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同时惊讶,诧异的看着叶云,不知道他为何这般说,要知道现在帝云城实在是太危险了,随时都有可能有修者对他们不利。

    然而叶云却坚持不离开,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叶云神色淡然的说道:“诸位先听我说,我有个理由不离开。第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在很多人心都认为,叶云或者风云灭都离开了帝云城,所以现在帝云城就算有很多人来此,也只是为了碰碰运气,甚至坚决以前与他人的仇恨。”

    火望点了点头说道:“这话倒是有道理,但是危险也实在是太大了。万一被人发现,根本就是无解之局。帝云城强者众多,根本无处可逃。叶师弟,你说的第二点呢?”

    叶云正色道:“第二点,就是我认为,我既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这么多人,恐怕师尊和掌教他们也知晓了我们的踪迹,若是他们也来到了帝云城的话,我们汇合之后再离开,岂不是更好?”

    众人同时点头,认为叶云所说极为有道理,有道王境的强者保护的话,离开帝云城,再寻找隐秘之地躲藏起来,自然不是问题了。大家目光灼灼的盯着叶云,等待着他说出第个理由。

    叶云眼骤然间闪烁着寒芒,目光落在贺刚和陈玉身上,使得二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叶云的目光实在是太恐怖了,尤其是还带有着霸道嚣张邪恶,那一种嗜血的气息,让人心神不定。

    “万妖山、天魔宗、鬼冥宗,这大势力既然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来了这么多高手,不杀他们,怎么对得起他们千里迢迢的来寻我。”叶云话音带着浓烈的杀意,在他身旁的龙西和最了解他的贺刚顿时浑身颤抖。

    贺刚说话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颤声道:“老大……这个……那个……这一次大势力肯定有道帅境的强者来,我们……我们该怎么对付他们?”

    叶云淡然道:“放心吧,道帅境的强者在师尊他们还未来之前,我们绝对不会硬碰硬,但是道帅境以下的强者,我们来多少杀多少!若是可以的话,我不介意杀他们几个魔帅、鬼帅,还有六阶妖兽!”

    众人面面相觑,叶云实在是太疯狂了,难怪他们还未来,就听到了到处都是叶云制造出的事情。试问整个道武大陆,又有几人敢说出这般猖狂的话?

    火望沉声道:“叶师弟,虽然我们与大势力不死不休,但是我们现在的修为想要对付那些强者的话,恐怕很吃力!不如等掌教、长老来了之后,再问问他们的意见?”

    火望虽然意志坚定,有胆魄,但是他的性格同样极为稳重,不想让众人轻易涉险。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躲藏起来,若是有个万一的话,暴露了行踪,惹来一大堆的强者追杀的话,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若是身死道消的话,还谈什么报仇雪恨?

    叶云摆了摆手笑道:“火师兄,你且放心。我们要坑杀这些高手,而不是和他们正面交锋。所以我要问问贺刚和陈玉有什么好的办法,我相信这两个家伙肯定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两个家伙都是坑人的祖宗,在高他们整整一大境界的强者追杀下,都能安然逃离,若说没有坑人的计策,叶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贺刚和陈玉一愣,随即两人相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的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容怎么看都猥琐至极。

    “贺老哥,你先说!”陈玉人畜无害的眯着眼笑道。

    贺刚咧着嘴笑道:“小玉儿,老哥我照顾你,所以还是你先说吧!”

    众人哭笑不得,这两个活宝这个时候竟然互相客气起来了。

    陈玉一昂首,傲然道:“以本公子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相貌,将他们引到一处我们先布置好的地方,坑杀不就行了。”

    众人闻言忍不住翻白眼,这等于说废话。先不说如何布置,且以各大势力的强者众多,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更何况要怎么去引?还有需要布置什么样的杀招,才能坑杀他们?”

    陈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人呢,本公子去引。至于这杀招该如何布置,就需要贺老哥多费心了!”

    他将球踢给了贺刚,似乎这理所当然的。然而贺刚却并没有什么不满,反倒认为就该如此。只见他搓了搓手,嘿嘿笑道:“其实大家不知道一件事情,我修为之所以不是很高,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擅长修炼。”

    “不擅长修炼,那擅长什么?难道真的是坑蒙拐骗?”叶云下意识的便问了出来。

    “呃……老大,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坑蒙拐骗,那只是小弟的业余爱好,只能说糊口饭吃,要想保命的话,没点手段怎么行。”贺刚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噗……”众人脚下一个趔趄,被贺刚的一番话说的,险些摔倒。这家伙怎么会害羞?而且这模样怎么看也不是害羞啊。

    “无耻!”这是叶云众人心同时冒出的想法,一直认为贺刚的脸皮很厚,却没有想到皮厚如斯!

    叶云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吧,贺刚,算我说错了。那你和我说说,你除了你的业余爱好以外,还擅长什么?别吞吞吐吐的,赶快说出来!”

    贺刚摸了摸脑袋,随即一昂脑袋,趾高气昂的说道:“嘿嘿,大家恐怕根本就没想到,老贺我擅长阵道、禁制之法……”

    “嘶……”众人鸦雀无声,同时倒吸一口凉气,骇然失色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贺刚,都没有想到外表粗狂,言行猥琐的贺刚,竟然擅长阵道禁制之法。

    要知道道武大陆修者,以强大己身为主,鲜有人专攻阵道禁制,要知道这类的道法,对于修者来说,几乎可以算是旁门左道的偏门。当然有这么一类人,自知天资所限,但又想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下去,就必须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去强大自己。

    丹药、阵法、炼器,无一不是修者强大己身的手段,然而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猥琐的贺刚竟然会擅长阵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