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哪里会去和对方废话,既然互看不顺眼,那就决一生死吧。只见他眼凌厉的寒光一闪,右脚狠狠的一踏地面,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小心!”那修为道宗境八阶的弟子脸色一变,急忙大喝道。

    “迟了!”叶云大喝一声,一道巨大的掌印拍了过去,强大的气息让那人神色恐惧,这一巴掌竟然让他生不起任何抵抗的心思。

    “砰”的一声巨响,这名道宗境六阶的弟子,直接被拍飞了出去。场上顿时鸦雀无声,其他人脸色凝重的看着叶云,一个道宗境四阶修为,竟然可以一巴掌拍飞高于两阶修为的四大家族弟子。

    那名弟子挣扎着爬起身来,吐了一口血,双眼恐惧的盯着叶云,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方才那一巴掌多么的恐怖,让他有一种被一座小山轰在了身上的感觉,如果不是道宗境的修为,恐怕已经被拍成了肉酱。

    “就你这点出息,不堪一击,还想让妖兽臣服你?”叶云斜睨着对方,背负着双手,面对几大道宗境修者,他没有任何惧意。

    站在他身后的灵蜥,硕大的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叶云的身影在他的眼眸,变得更加的高大起来。“原来主人如此霸道!现在他的修为别说我对付不了,恐怕这些人一起上,也必败无疑。”

    一想到这些四大家族的弟子,厚颜无耻的同时攻击自己,他就忍不住想要上去将对方撕碎了。

    那名修为最高的道宗境八阶的青年,向前走来,拱手道:“这位朋友,此处乃是我四大家族所有,还望给个面子,就此离去。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在下张家张宏,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叶云冷笑了一声,两眼一翻,张狂的说道:“我和你很熟么?和你们张家很熟么?和你们四大家族很熟么?想要独自占有此处的宝藏,就直说呗,非要整的这么冠冕堂皇。”

    “啪啪啪……”骤然间大厅之响起了掌声,本来脸色有些怒意的张宏一转身,看到五人悠然的走来。鼓掌的正是前面一名阴鸷的青年,只见他看着叶云笑道:“这位兄台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宝藏有德者居之。即便是我路家也不可能敢说独有,不知道张宏你哪里来的勇气?”

    “路子其,你说什么!”张宏脸色阴沉如水,见到了来人之后,竟然隐隐间控制不住脾气,就想与对方一战。

    路子其嗤笑道:“张宏,就你还想和我一战么?你们张家的脸,都给你们兄弟人丢完了。张青自以为是,被一个道师境四阶的小子废了,而你二弟张南,派遣了家族高手去杀那小子,却都是有去无回。现在又轮到你在这里面丢人现眼……”

    这张宏便是张家的大少爷,此刻却被路子其说的脸红耳赤,虽然言辞说的极为羞辱张家,但是不可否认说的是事实。若非这路子其也是路家的嫡系的话,他定要与对方决一生死。

    “没有想到这里已经如此热闹,吴东肥你说我们是不是来的很及时?”一声爽朗的大笑传来,只见一身形魁梧高大的男子,声音如雷一般,同样带着四名体形高大的男子出现。而他所说的吴东肥,则是一名体型肥胖的男子,两只眼睛微微眯起,一直让人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叶云目光一凝,没有想到来的这几人修为,丝毫不比张家的弟子弱。尤其是后面来的这个雷鸣,浑身充满着狂野爆炸性的力量,让叶云有一种感觉,此人定然擅长道法和武技!

    再说那胖子吴东肥,一脸和煦的微笑,一团和气,让人入目一看,就知道此人是典型的八面玲珑之辈,让人看不出深浅。

    吴东肥打了个哈哈,轻笑道:“大家莫要因为宝藏伤了和气,要知道我们四大家族同气连枝,共同守卫云家,若是因此闹出了不愉快,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不如大家静下来心,好好的找寻一下此处可有什么宝物?”

    路子其揶揄道:”吴东肥,谁不知道你们吴家是我们帝云城最为富裕的家族,把持着整个云家势力的商会。看看你这一身肉,也知道你富得流油了。既然你说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不如分点丹药神兵给我们路家?”

    他虽然这么说,倒不是真的要吴东肥如此,不过四人倒是再也没有了争执,眼下四大家族的杰出弟子都到了,同时将目光落在了叶云的身上。对于这个不属于他们任何一方的修者,自然要先除掉!

    叶云暗自点了点头,心道:“这叫吴东肥的果然不简单,竟然言两语就缓解了四大家族的矛盾,先要将我解决了。”

    四大家族的杰出弟子在此,都认为叶云插翅难逃。张宏眼眸闪动着精光,冷哼道:“待会那只妖兽要归我张家所有,因为这一只妖兽,乃是叶云那小子的坐骑。若是能抓住这个坐骑,自然能找到叶云的下落,为我弟报仇。”

    张宏可是清晰的记得,当初在进来之前,家族的老祖宗张力,便暗自传音给自己,务必要将叶云生擒活捉回张家。至于这其的原因,张宏就无从得知了。

    “好,这是自然。”众人同时点了点头。而吴东肥这是眼眸骤然间精光一闪,低喝道:“快看,有一具尸体……”

    众人的目光急忙越过叶云和龙西,双眼闪烁着贪婪的光芒,紧紧的盯着上首龙椅上的尸体。

    尸体上散发着淡淡的威压,众人自然也感觉到了。张宏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这……身穿龙袍的尸体,不会是云家皇室的强者吧?”

    众人瞳孔一缩,皇室未曾安排来人,倒是不好求证。然而既然是宝藏,哪里还会去管是谁的先辈,只要抢夺到最好的东西,归自己家族所有,便是最好的。

    张宏冷笑道:“既然有尸体在此,定然会有宝物。只是本公子来到的时候,这个家伙已经在这里。不知道他的身上,是否得到了什么宝物?”

    “唰!”叶云瞬间感觉到了所有人的目光火辣辣的,甚至毫不掩饰的杀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没有想到这张宏如此毒辣。在眼下这种境况下,没有人会去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宁可错杀,也要抢夺宝物!

    叶云眼眸闪烁着凌厉的杀意,冷笑道:“张宏是吧?叶云可以废了你们张家的少爷,我却可以杀了你们张家的这个大少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