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双目尽赤,一道龙吟之声,自身上狂吼而出,紫金色的龙影,龙尾一摆,将叶云身旁的雪花,一扫而尽。

    只见叶云现在的模样已经完全变了,俊秀的脸上散发着紫金色的气息,稚嫩的面庞已经带着无尽的威严,如同天地间的皇者。霸道张狂的眼神看着王林,让对方产生了一种错觉。

    那是俯瞰众生的王者,这一片天地,都归叶云所有。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似乎很卑微,让在场的众弟子有一种礼顶膜拜的感觉。

    王林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在叶云身上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尤其是整个的气质都变了。即便方才叶云身上弥漫着毁灭和杀戮的气息,也未曾会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的叶云就像变了一个人,这所发生的一切,又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十六岁的道师境修者身上!

    这是所有人现在的疑问,就算对叶云不屑一顾的其他道宗境弟子和道帅境弟子,都不禁侧目。这叶云虽说修为不高,但是给众人带来的惊喜,确实没有人能比的。

    余天喜出望外,说道:“这小子怎么总是出人意料,总能让人大吃一惊。”在他的心,叶云已经极为出色,却没有想到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尊贵霸道的气息,即便是他的修为,见到了都极为震撼。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双眼一亮,若非已经有一个天赋绝伦的陈轩的话,恐怕这叶云将会是天云宗唯一的继承人!当然,现在天云宗有这么的天赋不错的弟子,何愁不能大兴?

    大长老钟际尘看着叶云的目光,越发深邃,谁也不知道他的心究竟在想些什么,唯独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意味深长。

    陈轩神态悠然,摸了摸下巴,笑道:“看来这个叶云师弟,还真的很有意思啊。”

    此刻的叶云并没有去管别人心所想,而是看向王林。那霸道唯我独尊的目光,让王林的心不由自主的胆寒起来。

    “装神弄鬼,小小的道师境弟子,目无尊卑。今日本座便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饶,然后再废了你!”王林眼泛着冷厉的光芒,手剑诀一掐,又是一柄巨大的冰剑瞬间凝结而成,要斩杀叶云。

    而叶云此刻却陷入了一种极为古怪的境况,谁也不知晓。他的识海之,叶云的主魂盘膝坐在天道玉心旁,诧然的问道:“前辈,为何你突然传讯我,让本源法魂主导肉身?”

    他本来正想施展鸿蒙道体的肉身之力,打破冰雪的束缚,却没有想到一直沉寂的神秘老者,突然将本源法魂给放了出来。

    神秘老者淡然道:“本源法魂乃是天地间极为奇怪的存在,可以说没有人能知晓,本源法魂究竟有什么妙用。老夫也只是根据本源法魂的表现,做出的一些猜测而已。这本源法魂的神妙,还需要多多实践才能知晓。”

    “呃……实践……”叶云满头黑线,现在他正在与人生死决战,神秘老者居然还有心情玩实践,这不是等于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么?

    神秘老者似乎知晓叶云心所想,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小子,会有什么神妙,你看着就是了。老夫有些困了,先睡一会……”

    “睡一会……”叶云有些抓狂的感觉,他怎么发现与神秘老者接触的时间越久,对方越是有些无赖?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问道:“前辈,你睡了,我怎么办?”

    神秘老者轻哼了一声道:“小子,老夫这段时间被你折腾的,连个觉都睡不踏实,现在当然要好好睡一觉了。你别忘了你现在在生死战,还问我怎么办?”说完之后,老者的声音便沉寂了,似乎真的睡了。

    “臣服于我,饶你不死!”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云,负手而立,竟然霸道的说出这么一句话。那气吞山河的气势,根本无惧将要劈来的冰剑。

    道师境的修者,让高于两个等级的修者臣服?天云宗众弟子头晕目眩,这种不真实感,犹如做梦。虽然知晓叶云有斩杀道宗二阶修者的实力,但是就这么装模作样的说一句话,就让别人臣服,这不是开玩笑,就是白日做梦!

    “找死!“王林一声爆喝,他屡次被叶云轻视侮辱,哪里还有忍耐,若是今日不将叶云当着天云宗众弟子的面斩杀,日后他哪里还有脸面?

    不过他一直考虑的都是有没有斩杀叶云,却根本就没有想过叶云会斩杀他。斩杀了他之后,又会如何?

    叶云轻喝一声,右脚猛地一跺天刑台,天刑台震动,被踩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坑,地面龟裂开。他这一脚之力,已经超脱了道师境修者的力量。

    冰剑当头劈下,叶云气吞山河,右拳泛着紫金色的光芒,一道紫金色龙影随着他的拳头挥出,砸在了冰剑之。

    冰渣四射,王林还未来得及施展上回的招式,只见那随着叶云挥出的紫金色龙影,呼啸着龙吟之声,风卷残云,将冰剑破碎的冰渣一扫而空。

    天刑台上,顿时神清气爽,暖和了许多。叶云破掉了对方的冰剑之后,并没有收手,身形一闪而上,天龙步在本源法魂和鸿蒙道体的施展之下,速度更快。

    王林顿时寒毛炸立,一种危机感瞬间布满全身,条件反射的将手的长剑挡在了胸前。

    “咔嚓!”“当啷!”王林只感觉到了脖子一紧,整个人被一只紫金色气息缭绕的手,拎了起来。而手宗阶下品的长剑,竟然已经被叶云一拳毁去。

    王林因为天资所限,故而并没有得到宗门的重用,即便这一柄宗阶下品的长剑,还是他在外闯荡时,从别人手上抢来,一直视若珍宝。却没有想到今日与人生死对决,竟然会被人一拳击断。

    在长剑掉落在地之后,王林也正好被叶云拎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双眼之,只有深深的恐惧,能一拳毁去宗阶下品神兵,这样的力量,真的只是蛮力么?

    “啊!”王林还来不及恐惧,就见到叶云的双眼,紫金色的光芒一闪,腹部丹田处一痛,脸上的神色更是骇然,因为他发现自己被废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