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股强大的气息正是冲着叶云众人而来,叶云脸色一变,看来对方果然在不断的派出强者,要将自己斩杀。

    叶云目光一凝,沉声道:“少,火兄,你们帮我照顾好兰诗,这一次的万妖山主要针对的人是我,只要我将他们引开,你们才能脱离危险!就算有人跟着你们,以你们的修为,也可以化险为夷!”

    “不!叶哥哥,我要跟着你!就算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李兰诗美眸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不愿意离开叶云。

    叶云柔声道:“兰诗,听我的。我大仇未报,又怎么会轻易的去死?我不死的情况下,你们必须要保证活下去,我们这样分散了他们的追击,这样对我来说,也大大的增加了我活命的机会啊!”

    李兰诗被叶云这么一说,显得有些慌乱,她只知道自己心里好害怕,不想离开叶云,就算真的死了,只要和叶云在一起,对于她来说,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经历了一年多的重重险阻,这才找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叶哥哥,可是现在却要因为逃命,又要分开么?

    不!李兰诗绝对不愿意!可是现在修为尚浅的她,若是执意跟着叶云,对他会有帮助么?现在的她只会是累赘,就像他所说的,分开了能增加活命的机会!

    最早便跟在叶云身旁的贺刚同样摇头道:“叶老大,我们又怎么能弃你而去!老贺我就跟着你,生死与共!”

    “对,我陈玉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现在追来的人修为太高,老大你根本就对付不了啊!”陈玉急忙附和道,他也一样不愿意离叶云而去。

    笑少点了点头道:“不就是一个道宗八阶的修者么?哥几个一起上,揍他丫的!”他竟然一副跃跃欲试的感觉,摩拳擦掌,就想转身迎战对方。

    火望同样战意盎然,他根本就不需要用言语表达,那一双火红色的眉毛跳动,双眼之闪烁的是如同火焰一般的光芒。

    叶云心下感动,没有想到在危急时刻,依然还会有人对自己不离不弃。然而他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为了自己送死。

    “不行,你们只有活着,我才放心!就算我死了,你们活下来,以后也才会有给我报仇雪恨的机会。可是如果我们都死了,谁来为我们报仇!”叶云声音低沉,急切的说道。

    众人顿时无言以对,“是啊,要是都死了,谁来报仇?”可是让他们弃叶云而去,他们同样也做不到!

    叶云迅速的说道:“你们听我的,这里已经是云家的疆域,只要都能逃出去,我们在云家的帝云城相聚!”

    “这!好!”第一个答应的是火望,他们几人当,恐怕只有他能理解,能懂得对方的心思。

    叶云点头道:“你们几人当,唯独只有火师兄行事最为沉稳谨慎,为了你们自己的小命着想,你们也必须听他的!”

    “叶哥哥……”李兰诗美眸泛着泪光,心的不安变得更为明显。

    叶云神色严肃的说道:“好了,你们快走!我来战他!”说完将李兰诗一把推向火望。

    “叶老大,保重!”贺刚和陈玉相适一眼,目光看向叶云,不约而同,敬重的说道。

    “叶哥哥,我等你!”李兰诗美眸泪光闪烁,泫然欲泣。

    火望点了点头,而笑少则是笑道:“叶师弟,我们帝云城见!本少相信你,你小子可不是短命之人。兄弟几个还等着一起吃熊掌鹰翅呢!”

    叶云哈哈大笑,这笑声透露着自己的坚定,活下去!

    “想要我的命。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去拿!”面对迎面而来的相对于道宗境八阶的五阶妖修,叶云毫无惧意,现在没有人在自己的身旁,他也可以完全的释放出自己的战力。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战力,究竟有多强!

    如果这名妖修迫使叶云拿出所有的底牌的话,自己根本不会死!身为天道玉心的宿主,他又怎么会死?

    “吼!”叶云的眼眸闪烁着紫金色龙影,瞬间合成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在叶云的身后,“天龙步!”

    他因为修为并没有达到道宗境,根本不能御使天地之力,做到真正的腾空飞行。此刻的他在山地飞驰,选了一个偏僻的方向,与火望众人相反。

    “嗖……嗖……”叶云的脚下,轻踏着树枝,自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闪失,全力以赴,逃!

    追来的妖修,乃是万妖山之,极其强大的一种灵兽存在,灵蜥。

    “有本事你就来杀我!”叶云丢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狂奔。不到逼不得已,他也不想与对方拼的你死我活。

    灵蜥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小子,真把我当成了苍鹰和黑熊那两个废物了么?今日本座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差距!”

    他并非擅长御空飞行的妖兽,然而因为修为的强大,本人便已经拥有了极快的速度。在山林之,追杀叶云的话,他们更是游鱼得水。若是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叶云的下场只会有一个。

    叶云哪里敢去与对方一战,他要尽一切可能的逃离,只有活下去,自己才有机会报仇,才有机会踏入巅峰。

    幸而万妖山的妖修认为这一次由灵蜥出马的话,叶云必死不可,故而并没有再派遣其他的妖修。

    灵蜥非常享受叶云的畏惧,并没有急着将叶云斩杀,他喜欢看着自己将要斩杀的猎物,那一种绝望,那一种无力回天的痛苦。让自己的猎物在绝望,被撕成碎片。

    那样的猎物,也是最为可口的美味。灵蜥更喜欢看到人类修者吓得屁滚尿流,在自己面前磕头如捣蒜的求自己,那一种生杀予夺,高高在上的掌控感,让灵蜥迷醉。

    两人就这么一追一逃,因为叶云对地域并不熟悉,故而没有向着山外走去,反倒走入了山脉的深处。

    终于似乎距离方才的地域,已经有了大半天的路程之后,叶云停下身来,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散发着锋锐无匹的杀意和剑意,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远处悠然追来的灵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