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到阵道,贺刚似乎变了一个人,粗犷狰狞的面庞,染上了一种认真的神情,他负手而立,傲然的说道:“只要小玉儿能将这些人都引来,我便可以布下阵法,来多少人都给他收了!”

    阵道的威力,关乎于布阵之人的能力,若是阵道大师的话,恐怕布下的阵法,即便是道帅境的强者都只有退避的份。

    只是贺刚从来都没有展露过阵道上的能力,众人心有些上八下,忐忑不已。

    叶云却是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相信贺刚也不会拿自己和大家的性命开玩笑,所以我相信他阵道的能力。即便阵道不能困杀各大势力之人,尽心就好,只要师尊和掌教他们加入的话,来多少人,都只有死的份!”

    火望点了点头道:“只要大家发现不敌,便离开撤离。不求杀敌,但求自保。报仇,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随即众人便住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天云宗掌教众人的出现。

    帝云城内,安静的小院落之,一道如云仙子一般,绝美的身影慵懒的躺在一张躺椅之,匀称的线条自上而下起伏有致。

    云卿目光轻轻眨动,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因为什么事情琢磨不定。她仿若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云爷爷,你说这个叶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可以引动各大势力之人来到此地?”

    虚空轻轻的扭动,一道身影自虚空之显现,站立在了云卿的面前,没有任何的气息扩散,似乎老者就站在那,又似乎根本不存在,就如同天际之的流云,看得见,却又是那般的不真实。

    老者轻轻笑道:“这个叶云听闻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道徒境八阶的修者,达到了道师境四阶的修为,更是将天云宗二长老的真传弟子朱守真击败,险些斩杀。实力的话,毋庸置疑,竟然有着越级挑战的能力。”

    云卿娥眉轻挑,她有些琢磨不定,不知道叶云究竟是什么样的修为,轻声道:“如此说来,上次他废了张青,还隐藏了修为不成?那他现在真正的实力是什么?”

    老者轻轻一笑,说道:“天云宗内传闻,此子那是前往战魔平原之后,获得了战魔平原之内古老的传承。如此才从当初的一个废物,一跃成为了宗门的天才弟子,恐怕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修来的实力,前途有限。据我云家的情报来说,叶云随同宗门师兄弟前往参加道武大会的时候,修为乃是道师境九阶巅峰。”

    云卿美眸轻眨,继续说道:“云爷爷,那一直跟着他的万妖山妖兽,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者淡然道:“这一点老夫先前也迷惑,后来想想,定然是此子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将之收服了。据了解,这个妖兽先前是追杀叶云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跟着叶云了。”

    云卿美眸闪烁着异彩,轻声道:“看来这个叶云倒是还有些意思,身上定然有什么秘密。”

    云家老者眉毛一挑,说道:“丫头,你不会真的想对这小子动手吧?”

    “现在帝云城到处都是想要抓他的人,大势力更是想通过叶云,将天云宗的掌教众人引出来,图谋天云宗的至宝天运钟。我们本就与叶云交好,没必要得罪了他。但还是可以通过他,将天云宗的人给引来。前提是要让叶云住在我们这里,可惜先前都被张青给破坏了。”云卿轻轻抿着红唇,沉吟道。

    云家老者点头道:“如此最好,天云宗的天运钟似乎是超越皇级神兵的存在,具体的等级无人知晓。不然的话,万妖山的那个老妖也不会吃大亏了。想来当时如果老夫在场,也讨不到好处。”

    云卿翻了一个身,白皙的脖颈,美如初雪,轻笑道:“以我们云家的实力自然不会畏惧一个被灭门的天云宗。天运钟既然是至宝,当然应该是我们传承了数万年的主宰家族拥有。”

    云家老者点了点头,很赞同云卿的话,以云家数万年道武大陆主宰的身份,若是云家不能拥有的话,何人还能拥有?

    云卿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又说道:“云爷爷,上一次我们云家先祖的秘境之,四大家族似乎除了死伤惨重以外,并没有得到什么?”

    云家老者显然没有料到云卿突然会说这个话题,随即说道:“我们云家先祖的秘境,早有家族记载。祖上有训,云家之人不得入内。故而这一次我们云家之人并没有参与,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在五位道王境强者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的进了秘境,灭了张家大公子,以及其他的弟子。”

    云卿轻笑道:“张家大公子被人斩杀,那也只是实力不济而已,怨不得人。只是我很好奇,这风云灭究竟有什么本事,可以无声无息的进了秘境,又无声无息的出了秘境。”

    云家老者摇头道:“丫头,别说你好奇了,老夫也好奇,道武大陆之上的修者都很好奇。不然就不会蜂拥到帝云城,来找风云灭了。”

    云卿美眸轻轻眨动道:“云爷爷,你说秘境之的宝藏真的被风云灭所得了么?”

    云家老者慈祥的目光落在云卿身上,笑道:“丫头啊,你就是好奇心重啊,不停的想套老头子我的话。”

    云卿撒娇的说道:“云爷爷最疼卿儿,卿儿当然又不能知晓外界的事情,当然只有通过云爷爷来了解了。云爷爷你就告诉我吧。”

    “我们云家先祖的秘境之有没有宝藏很难说。毕竟若是有宝藏的话,云家先祖没有道理,留下云家弟子不得入内的遗训。而听闻云舒那小子说,里面的先祖,是被人所杀。”

    云卿掩嘴轻呼道:“先祖被人所杀?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能杀先祖的人修为岂非通天了?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宝藏了,这风云灭反倒背了黑锅。”

    云家老者叹道:“众生皆为利往,即便风云灭身上真的没有宝藏。那么能无声无息在道王境强者面前来去自如,要么有特殊的功法,要么有宝物相助。即便找到风云灭得不到宝藏,从他身上得到这些也足够了。”

    “众生皆为利往……”云卿美眸轻轻眨动,目光似乎落在了院落上空的云朵上,便没有再说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