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云城屹立在行云河的河畔,而行云河之所以如此称呼,正因为此条河流,源于五行门的五行山脉。贯穿了五行门和云家,还有天云宗的势力范围。由西向东,注入天渺海。

    又因为云家与五行门的微妙关系,故而帝云城的位置,又在靠近五行门边境之地。

    叶云这一路上,隐藏了修为,与云卿一同坐在同样隐藏了修为的灵蜥身上。虽然遇到过搜寻的万妖山妖修,包括一些神秘的黑衣人,但是并没有人再对叶云出手。

    然而叶云迫不及待的想要达到帝云城,与李兰诗众人汇合,天云宗已灭的消息,必须要让他们知道。

    云家,无异于是这一片区域绝对的统治者。让叶云看来,这一片区域比天云宗还要繁华,尤其是越靠近帝云城的城池和区域。

    这些繁华,也无疑证明了云家的历史和强大的实力。云家作为道武大陆之上,最为古老的统治家族,其手段,也同样是其他宗门无法相提并论的。

    帝云城的繁华富庶,整座城池的雄伟和古朴,都震撼着叶云。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般富庶的城池,故而站立在城门口,惊得目瞪口呆。

    反倒是云卿似乎并没有去在乎这些,又或者已经习以为常。尽管她绝美的容颜用轻纱掩住,那曼妙的娇躯,依然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灵蜥已经因为叶云的要求,化作正常大小,跟在叶云的身边,同样也隐匿了修为,让人看去,仅仅只有四阶妖兽的实力。

    云卿轻声笑道:“叶公子,我们也到了帝云城了。不如就让小女子一尽地主之谊?正好叶公子也没有什么地方落脚,关于你的朋友,我也可以安排家族的人去寻找。

    关于云卿的真正身份,根据姓氏,叶云也可以猜测到对方乃是云家之人,而根据云卿自己所说,她乃是云家的一个旁支血脉,故而不能进入帝云城的皇城之。

    叶云神色淡然的说道:“那就要麻烦云姑娘了……”

    云卿点了点头,便带着叶云走入帝云城。

    帝云城内,道路宽广,各种商铺,酒楼,应有尽有。叶云看到了修者,也看到了凡人。而很多修者竟然都散发着道宗境的强大修为。

    这不由的让叶云为之震撼,他在天云宗的天云城,因为天云宗的要求,所有修者隐匿修为进城,故而与帝云城的区别极为明显。

    这里的才是修者的城池!帝云城吸引着道武大陆各地的修者前来,恐怕也正是因为帝云城繁华的主要原因所在。

    云卿带着叶云来到了帝云城一处较为偏僻清净的地方。一座等的宅院前,却出乎意料的极为热闹,竟然全是相貌俊秀的青年修者,足有十人之多。

    “云卿……快看,云卿回来了!”人群一名相貌俊秀的青年喜悦的惊呼道。

    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似乎他们知道云卿今日归来,又似乎云卿对于他们来说极为重要。

    叶云眉头轻轻皱起,这十名青年锦衣华服,居然全都是道师境的修为,虽然在他的眼依然不够看,但是在帝云城,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到一起,在等云卿,就足以说明,云卿的身份,恐怕不仅仅只是旁支血脉这么简单了。

    云卿见到在场众人,没有什么太多的以外,显然在意料之。她缓步上前,声音清脆悦耳的说道:“各位公子能来迎接云卿,云卿很感动。不过云卿喜欢安静之地,你们在我家门口这般闹腾的话,是不是有点……”

    她话语说的委婉,也表达出了对这些人的不满。不过这些青年显然没有将她的不满放在心上。

    一名挺拔的青年,低笑道:“云卿说的对,我们在门口胡闹算什么?还不都让开,我们有什么事,进去说,在这里成何体统?”

    “张青,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站在这说话,太亵渎佳人了。”另一名青年急忙附和道,似乎急于想在云卿面前表现自己,引起云卿的关注。

    即便云卿性格淡然温柔,遇到这一群得寸进尺的人,也不由得娥眉轻蹙,这些人太烦人了。

    突然那名叫张青的男子,将目光落在了叶云的身上,剑眉倒竖,冷哼道:“这是哪里来的生人,小子,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在这是不是太碍事了?”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众青年才将目光落在叶云的身上,不过他们想到云卿是与这个小子同时归来,心顿时很多想法浮现。更有人眼寒光乍闪,嫉妒的目光,杀意毫不掩饰。

    叶云本来还在琢磨着云卿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却没有料到这群人将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更是莫名其妙的一群人对着自己有杀意。

    那张青见叶云没有回答他,反倒是愣神,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顿时脸上轻蔑的笑了,“小子,你是哑巴,还是呆子?本公子问你话呢!不说话就滚一边去!”

    另一名青年冷哼道:“一个废物而已,竟然还想在云卿左右,除了身旁这个四阶的妖兽有点看头。小子,把这个妖兽留下,你赶紧滚吧!”

    张青笑道:“看在今日云卿回来的份上,留下妖兽,本公子饶你一命!”

    云卿的脸色也变了,她没有想到这群人竟然如此过分,本来性格如云淡然的她,也不禁有些生气,声音清冷的说道:“张青,你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叶云乃是我请来的客人,请你们放尊重点!”

    那张青虽然跋扈,但是对云卿确实极为爱慕,不敢让佳人动怒,急忙陪笑道:“云卿莫要生气,我这不是怕此人居心叵测,对你有什么企图么?云卿你太善良了,不知道现在人心险恶啊。而且你的身边怎么能有废物留下?”

    在他看来,叶云年纪轻轻,会有什么修为,自己已经到了道师境二阶,已经极为天才了。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没看出叶云的修为,并非叶云废物,而是叶云的修为高于他的缘由。

    叶云现在算是回过神来,弄清楚其缘由了,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看来红颜祸水,自己反倒是遭了无妄之灾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