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月转瞬即逝,这一日,天朗气清,旭日东升。天云峰广场上便已经站满了人。

    天刑台上按照秩序,傲然而立的是天云宗身穿蓝、青、黑、红、白、金六色道袍弟子,赫然便是每一个境界的前名。而其一人随意的站于首位,是唯一一名身穿紫色长袍的俊秀男子,正是天云宗大师兄陈轩。

    天云宗掌教目光严肃的看着面前的所有弟子,说道:“这一次由本宗大长老负责,陈轩带队。尔等此次前往五行门管辖之地,五行城。参加道武大会,望尔等能扬我天云之威。”

    “是,谨遵掌教之命!”一众要参加的弟子,齐声应道。台下的天云宗弟子,双眼绽放着精光,好生羡慕。

    大长老钟际尘神色淡然的说道:“此次道武大陆天才云集,本座并非认为尔等不如别人,而是要提醒各位,收起你们那骄傲自大的心,好好的与这些天才弟子一较高下。道武大会可不会宗门大比,在比斗之时,若不能及时认输,那就是见生死。而且你们出了宗门,也就脱离了宗门的庇护,随时会遇到危险。尔等若是因为轻视别人,那么下场就是性命了,望你们小心!”

    本来战意盎然的弟子之,闻言之后,神情肃穆,不过还有几人自恃修为高绝,根本就不在乎。

    余天来到了叶云的面前,目光看向火望、笑少,再落在叶云身上,温和的说道:“孩子,这一次出去,为师希望你们能团结互助。一个人往往做不到的事情,两个人,个人甚至更多的人团结在一起,才能更好的完成,在凶险的道武大陆,也同样能好好的活下去。”

    叶云神情一凛,感受着余天的关心,心一暖,点了点头,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余天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私底下,他已经塞了很多丹药法宝给自己的宝贝弟子,更何况这一次宗门专门要求陈轩照看叶云,想来整个道武大陆上,能危及到叶云之人,已经不多了。眼下只是放不下心,忍不住多嘴的又叮嘱了一番。

    “师父?”在场的名道宗弟子和名道帅弟子一愣,骇然失色,原来当初王林在宗门大比之上,出言嘲讽叶云的废物师父,竟然会是宗门执法长老余天!

    这一刻,他们有些同情那个已经身死道消的王林了,你说你惹谁不好,非要惹执法长老的弟子。就算上次不死,恐怕得罪了执法长老,以后在天云宗也没有多少立足之地了。

    一名修者,若是脱离了宗门,失去了宗门的庇护,没有了宗门打量的修炼物资的支撑,又哪里会有通天彻地的修为?这也是为何很多人想要进入宗门,不愿意离开宗门的原因。

    这个时候,这六位看向叶云的目光就变得不一样了,目光闪烁,纷纷在想着如何和叶云相处好关系。最起码不能与叶云发生争执。

    人群之最为激动的恐怕就属李兰诗了。因为这一次的道武大会竟然在道武大陆最古老的宗门,五行门的五行城举办。而自己的家,叶云的家也正是在五行城之。

    李兰诗拿着目光偷偷的看着叶云,心万般甜蜜,若是家族父亲和长老知晓了叶云现在的真正的修为的话,就绝对不会再反对自己和她的叶哥哥在一起了。

    不过当她想到了叶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家族被灭的仇恨尚未得报。回到五行城,恐怕反倒会让叶云心痛苦。

    然而叶云并没有让人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似乎没有放在线上。李兰诗心一痛,心疼的想道:“叶哥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无论如何我都要陪着他!”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看着面前的这些弟子,这都是宗门的希望,点了点头道:“此次前往五行城路途遥远,故而你们二十几人将会乘坐宗门的守护灵兽,一同前往。”

    他话音方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黯,抬头看去,只见天空早已经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给遮住。

    一声鹤鸣清脆的响彻,一只高达数丈的巨大灵鹤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浑身散发出的飘渺气息,让人为之一呆。

    叶云却是目光一凝,他看出来这只灵鹤竟然也有道帅境的修为。

    没有想到天云宗的灵兽便有这般恐怖,果然天云宗乃是整个道武大陆最强大的道修门派。

    众人也不客气,纷纷上了灵鹤的背,灵鹤背上的羽毛在众弟子的身旁竖起,这是在为众弟子做一层防护,也可以挡住九天之上的罡风。

    灵鹤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自天云峰上飞出。

    看着宗门的精英弟子离去,天刑台上,掌教白江秋挥了挥手,遣散了所有弟子,与余天站立在天刑台上。

    虚空一阵波动,两道紫色的身影出现在天刑台上。正是紫阳和紫星师兄弟二人。

    “拜见二位师叔祖!”白江秋和余天急忙行礼,在天云宗内,无论岁数还是辈分都是最古老的存在,二人即便掌权天云宗,也不敢怠慢。

    紫阳叹了一口气道:“都免礼吧,老夫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道武大会恐怕没那么简单,陈轩虽说修为强大,但毕竟还年轻。至于际尘,沉稳老道,奈何修为并没有达到道王境。此次前往道武大会的,都是我们宗门的精英,若是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们天云宗恐怕就真的损失大了。”

    白江秋神色凝重,沉声道:“师叔祖的意思是?”

    紫阳说道:“此行的弟子,叶云和陈轩最为关键。故而不能有任何意外,老夫会在暗处保护,至于宗门,尔等加强防护,以免出现不测。”说完之后,他的身形直接消散在虚空之。

    余天抬头看天,目光微微有些恍惚,神情复杂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掌教,若有一日,我不在了,我这唯一的弟子,还望你能多多照拂一二。”

    白江秋闻言愕然,诧异的看着余天说道:“余长老何出此言?我辈之,谁人不知,你的天资最为卓绝,他日定然可以踏上大陆的巅峰,又有何人能奈何的了你?”

    余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清楚,很多事情,想不清,也说不清……”丢下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他便踏着步伐离开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