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正要出手,却突然发现,一朵朵乌云遮天蔽日的笼罩向余天。堂堂妖王境巅峰的焦峰竟然要对余天动手,这让众人心惊。

    “焦峰,敢尔!”紫阳一声爆喝,抖手间,一道紫色的光芒仓促轰击向焦峰,想要拦住对方出手。

    然而焦峰似乎早有防备,冷笑一声,那乌云尽然聚散无形,躲过了紫阳攻击出来的紫光之后,又凝聚而出,要淹没余天。

    余天怡然不惧,昂首挺胸,一声低喝,万千剑光自身后飞扑而出,只是数息的工夫,这万千剑光汇聚到一起,凝聚成一柄巨大的长剑,狠狠的对着乌云一斩而下。

    “轰!”巨剑破裂,乌云散尽,而余天虽然攻击极为犀利,却因为修为差距,依然不是焦峰这个妖王境巅峰的妖兽对手,在虚空之,连退数步,脸色惨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紫阳目眦欲裂,怒吼道:“焦峰,你果然是畜生,竟然厚着脸皮,不顾身份对晚辈出手!”

    焦峰斜睨着紫阳,冷笑道:“可笑,既然是来灭宗又何必讲究什么身份?更何况,你方才不也对鬼冥宗的宗主出手了么?”

    紫阳怒极,嘴唇颤抖着指着焦峰,点头道:“好,说的好!”这都是你们逼我的!钟来!”

    只见紫阳双手掐诀,双眼圆睁,一道道金光自手传出,迅速的飞向云岛之。

    一道悠扬的钟声响起,落在众人的心,顿时不约而同的为之一振。天云宗众人心神一震,有的人脸上闪过迷茫之色,“这个时候为何天运钟响起来了?”

    钟声一声声的响起,一声比一声强烈。而蛟龙焦峰、天魔宗宗主楚天墨、万妖山女王幽梦,甚至连一直阴沉着脸的钟际尘都为之变色。因为这钟声听在他们的耳,心神都为之震动,元神似乎都要被震散。

    钟际尘脸色大变,要说他们之,最为了解天运钟之人,就是他了。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这天运钟竟然如此可怕。

    楚天墨低吼道:“钟际尘,天云宗有如此可怕的神器,你为何不说?”他认为这都是钟际尘故意不说,就是想看到众人的伤亡。他甚至都怀疑,现在的钟际尘是否是鬼见愁的亲弟弟。

    钟声方落,光芒闪烁,紫阳的手,出现了一璀璨的金钟,流光闪烁,一股可怕的力量从蔓延而出,仿佛有低沉的钟声在颤响,直接响在众人的心,似蕴含着大道的力量。

    焦峰怒吼道:“都别留手了,杀!”说完之后,竟然发出一声龙吟,直接恢复妖兽的本身,一条长达数百丈的灰色蛟龙,盘旋在天云峰之上,昂首咆哮。

    “轰!”一声巨响,焦峰所化的蛟龙,一个神龙摆尾,狠狠的抽打在了悬浮在天云峰之上的云岛。

    云岛震颤,摇摇欲坠,“轰!轰!轰!”又是一连下,重重的抽打在云岛之上,焦峰竟然要先回了天云宗的云岛。

    道武大陆之上,道王境的巅峰强者,乃是这片天地之的王者,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毁灭已经没有力量防护的云岛,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在第下之后,云岛彻底的毁灭,山石如流星一般坠落,其上的亭台楼阁,仙禽灵草尽皆随着毁灭的云岛,化作了飞灰。

    在场所有天云宗的弟子,都面如死灰,云岛乃是天云宗的象征,象征着天云宗的辉煌,象征着天云宗的荣耀,然而却在灭宗之日毁灭。

    紫阳眉头一挑,一声怒斥,“焦峰,你这是找死!”只见他手掌一颤,震在天运钟之上,顷刻间天运钟化作数十丈大小,下方的口朝着焦峰张开,一股可怕的漩涡力量出现,要将数百丈的蛟龙吞入其。

    “嗡、嗡……”响彻天地的声音,随着天运钟回荡,震得大势力之人只感觉气血翻滚,而焦峰更是不济,不停的咆哮,数百丈的身躯摇摇欲坠。

    “收!”紫阳一掌打在了天运钟之上,让天运钟颤抖不休,似乎不将虚空盘旋的蛟龙吸入钟内不罢休。

    在天运钟的面前,妖王境巅峰的焦峰,也只有挣扎的份,足以看出这天运钟的可怕。众强者纷纷猜测,这突然出现的天运钟究竟是什么等级的神兵?

    白江秋大喜,连他这个掌教,都不知晓一直以来在宗门道礼才会敲响的天运钟,会有这样强大的攻击力。唯独只有守护宗门的紫阳,这样最古老的存在,才真正的知晓,这天运钟的恐怖。

    “轰!”焦峰不停的怒吼挣扎,乌云翻滚,终于挣脱,巨大的尾巴狠狠的抽向余天众人。

    紫阳冷哼了一声,身形一闪,将白江秋、严松、紫星、余天四人守在身后,巨大的天运钟挡在身前,与此同时,也挡住了焦峰的强力一击。

    “当”一声巨响,钟声响彻全场,而焦峰更是一声痛呼,虚空鲜血飞洒,以蛟龙肉身的强悍,遇到了天运钟的强大防御力,竟然也无法攻破,甚至还受伤了。

    “好强的防御力量!”人群神色凝固,盯着林枫天运钟,然而掌控天运钟的紫阳,似乎也遭遇到了这一击的创伤或者反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走!”紫阳面前的天运钟突然大放异彩,瞬息传出“嗡”的一道可怕声响,将白江秋几人都笼罩在了里面,又是一声钟鸣,虚空仿若因为这一声钟鸣,荡起了层层的涟漪,虚空瞬间不断的崩塌。

    “不好!”焦峰众人纷纷变色,想要上前拦住天运钟,却见到天运钟的强大,根本不敢上前,而受到钟声波及的大势力精英弟子,顿时如同瓷器一般,直接被震成了灰烬。

    待的虚空恢复平静,天运钟早已经带着紫阳众人消失在天云峰上,没有了踪迹。

    焦峰化作了人形,脸色极为阴沉,昂首看着虚空,冷哼道:“还是让紫阳这个混蛋跑了!”

    钟际尘同样恨声道:“天云宗这几个修为最强大的,都跑了,若是不能尽快斩杀,后患无穷!”

    幽梦因为身受重伤,脸色惨白,心有余悸的看着破败不堪的天云峰,摇头道:“这一次,我们对天云宗的实力估算错误。若非那金钟太过强大,紫阳也无法真正掌控的话,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天魔宗宗主冷哼道:“天云宗已经灭亡,现在我们需要商谈的是利益的分配……”

    骤然间,天云峰突然发生了震动,仅仅只是数息间,地动山摇,仿若天云峰要坍塌了一样,众强者脸色大变,难道天云宗紫阳等人还留了什么后手不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