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宗宗主楚天墨朗声大笑道:“幽梦女王的意见不错,白江秋,我们也明争暗斗的有两百多年了吧?看在老相识的份上,以后你臣服于我天魔宗,我定然将你当做自己人,如何?”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闻言脸色一变,让自己带着全宗上下的长老弟子投降,沦为阶下囚,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做得出来?随即冷笑道:“楚天墨你既然说我们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清楚本宗的脾气么?”

    鬼冥宗掌教鬼见愁冷笑道:“白江秋你如此不识抬举,难道你想让道修在道武大陆绝迹不成?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道修若是能踏平我鬼冥宗的话,我全宗上下,定然马首是瞻。”

    楚天墨一挥手,冷哼道:“好了别说这些不切实际的了,现在的事实是我大势力将要踏平天云宗。天云宗要么归降,要么灭亡!”

    万妖山女王幽梦娇笑道:“当然我们也并非不近人情,凡是弃暗投明者,我们宗都欢迎加入,只要天赋卓越的弟子,入我们宗,都会得到所有修炼资源的支持。”

    天云宗弟子顿时哗然,在面对生死的时候,这也的条件无疑是诱人的。谁也不想死,更不想大好年华,化作一抷黄土。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当要面临生死的时候,更多人选择的是活下去。

    也不知道是何人带头喊了一声,便纷纷有人跪了下来,仅仅只是片刻的工夫,原本聚集在天云峰广场上的天云宗弟子,跪倒了一大片。

    最后只剩下了天云宗道师境以上的弟子,这一群弟子,也同样是天云宗的精英弟子。其也有人面面相觑,甚至有人意动,想要投降。

    而执法殿的长老和执事,也是天云宗最为忠诚的门人,见到那些纷纷叛变之人,悲愤不已,很不上上去便一剑斩杀。

    白江秋和余天神色痛苦,本以为天云宗的劫难至少也要百年以后,到了那个时候,陈轩和叶云以他们的天赋,也成为了整个道武大陆的巅峰强者。到了那个时候,天云宗何愁不兴?

    可是一切都来的这么快,天魔宗、鬼冥宗、弯万妖山同时来到了天云峰,五行门,霸武门、云家竟然根本不知晓。究竟是他们不知晓,还是知晓了放任?

    白江秋身为天云宗的掌教,想到了这其的种种,不禁害怕而无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好了,随他们去吧。或许他们选择离开,未尝不是好的。为我天云宗留下些传承,也是好的。”

    余天悲痛不已,他双眼通红,忍不住就想冲出去,斩杀了这些入侵的修者。然而他并非不理智之人,只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当白江秋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顿时又有弟子向前走去,这一次走向前的都是道师境以上的弟子。最后留在天刑台旁的弟子,居然仅仅只有十九人。一名道帅境弟子,五名道宗境弟子,八名道师境和五名道长境弟子。

    “好,好,好!哈哈……”看着面前的弟子,白江秋如同疯魔一般的狂笑起来。苦心经营的宗门,在强敌欺压上门,竟然弟子尽皆投降叛变。难道天云宗就这么不得人心么?

    那要天云宗何用?要他这个掌教何用?白江秋心灰意冷,却突然间耳边响起晴天霹雳的喊声:“掌教小心!”

    白江秋顿时醒觉,身后传来了破风之声,和怒吼声。他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余天竟然挡在了自己身后,和大长老余天战在了一起。

    “大长老,连你也想要白某的性命么?”白江秋神色痛苦,他没有料到,众人也没有料到,一直以来最为和蔼可亲,最为公正严明的执法殿大长老,竟然对掌教动手了。

    如果不是余天出手拦住的话,恐怕白江秋不死也是重伤。

    “余天,又是你!上次若不是你阻拦的话,恐怕严松已经被杀,这一次还是你拦着我!”大长老钟际尘似乎变了一个人,飘逸出尘的气息,当然无存,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极为森然。

    余天神色痛苦,不想去看钟际尘,悲声道:“大师兄,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背叛宗门?”

    钟际尘冷笑道:“因为我的血液里流淌的是鬼冥宗!”这个时候,他不再掩饰,从他的身上冒起了森然的鬼气,而他的脸庞,也变成了冒着黑气的鬼脸。

    “你……”白江秋和余天骇然失色,连连退步。

    白江秋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声道:“如此说来,真正的大长老早已经死了?而一切的阴谋都是由你在左右?你的徒弟叶风,是被你所害!”

    钟际尘得意的笑道:“当初钟际尘血洗天魔宗的分舵,被天魔宗长老追击,身受重伤。正好被我鬼冥宗,围困。本座出其不意的夺舍了他!”

    “夺舍……好狠!”余天眼闪烁着寒光,只要是修者都清楚夺舍的真正含义,那就是原本被夺舍之人的魂魄,已经被真正的毁灭。

    “大师兄……原来当年你意气风发的灭杀天魔宗的魔人之时,已经遭到了这些人的算计之。”余天已经流满了泪水,当年那和蔼可亲的大师兄,亲如兄长,却遭奸人所害。

    “孽障受死!”骤然间虚空之,响起一声大喝,一道青色的雷霆倏然间劈向钟际尘。

    钟际尘脸色一变,冷哼道:“严松,你不是已经成了废人了么?”天云宗所有人,都在他的算计之。故而他设下一步步的圈套,将严松此人险些废了。

    唯独没有料到的便是叶云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若非叶云出现的话,恐怕严松早就死了。然而现在的严松修为更加精进,哪里有因为降职受罚的委屈。

    严松眼泛着凌厉的杀气,淡然道:“我与余天早就怀疑你有鬼,只是我二人一直认为是大师兄变了,可是谁想到大师兄早就遭到了你的毒手!今日即便老夫身死道消,也要为大师兄报仇!”

    钟际尘阴恻恻的说道:“就凭你够么?”他的双眼泛着冷厉的寒光,对于这些人,必杀!

    严松仰天大笑,高声道:“钟际尘,你我争斗多年,今日也是应该了解恩怨的时候了!杀!”当他放开了全身气息的时候,强大的气势散发而出,浑身闪烁缭绕着青色的闪电,道王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