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叶云和张宏同时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招之下,竟是两败俱伤。

    “拓山印”毕竟是张家的绝学,若非张宏乃是勉力施展的话,叶云也不可能破开了。拓山印攻防一体,威力极为恐怖。

    叶云以力道之法破开了拓山印,因为拓山印的威力,他只有将力道之法提升到了极限,在破开的瞬间,不仅遭受到了拓山印的反震之力,更是遭受到了力道之法的反噬。

    张宏更为不堪,他本就勉力施展了拓山印,全身几乎没了力气,现在身为施法者,被叶云破开,同样遭受到了更强大的反噬,而他本身的肉身便不如叶云。

    而正在这个时候,秘境大殿的晃动,居然越来越剧烈,大殿顶端不停的坠落岩石,铭刻在大殿四周的云朵道纹,绽放出强烈的光芒。

    “不好,这里要塌了!快撤!”雷龙一声咆哮,谁也没有料到,秘境的宝藏尚未得到,秘境居然就要坍塌了。这个时候,谁也管不了谁的安危,若是被道纹闪烁出的力量击的话,恐怕只有身死道消了。

    叶云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目光闪烁着凌厉的寒光,传音给龙西道:“龙西跟进我,我先杀了此人!然后我们遁走!”

    张宏脸色惨白,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余力,再和叶云厮杀,而秘境又处于坍塌之,急忙喊道:“快带我离开这里!”

    张家的子弟自然不敢将张宏留在这里,若是张宏有了什么差池的话,他们也难辞其咎。

    “不好!”张宏感受到了叶云那凌厉的杀气,正向着自己靠近,想到对方方才说要斩杀自己,吓的亡魂皆冒,心胆俱裂,尖声喊道:“快带我离开!那个疯子要杀来了!”

    叶云的战力实在是恐怖,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轰开了拓山印,还能有余力要斩杀自己。知道这个时候,心高气傲的他,终于害怕了。

    他张宏绝对不能死在这里面,他是张家的嫡系,是张家未来的继承人,只要掌握了张家的大权,生杀予夺!

    “拦住他!”张宏神色焦急,急忙指使家族子弟上去阻拦叶云。

    然而叶云方才的威力,使得这几人一点抵抗的**都没有,转身就想逃,直接将张宏扔在了原地。

    “混账!你们统统该死!”张宏一声惨叫,他没有想到会直接抛弃在这里,以他现在身受重伤的状态来说,即使叶云没有对他动手,恐怕都要死在秘境之。

    “不!我不能死,我怎么会死!雷兄,路兄,吴兄,你们谁出手救我!”张宏歇斯底里的喊叫,奈何雷龙、吴东肥、路子其人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他,便闪身消失。

    至于如何解释张家大公子的死,他们完全可以将罪名都推卸到“风云灭”的身上。

    四大家族并非真的同气连枝,相反的,暗地里谁都希望对方家族破灭,嫡系子孙死伤殆尽。故而这几人及时往日里一脸和气,到了生死关键的时刻,只有见死不救了。

    叶云目光落在陈宏的身上,同情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大家族的子弟么?到了生死一刻,竟然都这么的不堪。

    张宏嘴唇发抖,恐惧的看着叶云,连簌簌坠落的岩石都无视了,从来没有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死亡如此之近。他心好后悔,为什么自己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要做出头鸟,要得罪风云灭?

    “求求你,放过我,饶我一命……”张宏虽然是张家的嫡系子弟,修为道宗境八阶,但这都是在家族的大量丹药等一切优越条件的帮助下。他从来都没有如同叶云这般,通过不断的杀戮,走到了这一步。

    叶云不为所动,冷漠的笑道:“我说过要杀你,你没有让我饶你一命的理由。”

    张宏恐惧的喊道:“不,我是张家的大公子,嫡系继承人,他日若是我继承了张家的基业的话,定然对阁下有后报……只求你能放过我……”

    叶云摇了摇头,漠然道:“方才若是风某实力不济的话,死的必然是我。请问,你会放过风某么?我说了,你必死!”

    “不!”张宏紧咬牙关,拼起最后的力气,爬起身来,转身就想要跑,连面对叶云拼死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死吧!”叶云平淡的吐出了两个字,一声剑鸣声响起,血红色的光芒斩向张宏,一剑自上而下,将张宏劈成了两半。张宏体内的道丹,也被叶云犀利无匹的剑气,瞬间摧毁。

    张宏,张家大公子,就这么死在了秘境之,到死的那一刻,他都难以明白,为何落到如此田地的人,会是他?

    灵蜥龙西心发颤,似乎在经历了这一次的道皇秘境之行后,这位年轻的主人,变得更加的可怕了。似乎一举一动,都能勾动天地。

    事实上,确实如此,经历了这一次,无论是感悟流云道纹,还是硬抗拓山印,都让叶云对天地之力的感悟和掌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这一次果然没有白来,叶云甚至大概知道,自己那一招“血色初阳”,正是因为有天地之力的强悍,这才引动了道皇秘境的道纹,从而打开了道皇秘境。

    而叶云认为自己之所有会感受到落云弓的呼唤,定然与自己感悟了流云道纹有关。

    “我们走!”乌光将叶云和龙西笼罩,云梯之魂发动了空间之术,带着叶云和龙西二人不声不响的向着外面遁去。

    落云山的外面,秘境的入口处,万千霞光,骤然间疯狂了起来,滔天的气势,变得狂暴起来。

    在入口附近看守的四大家族的高手,猝不及防之下,被霞光辐射到后,惨叫连连,尽皆化作了飞灰。

    在云端之上,云舒与四大家族道王境的强者脸色大变,本来已经平稳下来的霞光,怎么突然狂暴起来了?众人心痛不已,仅仅只是这一下,四大家族的高手死了许多。

    云舒淡然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秘境的入口,喃喃低语道:“难道有人得到了里面的宝藏了?是四大家族的子弟得到了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