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可惜了!”围观的人群,众人唏嘘不已,本来众人都以为这个籍籍无名的魔修云天一,可以与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一争高下,却没有想到,此人仅仅只是在帝云城昙花一现,就身死道消了。

    幽空认为云天一既然入了鬼墓之,必死无疑,故而心舒坦了不少,故作惋惜的说道:“鬼罗兄的手段果然高明,可惜了云天一这个强大的魔修,本来幽某还以为这家伙可以与我们一较高下,却没有想到还是死了。若是此人能入了天魔宗的话,想来定然可以大放光彩!”

    楚行本就郁闷,被他这么一说,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方才他说要将云天一邀请进入天魔宗,而幽空很显然是在故意用言语嗤笑他。

    楚行冷哼了一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难道身为修者还在乎他人的生死不成?云天一若是活着,天魔宗自然会给他一场属于自己的造化。若是死了,也只能说与我天魔宗无缘罢了。”

    幽空随意的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楚行与他身份相当,若是言语刺激了对方,互相闹得不愉快就不好了。

    戚无夜抬头看着虚空被煞阵构建出的鬼墓,天赋血瞳闪烁着红光,似乎想要看透弥漫着的鬼煞之气,喃喃低语道:“真的死了么?”

    张家二公子张南紧紧的握着双拳,内心挣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身旁的道帅境高手低声说道:“少爷,我们要不要出手帮云天一一把?”

    张南神色一滞,开什么玩笑?现在云天一是必死无疑的局面,自己实力不够,若是让家族道帅境修者插手他们之间的战斗,恐怕自己绝对会得罪了鬼冥宗。

    他可是想要和鬼冥宗打好关系,若是为了云天一得罪了鬼冥宗,似乎又不是很划算。

    张南脸色变幻,琢磨不定,现在的他身为张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只要保住性命就可以了。待到掌握张家大权的时候,自然不必畏惧鬼冥宗,可是现在,他不想冒这个险。

    正在这个时候,煞阵内,黑色的鬼煞之气顿时剧烈的翻滚凄厉。从其传来的阵阵鬼啸,使得围观之人也不禁脸色苍白。

    大白天的见鬼,尤其是那鬼啸之声,能使得修为低下者双眼迷茫,脸色苍白,竟然直接可以伤到他们的魂魄。

    然而主阵的鬼罗却没有这么多想法,只见他陡然间双眼睁开,黑色的斗篷之下,射出两道精光,犹如鬼域之跳动的鬼火一样。

    “不好!云天一竟然还没死!”鬼罗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在对方已经魔化之下,被鬼墓埋葬在其的魔修,竟然还没死!

    围观众人顿时哗然,籍籍无名的魔修,怎么会如此强大?难道鬼墓都无法要了他的性命么?

    “轰!轰!轰!”虚空之,鬼墓不断的传来轰击之声,魔修云天一似乎要破墓而出。

    众人心同时泛起一个疑问,“云天一若是未死的话,那么现在是已经成了杀戮狂魔,所以鬼墓都困不住他了?”

    “云天一,无论如何,你今日必死!”鬼罗一声大喝,黑雾翻腾,竟然加大了接引鬼煞之气的力度。

    鬼冥宗少宗主鬼罗和魔修云天一在帝云城内大战,轰动了整个帝云城。帝云城的主宰云家皇室,却恍若未闻,似乎根本不想插手这里的事情。

    而四大家族其他家的天才弟子,吴东肥、雷龙、路子其在家族强者的护卫之下,来到了远处观战。

    “好强的气息!”雷龙即便压低了声音,大嗓门依然如雷一样。

    吴东肥的细眯着眼睛,点头道:“这个魔修很厉害,若是我们被困在煞阵之,恐怕早已经身死了。”

    路子其阴沉着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自上次一来,与风云灭一战之后,又遇到了这么多的妖孽天才,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是一种打击。

    不断涌入的鬼煞之气,想要加固鬼墓,然而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轰鸣声,愈发的强烈。

    “破!”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一柄魔焰滔天的杀戮魔刀,撕裂了鬼墓,将之一分为二。

    并没有结束,杀戮魔刀血光冲天,没有丝毫停留,狠狠的斩在了前方一只黑色苍鹰身上。

    “唳!”这一只苍鹰,竟然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在嗜血的魔焰之,燃烧起来。要知道鬼罗以魂魄之力凝结而出的黑色苍鹰,在融入了鬼煞之气之后,恍若实质,威力强大无比,却被这冲破而出的一刀斩杀!

    “噗……”鬼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没有想到这一刀如此狠辣,直接破开了鬼墓,凌厉的斩杀了黑色苍鹰。

    帝云城顿时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想看看,现在破墓而出的是云天一,还是已经魔化的杀戮狂魔?

    煞阵之,一道挺拔的身影傲然而立,嗜血、霸道、嚣张,杀戮魔刀指天画地,血红色的长发飞扬,那不可一世的气势,顿时让人捉摸不透,云天一究竟是否魔化了?

    叶云当然没有魔化,关键的时刻,混沌云剑、天道玉心,还有本源法魂都将他体内的杀戮和毁灭二力控制住,更是将涌入体内的鬼煞之气炼化。

    现在的他本源法魂多了一道阴冷的鬼魂,而混沌云剑之上,也同样多了一道黑色的印记。正所谓福祸相依,叶云虽然险些魔化,但是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破了这煞阵,虽然不能斩杀了鬼罗,但是还可以好好的教训一下他。

    鬼罗冷笑道:“云天一你倒是命大,魔化都没有死,现在竟然恢复了!不要以为破了鬼墓,就可以活下命来,本少主说了,你的命是我的!”

    叶云手的杀戮魔刀,指着鬼罗的本尊,冷声道:“废话还是这么的多,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就是。本座还是那句话,饶你不死!”

    “杀!”叶云一声低喝,杀戮魔刀之上杀气冲天而起,而此刻的他更为诡异的是,眼眸不仅仅闪烁着杀戮和毁灭的光芒,竟然还有阴冷邪恶的气息散发而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