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兽之术,与先前神秘老者教授叶云控制云梯的方法,大同小异,故而叶云只是琢磨了一下,便已经学会。

    看着脚下的灵蜥,他冷笑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理由……”灵蜥顿时愕然,让他说理由,还真说不上来。

    叶云见对方迟疑,冷哼道:“既然没有理由的话,那为何不杀你?你没有让我不杀你的理由,我却有必杀你的理由!”

    说着他的拳头便要挥下去,这一拳已经不是先前单纯的力量了,叶云已经运转了力道之法,若是真的被打,灵蜥会立刻毙命。

    “这……”灵蜥感受着头顶上那强大的气息,绝对不会怀疑叶云会一拳打爆他的脑袋,仅剩下的一只眼睛急忙转动,“我……我还有价值!”

    叶云嘴角扬起一丝淡然的笑意,淡然道:“有什么价值?我劝你说话不要吞吞吐吐,我耐心有限,这拳头举着也累,说不定砸下去,你一命呜呼,肝脑涂地,可别怨我……”

    “我可以尊您为主!”灵蜥满心苦涩,以他的强大,本来是来追杀叶云的,却没有料到,现在被人骑在脑袋上暴打,命都在对方的一念之间。然而身为妖兽,最痛恨、最耻辱的事情,就是认人类修者为主,成为人类修者的坐骑和兽宠。

    叶云眼闪烁着一抹喜色,以后多一个堪比道宗境八阶的强大助力,这个时候他倒是在琢磨,要不要多奴役几个妖兽。

    神秘老者似乎知道叶云心所想,嗤笑道:“小子,老夫劝你还是熄了这个念头,你要是正的见到妖兽就收的话,恐怕你很快就会成为道武大陆的众矢之的。不论是人类,还是妖修,都会将你视为眼钉!人,要会知足!”

    叶云顿时醒觉,识海传出神念,说道:“前辈所言极是,是晚辈心生贪念了。”

    随即他的目光落在脚下的灵蜥身上,冷声道:“既然如此,你放开心神,让我施展奴役之术!”

    “这……”灵蜥有些迟疑,不过他浑身一个激灵,已经感受到了头顶上的寒意,急忙应命。

    当灵蜥放开心神之时,叶云一声低喝,一张嘴,一滴散发着紫金色光芒的鲜血飞出,消失在灵蜥的眉心。

    灵蜥庞大的身躯一震,在他的眉心深处,叶云的身影烙印在他的魂魄之上。叶云有一种生杀予夺的感觉,从现在开始,这个妖兽的生死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叶云并没有想到下来,而是在灵蜥庞大的脑袋上盘膝做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叶云神情淡漠的问道。

    灵蜥敬畏的回答道:“回禀主人,小的叫龙西。”他是一个机会找平衡的人,仔细的打量自己的新任主人,这才发现,面前的这个人类修者是多么的年轻。

    年纪轻轻就有了现在的成就,这完全可以说明了此人的天资如此卓绝!据他所知,就是整个道武大陆,也未曾见到过这般惊才艳艳之人。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坦然接受了。

    叶云平静的说道:“从今往后,你若忠心跟着我的话,我也不会亏待了你。日后待我踏上巅峰,要么给你自由,要么给你更高的成就!”

    龙西的一只独眼闪烁不定,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或许有悔恨,或许有期望。

    叶云来到这个山脉,已经足足有了十天,他不知道天云宗的精英弟子究竟怎么样了,此刻的他甚至不敢往回走,想到临走之时,陈轩告诉自己的话语,叶云更是担忧。

    他坐下的灵蜥却是一点脾气都没了,面对这个年轻的主人,这几日的相处,已经让他完全接受臣服,尤其是想到了叶云的那些不知名的恐怖手段,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这一日,他们来到了一处山谷内,只见山谷之天地灵气浓郁,竟然堪比天云宗的云岛。山谷飘荡着灵气化成的云朵,极为美丽。灵草遍地皆是,一湾溪水缭绕其,在溪水的旁边,坐落着一间茅屋。

    “主人,这里很适合修炼……”龙西神情一振,原本被叶云刺瞎的左眼,也治愈了伤势。两只大眼睛眨了眨,对于这个山谷极为好奇。

    叶云点了点头说道:“此处有人居住,我们一同上前问下路,明确了方向之后,便离开,莫要打扰了他人。”

    “这……”龙西踌躇不前,迟疑道:“主人,若是我们遇到了隐世高人,对方又要对我们不利的话,怎么办?”

    “嗯?”叶云愕然,一想龙西说的倒是很有道理,不过若真的有什么隐世强者的话,要对自己二人不利,那也不会有什么机会说话了。

    叶云淡然道:“走吧,若真的有隐士高人,恐怕早已经发现了你我二人,更何况你我也没有什么值得高人图谋的。”

    当灵蜥驮着叶云来到那茅草屋数十丈之远的时候,叶云示意他停下,这是对茅草屋内的主人的尊重。

    “吱呀”一声,并没有让叶云等多久,一道亮丽的身影走了出来。

    看见来人,叶云顿时愕然,他无论如何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名女子,一身似水似云的水蓝色长裙,云鬓峨峨,身形娇小玲珑,绝美无暇的美貌,如同云仙子。

    叶云顿时目瞪口呆,痴迷不已,他并非没有见过绝色的美女。天魔宗姚蓉性感火热,李兰诗更是我见犹怜。然而让他痴迷的是,对方身上那一种如同云朵一般的气质。

    就好像此女是从云里来,又回到了云里去,缥缈若仙,踪迹难寻。那一种感觉,便已经让叶云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那女子显然见到了叶云和他坐下的妖兽出现,也极为诧异,漂亮的眉毛轻轻跳动,看着叶云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来到了这里?”

    “呃?”叶云顿时醒觉,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唐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女孩子这样去看,若是被有心人知晓的话,定然骂他轻薄。

    叶云回过神来,尴尬的笑道:“在下乃是一介散修,叶云。偶然途经此处,进入山谷叨扰,也是想询问下去路,还往姑娘见谅。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那女子嫣然一笑,就如同花仙子一样,淡然道:“我叫云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