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这一声巨响,即使是帝云城内,都有人能听到。

    帝云城外,冲天而起的血色光芒,那一种煞气和毁灭,让看到的人都脸色大变。很多人纷纷猜测,这定然是强大的修者,在城外厮杀引起的。

    就算很多人好奇,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查看,要知道好奇心谁都有,可要是真去了,还有没有性命回来,那就不好说了。

    事发地点,正是叶云方才所站立之地,当叶云和龙西目瞪口呆的站立在一个巨坑前的时候,傻眼了,一人一兽面面相觑。

    灵蜥龙西丑陋的兽脸不停的抽搐,心脏也忍不住扑通扑通的乱跳,“这……这个威力……六名道师境的修者,连渣都没剩下……”

    “方才这个强大的气息,定然已经达到了道帅境,才能施展出的威力……恐怕就算是道帅境前面几阶的修者,遇到了也要吃大亏……主人太恐怖了……”龙西脑袋一阵眩晕,他现在对叶云的敬畏更深了几分。

    叶云仅仅只是领悟一下功法,以道师境四阶的修为,施展出这般恐怖的招式。最主要的是,叶云根本就没有完全的掌控这一招。从现在开始灵蜥再也没有,也不敢有二心。

    “这就是鸿蒙天道诀领悟出的道法么?”叶云脸色惨白,方才之所以会失控,正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一招道法,在疯狂的吸收体内的道力,甚至是肉身之力,最主要的是魂魄之力!

    这才导致他没有办法控制住,这一招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若不是自己松手及时的话,恐怕这一招连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走!龙西,现在带我去一个偏僻的地方。”叶云二话不说,飘身上了龙西的背上,盘膝坐了下来。这里距离帝云城不远,若是有心人被吸引过来的话,以叶云现在的状况,将会是极为危险的。

    龙西心领神会,急忙施展出所有修为,带着叶云离开了此处。

    至于叶云,则是闭着眼睛,暗自调息恢复,识海之,主魂在与天道玉心内的神秘老者交流。

    “前辈,方才那一招,我该如何去控制?”叶云一想到那一招血色初阳的威力,便心有余悸。

    天道玉心二重天内,神秘老者沉吟道:“这一招的威力确实出乎预料,但是你控制不了的话,无异于玩火**。看来你的肉身之力还不够强大,而之所以会失控,最主要的还是魂魄的力量和掌控。你若是能以一分魂魄之力,精准的能控制住,再以另一分的魂魄之力去凝炼,如此应该可以收发随心。”

    叶云怔怔的说道:“如此说来,这一招岂不是鸡肋?”

    神秘老者摇头说道:“小子,只能说你走了狗【屎】运。这一招你若时能掌控好的话,其威力的恐怖,同境界之,已经无敌了。谁也没想想到你会领悟出这般恐怖的道法。第一次,就具备了这样的威力,你偷着乐吧。找个地方躲起来,慢慢的去练习。”

    叶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一直以来都没有去参悟鸿蒙天道诀,谁曾想到这尊级功法如此恐怖。看来以后自己要开创自己的招式,必须要小心。

    落云山,因常年云烟缥缈,仿若天地间的云朵,都聚集到了此处,不分天与地,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高山。也有人说,此处乃是云家的某一位先辈,在此处悟道,因得道之后,原本普通的高山弥漫了云雾,故而得名。

    然而叶云和龙西选择了此处,正是因为此处烟云缭绕,张家的修者也不会这么好寻到此处。而落云山,距离帝云城有百里之遥。这个距离对于凡人来说很远,可是对于修者来说,飞天遁地只是一会的工夫。

    叶云在此处落脚,自然是想要继续参悟那一招“血色初阳”,至于帝云城张家,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若是张家真的会因为叶云,从而触动道帅境以上的强者的话,要么丢进了脸面,要么厚颜无耻。

    他通过云梯知晓,天云宗真正的几名强者都脱身而去,只要自己在帝云城闹出更大的动静的话,想来也会前来寻他。到了那个时候,又有何惧?

    落云山的山腹之,叶云寻了一处山崖,悬崖的间,被长剑开辟出了一个简易的洞府,正好容纳他与妖兽龙西。

    叶云盘膝闭目而坐,一轮巴掌大的血色的初阳悬浮在他的右手心之。一股股毁灭的气息,杀戮的气息,不断的在其交替。

    “嗡……”血色初阳不断的颤抖,似乎又有崩溃的迹象。然而叶云却眉头轻轻皱起,他已经反复的在此处修炼这一招,有了日。这日以来,他如同疯魔一般。

    这巴掌大的血色初阳,便是他心一动,从而凝炼。这样就算失败,对他的损耗也不是太大。然而灵蜥龙西就不会这么想了,第一次威力,已经在他的心留下了不可某灭的印象,以至于根本不敢靠近叶云,深怕被血色初阳给毁灭了。

    “天地初开,毁灭杀戮,是终结也是开始。如此说来,以这一段功法来说,鸿蒙,元气也。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鸿蒙东开,天始有根……我这一轮初阳,不正是因为无根一样,故而我根本控制不住么?”叶云看着手心的血色初阳,喃喃低语道。

    叶云心一动,似乎抓住了什么,可又模糊不清,“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我辈修者,不正是要不断的修炼,去弥补自身的不足,无论是武修还是妖修,还是鬼修都是要完善自身的不足。我想我懂了!”

    一道紫色的光芒,自叶云的丹田内飘荡而出,鸿蒙紫气顺着叶云的手臂涌入了血色的初阳之。

    叶云脸上扬起一抹笑意,顺眼闪烁着金光,近乎于傻笑的想道:“鸿蒙紫气诞生于天地初开之时,而从我身上涌出的鸿蒙紫气,正好可以使得这狂躁的血色初阳,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我自己领悟开创的这人生的第一招,就叫‘血色初阳’吧。”

    想到这里,他仰天大笑,右手一抖,那巴掌大的血色初阳飞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地动山摇。然而很快叶云和龙西同时变色,因为这地动山摇之势似乎越来越剧烈了!似乎是整个落云山都晃动了起来,一个小型的血色初阳怎么会这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