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与妖兽龙西联手,轻而易举的斩杀了这名张家的修者。让后面赶来的修者认为他二人联手才能如此轻松,造成了这样的假象。

    随后而来的张家强者,为首的一声大喝道:“先围起来!”

    灵蜥龙西双眼泛着凶光,竟然极为配合的说道:“主人,你先冲出去,属下殿后。”说完咆哮一声,率先冲上去,向着一名挡在前方的张家修者撕咬去。

    这是一名肉身强大的武师六阶的修为,遇到凶悍的妖兽,也不敢主动力敌,急忙飞退。

    然而叶云却是把握住机会,身形一冲而上,断魂剑在手,森冷的寒光一闪而过,断魂剑上缭绕着无尽的杀意,让这名武师六阶的武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的畏惧油然而生,转身就想逃。

    然而叶云与龙西配合的极为默契,在两人联手之下,对方已经萌生退意,叶云这一剑划开了对方的胸膛。

    一旁的另一名道修,手凝结出强大的冰锥,狠狠的刺向叶云。龙西一声怒吼,身形高高跃起,竟然在叶云的身后,用强大的肉身将冰锥给挡了下来。

    灵蜥一声惨嚎嘶吼,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让张家的修者为之振奋。这强大的妖兽,已经在这一击之下受伤。

    叶云也为之一愣,虽然在战魔平原之时,他便经常隐匿修为去与低境界的修者一战,用来磨砺自己,可是那时候的他都是一声不吭,见到就战,遇到就杀。

    这妖兽身为万妖山五阶凶兽的强大存在,可以说已经修炼了几百年,灵智自然极为聪明,就看这个演技,又有谁会去怀疑灵蜥乃是强大的五阶妖兽?

    叶云同样佯装悲愤,转身怒吼道:“龙西,我来救你。”断魂剑之上,灰色的毁灭气息扩散,寂灭剑法,这个从来都没有在道武大陆上,从现在开始正式的在修者的面前崭露头角。

    就是因为根本没有人见识过寂灭剑法,故而叶云施展出来的话,也不会有人可以从招式上看出他的出身来历。

    断魂剑飞舞,死亡之气弥漫,他们根本不知道,叶云在拿他们练招。到了道宗境的他,一直以来不缺力量的积累,缺少的反倒是境界和自身习练的功法领悟。

    既然天云宗已经不在,叶云现在的修行,也只有完全去依靠自己。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不是遇上道帅境和道王境的强者,自保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叶云的目光看得远,他知道谋害自己弟弟的凶手钟际尘,乃是道王境初阶的强者,若是不能尽快的成为道武大陆的巅峰强者的话,又怎么报仇?而且他必须要有绝对的把握,将钟际尘生擒活捉了,才能知晓弟弟叶风的生死下落。

    叶云目光闪烁,心不断的思索,“我所修炼的鸿蒙天道诀,乃是尊级功法,然而前辈告知我,在道宗境之前,我只能以此功法强大自己的道力和修为。可若是想要习练出道法的话,恐怕力有未逮。不过现在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道宗境,鸿蒙天道诀之的道法,需要我自己去领悟并且创造出功法来。”

    这也是鸿蒙天道诀与其他功法与众不同的地方,天地间从不缺天才,惊才艳艳之辈,又有谁人能在修为最低之时,去开创属于自己的功法?

    然而换了神秘老者的话,“即便将第一任天心之主的所领悟的功法给你,你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也是有限的。因为那并不是你自己的道,而修炼鸿蒙天道诀,最终是要走出自己的道。”

    “既然第一任天心之主,能领悟出强大的道法,我也能!今日我便以这张家的修者,来演练出我的第一招道法!”叶云目光闪烁,脑海不断的浮现出鸿蒙天道诀的功法。

    “鸿蒙,元气也。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鸿蒙东开,天始有根。轻清上腾,有日,有月,有星,有辰。日、月、星、辰,谓之四象……”叶云心一动,万千个念头迅速的在脑海划过,手的断魂剑也缓了一缓。

    “龙西保护好我……”叶云向着龙西传出这么一道命令之后,双眼绽放着精光,竟然就这么开始领悟道法了。

    龙西一怔,按照原来的机会,不应该是先将这些张家的修者斩杀了么?可是这个年轻的主人,竟然莫名其妙的突然下达了这么一个命令。当然他不敢多想,一想到叶云的手段,他就有些胆寒。

    叶云在天云宗内,绝对属于天资纵横之辈,这样的天才弟子,有一些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也纯属正常之举。

    龙西将叶云牢牢护住,谨记叶云交代他的每一件事情。以他的强悍的实力,要将这些道师境的修者玩弄于股掌之上,还不是小菜一碟。

    张家的修者却以为这一人一兽已经身受重伤,困兽犹斗而已。

    “大家都小心点,这两个人若是能活捉回去的话,二少爷定然会有重赏!”剩余的六名修者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看着叶云,就像看着煮熟的鸭子一样。

    然而叶云却直接选择将他们无视了,“鸿蒙天道诀之,记载的这一段话,是否对应的就是道宗境?若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将毁灭之道,化作天地初开开天辟地之时,是否可以做到一阳初动,万物未生,灭绝一切?”

    随着他心的想法,他手的断魂剑动了起来,鸿蒙紫气翻腾,竟然引动了丹田内蕴含的杀气,在叶云的面前,凝聚成了一轮血色的初阳。

    这一轮初阳,形成之时,并非如同朝阳一样朝气蓬勃,而是如同毁灭的开始,这是无尽的毁灭和杀戮。

    六名张家的修者顿时心惊胆战,被那一轮血色初阳压抑的喘不过气来。一股绝望的气息袭上心头,在这一轮初阳的面前,六人同时有一种蝼蚁的感觉,在无情的大道之下,他们只有毁灭。

    在叶云身旁守护的灵蜥龙西同样惊恐的连连后退,哪里还敢站在叶云的身旁,甚至他以自身最快的速度,急忙狼狈的逃离。

    叶云原本沉醉在那种感觉之,突然心神一颤,脸色大变,一声龙吟响起,天龙步瞬息施展而出,在原地消失。

    “轰”的一声巨响,血色的初阳尚未凝聚成型,竟然因为叶云没有控制住,在围着的六名张家修者间轰然爆炸开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