必须战!

    “你既然想要送死,本座自然成全你,便待你那废物师父,好好管教管教你!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网开一面,废了你的修为,留下你的狗命!”王林眼寒光一闪,毫不掩饰的杀意。

    叶云同样对王林抱有必杀的决心,此人无缘无故便对自己纠缠不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叶云看向看台上的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和大长老,还有自己的师父,神色看不出半分波澜,不卑不亢的躬身行礼道:“今日年会大比,弟子本不想多生是非,奈何有师兄自恃修为高深,欺负弟子言语更是辱及恩师,还请掌教和长老允许弟子与他一决生死!”

    白江秋与钟际尘尚未说话,余天便沉着脸冷哼道:“既然你二人已经接结下恩怨,双方也已经同意,那就战吧!”

    “那就听从长老安排,今日王某勉强与你一战!”王林微微欠了欠身,他自认为自己天资绝伦,即便是宗门的长老也无法让他弯下高贵的腰。

    “哼!”余天见对方倨傲的一点礼数都没有,更加不悦,暗自传声给叶云说道:“乖徒弟,给为师好好修理修理这小子,千万别让他死的太痛快了!”

    叶云耳听到余天的传话,也忍不住心头一颤,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位一直看起来带着淡然微笑的师父,原来也不是个善茬。

    突然叶云有些同情王林,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那种可怜人的目光连骄傲自满的王林都感受到了。

    王林心一腔怒火,他认为叶云将他当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这是对他赤[裸][裸]的侮辱!

    “咔嚓咔嚓……”众人骇然失色,都没有想到叶云仅仅只是一个同情的眼神,就让王林彻底的愤怒了。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寒的气息,脚下已经有晶莹剔透的寒冰凝结。

    王林一声冷哼身形率先来到台上,“快来送死,别让我等太久!”

    叶云淡然一笑,“送死?自己真的是上去送死么?”

    当叶云站立在台上的时候,王林整个人散发着无尽的寒气,冷声道:“准备好受死了么?”

    “唉,这一整天的,真是让我冰火两重天啊!”叶云有些无奈,自己不想天天打打杀杀的,奈何自己不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杀自己。他淡然的说道:“念在你是师兄,让你先动手吧。”

    “小子,欺人太甚!”这王林本就心高气傲,心胸狭隘,更是瑕疵必报,现在更是恨不得将叶云碎肢万段。

    天刑台上一柄巨大的冰剑,仿若要冻裂天地,这一剑散发的寒意,即便是叶云强悍的肉身,也感觉到了寒冷,甚至有些疼痛感。

    “这王林虽然有些目无人,但是修为境界果然比那宁武高明多了。”叶云不敢懈怠,脑海不断的想着破解之法,但是他突然发现境界修为低于别人的话,想要在修为上反制对方,很难。

    “难道我真的如对方所说依靠蛮力?”叶云蹙着眉头,那巨大的冰剑已经当头劈下。

    叶云的头发和眉毛已经被冰雪覆盖,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具有天地之威,让他仿若置身于冰天雪地之。

    然而叶云却恍若未闻,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他依然在皱着眉头,思考方才的问题。

    “叶老大这是怎么了?”贺刚诧异的看着台上呆若木鸡的叶云,一只大手按在陈玉的肩膀上。

    李兰诗神色紧张,忍不住就想站起身,冲到台上去,不过火望却静静的说道:“放心吧,叶云只是在领悟。王林虽然强,但是绝对不会是叶师弟的对手。”

    “叶师兄被吓傻了么?怎么不反抗啊!”眼看着那一剑要将叶云劈成了两半,台下道师境以下的弟子,都心急起来。

    “力之一道,武之一道。霸武门的武修修的是肉身,修的是力量,修的是武道。又怎么会是蛮力?我所修炼的武极九转更是尊级功法,又怎么会只是蛮力?这只是因为王林的境界太低,根本无法明白天道至理!”叶云无神的眼眸闪烁着光芒,终于开始动了。

    “杀!”叶云一声低喝,身上顿时迸发出冲天的杀气,断魂剑吞吐着血红色的光芒,重重的砍在了王林的冰剑之上。

    叶云身形动了起来,就不会再姑息对方,冰寒的气息使得他的身形一滞,同样庆幸对方的境界并不是太高。故而这冰冷的寒气,根本无法伤害到他的肉身。若是足够强大的话,恐怕连他的魂魄都可以冰封。

    当然叶云不会给敌人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向前一步踏出,鸿蒙道体运转力道之法,肉身之力瞬间攀升。整个天刑台为之震动,叶云的气息也在不断的变强变大。

    “哼!”王林冷笑一声,他又怎么可能只有这点手段。冰剑在叶云断魂剑的碰撞之下,粉碎之后,迅速的化作了冰雪。

    叶云的面前,雪花飘荡而下,雪影纷飞。叶云只觉得空间的温度瞬间降到了最低,体内的血液都仿若凝固,无法正常的流动。

    “这!”叶云脸色一变,若是自己被冰封的话,再被对方的来上一剑,那自己的性命可就危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