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青的话才说完,整个人就发出一声惨叫,飞了出去。

    本来还想说话的其他纨绔子弟,顿时止住话音,骇然的看向叶云淡然的收回了脚。

    “咳咳……”张青如同一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鲜血。他挣扎着爬起身来,脸色惨白,目光呆滞,突然发疯了一样,冲向叶云。

    张青状若疯魔,尖声喊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竟然敢废了我的修为!我要你死,我要你身边的人都死!”

    这回众人算是明白了张青疯魔的原因,在强者为尊的世界,有一个高贵的身份,是一个人可以骄傲的资本,但是没有修为的话,就会失势,在家族里没有任何地位。

    叶云不仅废了他的修为,还同样毁了他的前程,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如何让他不疯狂?

    云卿花容失色,她没有想到叶云会这么果决,直接废了对方的修为,这回事情真的是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张青的身份极为特殊,要说云家是帝云城的主宰,那张青的家族,也同样古老,一直以来,家族世代子孙都尽心辅助云家执掌天下。

    到了张青这一代,嫡系之,只有名男丁。而张青因为擅长左右逢源,特受到家族长辈的宠爱,不然也不会这般骄横,可是谁想到,张家的公子就被叶云一只脚给废了修为。

    谁也不会想到有人敢在帝云城,张家的家门口,谋害家族嫡系。这无疑于是损害了张家的利益,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已经有人暗通知了张家,很快就会有人来此。

    “砰!”叶云面无表情,又是一脚将张青如同沙袋一般,直接踢飞了出去。

    叶云一直以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既然已经得罪了对方,对方又想让自己死,不如就彻底的废了对方。

    他那一双棱角分明的双眼,闪烁着寒光,毫不掩饰的杀意看向其他的纨绔子弟,要想不留后患,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斩杀,然后离开帝云城。

    可是他无法对云卿下手,自己若是一走了之的话,即使云卿的身份高贵,恐怕也无法脱离的了张家的毒手。

    叶云来到了云卿的身旁,歉意的说道:“云姑娘,对不起。似乎叶某给你惹麻烦了。”

    云卿美眸之,虽然有一丝惊讶,但是很快的就恢复了镇定,摇了摇头道:“叶公子这是哪里的话,分明是云卿给你带来麻烦了。早知道如此的话,我……”

    叶云淡然一笑,说道:“既然是我叶云一人所为,自然是我一人承担。张家出了这么一个废物,若是因为一个废物丢了脸面,就来找我讨回颜面的话。叶某很期待,张家会派遣出什么样的高手来杀我?”

    “期待?”众人都傻眼了,一致的认为叶云绝对是个疯子!换了是谁,废了张家的少,也要立刻潜行逃走帝云城。可是叶云却还如此嚣张张扬,这不是在找死么?

    云卿虽然居住的地方较为冷清,但是因为叶云和张青发生争执,很快便被人给挤满了,都是来围观看热闹的。

    叶云话音方落,便有一道冷漠声音响起,“阁下道师境四阶的修为,即便年少有为,天资绝顶,也不应该如此目空一切,来到帝云城闹事吧?”

    骤然间,场突然出现了数人,让叶云目光一凝,不过很快便已经释然,面前出现的都是道师境五阶之人,即便是刚才这位带头说话的男子,也只有道师境六阶罢了。

    那为首之人,眼眸泛着森冷的寒光,身上隐隐间透露着杀意,很显然是一个经常杀人的修者。而当他的目光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张青的时候,甚至极为不恭敬的冷哼了一声,“你二人上去,将少爷带回去疗伤。”

    张青的双眼呆滞,如同死狗一样的被两名手下抬了起来。他指着叶云,尖声喊道:“李牧,快杀了他,杀了他!”

    这李牧乃是他的二哥的心腹,平日里因为自己乃是少爷的身份,对自己也毕恭毕敬,而自己的二哥对自己更是关心,故而他一出事,最先出现的张家之人便是他二哥张南的手下。

    李牧神色淡漠的说道:“此人敢伤害少,李牧自然会出手斩杀,让人知道我们张家的威严,没有人可以亵渎!”

    只是李牧看向他的目光,不由的让他一怔,那是一种不屑,没有一丝同情,顿时让他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原来平时他们对我的恭敬都是装出来的,都是因为我是张家少的身份……”张青心如死灰,他清楚的知道,因为自己成了一个废人,在张家已经没有任何争夺张家族长的权利。

    这一切都是因为叶云,他恨,恨所有人。他后悔,后悔为何会去招惹叶云!可是这一切都迟了……

    云卿神色焦急,上前说道:“李牧,此事……”她话未曾说完,便被李牧挥手打断了。

    “云卿姑娘,此人身为您的客人,我张家自然不会对他动手。但是他不该得罪了我们张家,还将少废了。等族长震怒的话,恐怕小的也担待不起,还望您能体谅。”李牧言语极为客气,或许是因为云卿云家之人的身份,但是又有一种不屑,似乎若非云卿乃是云家之人的话,他根本不会去多看一眼。

    “好一个狗眼看人低,再怎么厉害,你只是张家的一条狗而已。你们家的主人绳子没有拴好你,放你出来就咬人么?”叶云面无表情看着来人丝毫无惧,嗤笑道。

    人群闻言顿时沸腾起来,李牧身为道师境六阶的强者,在帝云城内,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再加上他乃是张家之人,一般人根本不会愿意得罪于他,可是谁曾想到尽然还有人敢当街辱骂对方。

    这个年轻人不仅废了张家的少,还敢辱骂张家二少的心腹手下。这是在挑衅张家!等于给张家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

    李牧闻言,骤然一转身,眼眸的寒光,连带着身上涌起的杀气,强大的气息迸发而出,一柄长刀顿时显现而出,凶猛的斩向叶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