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这剩下的几人,都死在了叶云和龙西的手,而那剩下的九名纨绔子弟,哪里敢轻举妄动?甚至连走都不敢走。

    在他们的眼叶云就是一个疯子,连张家的少爷都敢废了,连张家的高手都敢杀了。谁敢保证叶云不会对他们动手?这个时候,他们连和叶云作对的想法都不敢有。

    叶云神色淡然,似乎对于他来说,杀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他的目光落在云卿的身上,这位气质空灵的女子,通过这段时日的相处,竟然让他有些不舍。

    可是一想到会连累了对方,又不得不走,他深吸了一口气,来到云卿的面前,拱手道:“云姑娘,给你带来了麻烦。叶某已经无颜在此。这段时日,打扰你了,你我有缘再会!”

    “龙西,我们走!”说完叶云飘身上了龙西的背部,脚踩在其上,随着龙西的身形连闪之下,离开了此处。

    云卿怔怔的看着叶云离开的身形,竟然有些怅然所失的感觉。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又温尔雅的男子,又时而霸气凌云,让她的芳心也禁不住触动。

    她的目光恢复了平静,看着面前的其余纨绔子弟说道:“今日之事,云卿希望各位引以为戒,莫要走了张青的老路。至于张青一事,我会禀明父亲。”

    “是……云姑娘早些休息,我们这就告辞!”其一名青年急忙躬身说道,似乎对于云卿提及到她的父亲,甚是畏惧。

    云卿摇了摇头,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之。

    过了片刻工夫,一道道强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云卿的居所前的街道上。为首一人,神情含着怒色,俊秀的面容,饱含着杀气,有人认识,此人正是张家嫡系二少爷张南。

    “给我查,找出来下手之人,我不想看到他活着!”张南目光盯着云卿居所的大门,冷声道。

    “是,公子!”他身后的数道身影,速度极快的冲天而起,全部都御使着道器离开了此处,想来是在寻找叶云的下落。

    围观的人群,有人感慨道:“可惜了,那小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却太过狂妄,惹上了不该,也不能惹的人。方才这些张家的修者都是道师境高阶的强者,最低修为都有六阶,最高的有八阶,看来这个年轻人凶多吉少咯。”

    张南却在心冷笑道:“整个张家,包括帝云城,都知道我与弟关系最好。其实我只是想让他,永远都没有机会争夺家主之位。没有想到,这个外来的年轻人目空一切,竟然帮了我大忙。老啊,做一个废物,也总比丢了性命强。待我除掉大哥,以后定然会好好对你。”

    谁也没有想到,张家的二公子张南心会是这样的想法。众人只知道张南带着张家的一众高手出现,要么兄弟情深,为张青报仇,要么就是斩杀叶云,为张家挽回颜面。

    张南并不担心家族的高手找不到叶云,在他的眼里,叶云已经是一个必死之人。

    他将目光落在云卿的居所大门上,缓步上前,神色竟然恢复成了儒雅的模样,敲了敲门,扬声道:”听闻云卿你回来了,张南特意来看看云卿,不知可否进来?”

    云卿的声音淡然从院落传来:“二公子你若有事的话,他日再说吧。今日云卿刚回来,有些累了。”对于这位张家的二公子,云卿没有任何好感,更不想与这一类的人接触,直接拒绝。

    张南吃了个闭门羹,倒是不气馁,不过他将手掌轻轻地放在门上,一震,将紧闭的门推开,见到云卿正有些随意的坐在院落的石凳上,那玲珑的身段,让他的双眼为之一亮。

    见到云卿他闭口不谈张青的事情,而是柔声道:“张某一直仰慕云卿,只是一直未能有暇一见。想必今日云卿受到了惊吓,不得已,张南有些冒昧的闯了进来。

    云卿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似乎也没有将方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而是不轻不重的说道:“二公子,你这般进了我的住所,莫不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不成?”

    张南神色一滞,突然想起了此处的规矩,随即神色恢复,淡然的笑道:“张某乃是担心云卿的安危,想来云卿也不会怪罪张某?”

    云卿淡然一笑,空灵的气质,让张南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他暗自在心发誓,“云卿,即便你高高在上,你也是属于我张南的!待我有朝一日,成为张家家主,再得到你的话,整个云家都会是我的!”

    “云卿自然不会怪罪二公子,但是不知道云爷爷会不会怪罪你呢?”云卿淡如流云的声音传入张南的耳,让他神色一愣。

    骤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将张南锁定,那强大的气息让他原本神情自若的心,如同被压了一块巨石,让他无法喘过气来。

    “这……这股强大的气息……”张南脸色大变,再也没有先前的淡然,他突然有一种面对家族老祖宗的感觉,即便是自己的父亲,也远远没有对方的强大气息,“道王境!”

    张南站立在院落,根本不敢动一下,深怕自己的一个举动,让对方产生了对自己动手的误会。她终于知道,为何云卿没有任何修为,却一直一个人,以云卿的美貌,在实力为尊的道武大陆无疑是危险的。可若是身后有一名道王境的强者守护的话,这个世上,又有谁能对她动手?

    仅仅只是数息的工夫,张南的额头就沁出冷汗,背后的衣衫早已经湿透了,双腿发软。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张家的小子,你的弟弟会被人废了,就是因为眼高于顶。你若是自以为是的话,老夫不希望张家绝后。”

    “前辈,您说的是,是晚辈冒犯了……晚辈这就离去……”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当性命受到了威胁之后,张南哪里还敢多想,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见到那苍老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急忙转身就走,对于身后的佳人,他已经全无任何想法。

    待张南离去,一个老者的身影自虚空出现在云卿的面前,慈爱的看着云卿说道:“丫头,你的胆子可真是大,今日之事牵扯太大了。”

    云卿见到这位道王境的老者丝毫没有畏惧,反倒是撇了撇小嘴,拽着老者的胳膊说道:“云爷爷,父皇不是一直在对这些家族烦心么?云卿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正好试探试探张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