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与张南二人如同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推杯换盏,相谈甚欢。

    张南更是兴奋不已,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时候,会遇到一个强大的魔修,若是能交好此人的话,日后对自己的助力绝对是绝大的。

    两人离开了仙云楼的时候,张南还极为殷勤的想要邀请叶云住在张家。叶云自然不会犯傻,张家即便后辈子孙都是废物,但是那些老家伙,绝对连自己的师父都不敢轻易得罪。若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后果将会极为严重。

    张家的府邸之,张南独自端坐在自己的书房内,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张南的身后,乃是一名道帅境修为的年男子,静静地站立在张南的身后。

    张南转身恭敬的拱手行礼道:“海叔,你看这个云天一如何?”

    这名年男子张海,乃是张家的旁系强者,担负起保护张南安全的责任。张南一直在与叶云饮酒的同时,此人也同样在暗处观察叶云。

    眼下张南问起,他便沉吟道:“这个云天一如果真的只是一介散修的话,前途不可限量,结交的好的话,他日也能成为你的臂膀。”

    张南淡然一笑,点头道:“海叔言之有理,侄儿正有此意。”说完目光落在窗外的虚空,眸光闪烁不定。

    叶云并没有回到客栈,而是离开仙云楼之后,问清楚鬼冥宗势力居住之所。他很想通过鬼冥宗之人,了解一下弟弟叶风的下落。若非实力不济的话,恐怕他已经前往鬼冥宗擒住钟际尘、

    “弟弟,你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找到你!”此刻化身为魔修云天一的叶云,身形高大魁梧,霸道嚣张的气息,使得无人敢靠近。

    鬼冥宗的居住之地,乃是一座阴气森森的宅院,坐落在帝云城的西边。叶云跨步来到了面前的院落,眉头微微皱起。

    “小子,你可得悠着点,老夫的神念,已经感受到了此处有名鬼王境的强者。若是你对鬼冥宗的小子出手的话,恐怕危险啊。”神秘老者头疼不已,他都没想过,叶云这家伙现在无法无天,简直就是惹事的主。

    叶云嘴角轻轻扬起一抹狠厉的笑意,回道:“前辈,以我现在一个魔修的身份,只要不暴露我是叶云或者风云灭的话,挑战鬼冥宗的少宗主,不伤了对方的性命,鬼王境的强者应该也不会不顾身份的对我出手。”

    说完他便胆大包天,眼角露着不屑和嚣张的神色,站在鬼冥宗的府邸,双手环抱,冷哼道:“云某听闻鬼冥宗的少宗主来了帝云城,今日不才特来领教一下鬼冥宗的绝学。”

    叶云并没有任何掩饰,声音如浪滚滚而出,鬼冥宗的高手顿时被惊动了,鬼魅一般,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叶云的面前。

    “好冷……”叶云心暗暗惊呼,当初自己以道长境的修为对抗鬼冥宗的煞阵,便已经凶险万分,但是鬼修身上的气息却没有太明显的感觉。

    然而面前站立的四人,身上那阴冷的气息,冰冷刺骨,寒意直扑他的识海魂魄,若非自己主魂经过淬炼的话,仅仅只是这寒意便已经让自己吃了大亏。

    又是一道人影出现,赫然便是鬼冥宗的少宗主鬼罗,当见到了叶云之后,他为之一愣,这个魔修哪来的?好嚣张的姿态!

    鬼罗冷笑道:“是楚行让你来的?不是说过了各凭本事么?他让你来此挑战我又是为何?难不成认为随随便便一个魔宗就能战胜本座么?”

    叶云眉头一挑,没有想到自己魔修的身份站在这里,倒是还让对方产生了这样的误解。他也懒得解释,反正随你们怎么想,这水被他搅浑了更好。

    “鬼冥宗的少主好大的派头,难道你只会废话么?本座来找你挑战的,不是听你废话的。要么应战,要么缩回你的窝,别浪费我的时间!”叶云不耐烦的冷笑道。

    “混账!”“大胆!”鬼冥宗少宗主鬼罗尚未说话,先前阻拦在他身旁的其他两名鬼修便大声怒喝道。

    面前这个魔修竟然如此放肆,直接出言不逊,来到鬼冥宗的住所挑衅,如何不让人怒火冲天?无论这个魔修的修为如何,敢来挑衅鬼冥宗,就是在给他们难堪。

    没有人能知道在黑色斗篷下,鬼罗的脸色会有多么难看,只感觉到他身旁缭绕的黑雾不停的翻滚,周遭的气温瞬间下降了不少,阴冷透骨,让人忍不住汗毛乍起。

    叶云冷哼了一声,斜睨着面前的两人,冷笑道:“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本座在和你们少主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群狗在本座面前犬吠?滚一边去!”

    “你!”这回最为恼怒的是方才这四人之为首的鬼修,正是陪同鬼罗前去云仙楼之人。

    鬼冥宗的鬼修,分为两种,一种乃是纯粹的魂魄之体,而另一种则是本来有血肉之身,修炼了鬼冥宗的功法之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是以最痛恨他人言语刺激,未曾想叶云更是直接了当的还说他们是狗,在他面前犬吠!

    叶云冷笑连连,眼的不屑毫不吝啬的全部给了此人。他有何惧?只要不是那暗的几个老家伙对自己出手就行了。他之所以会这么嚣张,就是要将魔修的无法无天演绎的淋漓尽致,更是要迫使鬼冥宗之人对自己动手!

    鬼罗森然道:“魏明,不要留手,既然天魔宗敢让人欺我鬼冥宗,来犯者,杀无赦!”他想让自己的手下,先探探这个魔修的底。

    魏明恭敬的恭声道:“属下遵命!”他等的就是鬼罗这句话,在鬼冥宗等级分明,若是没有命令,就算他对叶云恨之入骨,也不能随意出手。

    “小子,我会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长了一张臭嘴!”他现在恨不得将叶云抓在手,以鬼冥宗的秘法狠狠折磨对方的魂魄。

    叶云嗤笑道:“狗就是狗,长了一张吃【屎】的嘴,还只会用嘴咬人!要咬我,你上来便是,我都等不及了!”

    “找死!”魏明怒吼一声,浑身缭绕的黑雾,如同毒蛇一般,翻滚之间化作一条黑色的巨蟒张开了大嘴咬向叶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