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他一直端坐在酒桌前,自顾自的饮酒,霸道嚣张的气势,使得在场无人敢去招惹。便在方才戚无夜等人从五楼飞走之后,他目光微微一凝,一直注意着楼上的动静,却因为这云仙楼的强大禁制,根本无法窥探。

    “看来他们结束了,有人走了……”叶云沉吟,他很想知道这一次大势力究竟来了那些人来对付他的。

    正好这个时候,叶云的目光一挑,张家二公子张南从楼上沉着脸下楼来。

    “嗯?”张南似乎感受到了有人在看他,抬起头,正好与叶云目光相接。他发现竟然有人如此嚣张的眼神,敢这般看他,在帝云城真是找死。

    张南眼眸闪烁着寒光,方才在楼上遭到了大势力的青年俊杰轻视,本就闹得不愉快,现在竟然还被人这么嚣张的看着,如何让他不恼火。

    他强自压下心的火气,来到叶云的面前,淡漠的说道:“张某并非美人,不知阁下这般看着我有事么?”

    叶云心暗自想笑,没有想到,本来还在琢磨着是否要对这张家的二公子动手,人就来到自己的面前了。现在的他不想惹麻烦,当下不动声色的笑道:“无他,云某来帝云城之后,听闻张家之名,对二公子仰慕已久,不知可否结交一番?”

    “结交?”张南怔住了,仔细的打量叶云,只见此人相貌霸气张狂,眼眸闪烁着隐隐的红光,定然是一位强大的魔修,张家虽说从不避讳什么修者,都会去结交,可是面前这强大的魔修从何而来?

    张南毕竟是张家的二公子,为人又极为虚伪,较之他的大哥和弟,要擅长些谋略心计,此刻见到对方要与自己结交,也不好撕破了脸面,当下淡然一笑,竟是极为洒脱的坐在了叶云的对面。

    叶云将一杯水酒斟满,看着张南,眼眸血红色的光芒闪烁,让人根本不会去怀疑他的身份,当下大笑道:“二公子倒是爽快人,我云天一就喜欢结交这样的人,日后二公子若是成了张家的家主,可莫要忘了云某啊!”

    张南会心一笑,似乎明白了这个魔修结交自己的目的,原来是看重了自己是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只是不知道此人来自何处,难道是天魔宗的年轻弟子?那又为何没有与楚行他们同行?

    “云兄,你姓云?难道是我们皇室之人?”张南心一动,随口问道,难道这云天一会是皇室之人?

    叶云一愣,他取这个名字倒是因为自己的名字有个云,而天云宗倒过来又叫云天,可是没有料到竟然会被人误解,眼下在帝云城,可不能因为误解,暴露了身份。

    当下他笑道:“在下一介散修,无门无派,这一次来到帝云城,乃是听闻天魔宗有高手会来,故而想与天魔宗的年轻俊杰一较高下。可是却不知道这一次来者何人,没有机会遇见。倒是在这云仙楼饮酒,遇到了张兄。张兄,你我一见如故,来喝酒!”

    张南一怔,没有想到这云天一倒是一个能人,言两语,便将“二公子”的称呼变成了张兄,拉近了二者的距离。

    如果这云天一真的是散修的话,与之结交,他日自己成为张家之主,也会是一大助力,当下笑道:“今日张某与云兄大醉一场又如何!”

    几杯酒下肚,张南兴致高涨,看着叶云笑道:“方才小弟听说云兄是为了天魔宗的天才弟子才来了帝云城?请恕小弟冒昧,劝诫一下云兄,还是打消了与他们一较高下的念头。”

    “哦?不知张兄这是何意?”他眼眸血光闪烁不定,似乎因为对方这一句话极为不高兴,魔修的暴虐气息隐隐要散发出来。

    张南有些心惊,没有想到这魔修的气势如此恐怖,自己虽然身份高贵,但是修为毕竟只是道师境,再这样的强大的魔修面前有些心惊。

    不过眼下帝云城极为混乱,而张家嫡系又只剩下了自己一人,家族之担心他会步了张宏和张青的后尘,故而暗派遣了道帅境的强者保护,对于生命安危,他倒是不惧。

    “云兄莫要生气,方才小弟所说,也是为了云兄的安危着想。这一次天魔宗的少宗主楚行和妖孽天才戚无夜一同来到了帝云城,要捉拿我张家的仇人叶云和风云灭。这两人的修为在天魔宗内极为恐怖,并非小弟不看好云兄,而是担心天魔宗之人……”张南急忙解释道。

    叶云摆了摆手,笑道:“云某自然知道量力而行,身为魔修,要么不动手,要是动手的话,自然是生死之战。有机会我不仅要拜访一下楚行和戚无夜,还有万妖山和鬼冥宗!”

    他这一番话的意思很明确,既然这方大势力覆灭了天云宗,叶云身为天云宗弟子,迟早有一日要为天云宗报仇,故而若说拜访也不足为过。

    然而听在张南的耳却又是另一回事了,没有想到这云天一如此张狂,不知道是真的实力强横,还是只是狂妄自大?要拜访大势力,恐怕任何一人都不敢这样说吧?

    张南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弟相信有朝一日,云兄定然可以。只是现在帝云城极为混乱,云兄还是小心为妙。依小弟看来,那鬼冥宗少宗主鬼罗和万妖山的少主幽空,都是极为厉害的天才,云兄切莫小瞧了他们!”

    叶云眼眸闪烁着锋芒,看来言两语就真的让张南将话都给说出来了。方才五楼之上,张南定然是见到了这几人。

    “戚无夜么?没有想到你也来了,只是不知道你现在的修为有多么的强大了?”叶云心一笑,想到当初在战魔平原与他二度交手,都在自己的手上吃了亏。

    对于戚无夜此人,叶云倒是有些敬佩,此人虽然是魔修,但是心性极佳,行事有着自己的准则,并非无法无天。不然当初自己仅仅只是道长境的修为,又怎么能在对方手下活命。

    而鬼冥宗的鬼罗,万妖山的幽空,叶云因为真正的修炼时日并不多,故而第一次听闻,但是对于鬼冥宗,叶云的恨意无疑是最深的!

    大长老钟际尘乃是他弟弟叶风的师父,可是此人现在是鬼冥宗的宗主,若非此人的话,叶风又怎么会下落不明?

    叶云的眼闪烁着冷意,“鬼冥宗,我若有修为踏入道武大陆的巅峰之日,必将之踏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