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无夜血色的双眸跳动着妖异的红光,想要看穿叶云,然而却感觉到叶云又似乎平平常常。

    正在这个时候,叶云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窥探自己,抬起头来,看向虚空的戚无夜,两人目光碰撞。

    叶云并没有施展紫金龙眼之术,他担心若是施展出来,会让戚无夜发现自己的身份,如果让大势力知道自己就是魔修云天一,恐怕楚行和鬼罗都不会放过自己,会更疯狂。

    当然面对戚无夜的天赋血瞳他已经有了防范,故而根本不会吃亏,目光一扫而过,再将目光落在面前的妖兽,一抖手断魂剑,冷声道:“天云宗的血仇,需要血债血偿!杀!”

    “杀!”火望和笑少一声大喝,率先冲向天魔宗和鬼冥宗。

    火望手的天火剑通体散发着炙热的火焰,他达到了道宗境之后,对于天地间火焰的力量掌控,似乎变得更为得心应手。而天火剑的威力似乎也真正的绽放出了宗级上品神兵的光芒。

    “嗤!”火焰跳动,一名魔宗境二阶的魔修退避不急,竟然直接被火焰长剑,斩化成了灰烬。

    天魔宗的强者骇然失色,若说先前众人看到人想笑的话,那么现在他们甚至可以荒唐的相信,这人绝对有实力对抗众多强者!

    鬼冥宗的强者冷笑道:“怕什么,不就是个道宗境的小子么?实在不行以煞阵困住,灭杀了他们的魂魄!”

    万妖山的妖兽似乎就是看鬼冥宗的强者不顺眼,一声咆哮道:“放你娘的屁!这么多人,你们鬼冥宗玩什么煞阵?难道想将我们所有人都来个出其不意的绞杀么?”

    这个世道,所有涉及利益才在一起的人,又怎么会互相信任?更别说灵智不及人类的妖兽,本就对这些不人不鬼的鬼修可以说是天生的反感。

    这妖兽乃是一头棕熊,声音如雷,响彻全场,众人听他这么一喊,如避蛇蝎,急忙远离鬼冥宗的众鬼修。

    “混账!”虚空之,鬼罗气的浑身黑雾翻腾不休,方才那妖兽的话,他自然一清二楚的听在耳。

    万妖山的少主幽空脸庞抽搐,真没有想到这一次大势力追捕叶云,万妖山和鬼冥宗会闹成这样。他忍不住就想下去,踹这个棕熊一脚,“你他娘的就算说的是实话,自己清楚不就行了,说出来干什么啊!”

    天魔宗少宗主楚行倒是没有掩饰,直接笑出来了,就连还在思考叶云一行人的古怪也不禁莞尔。

    幻阵之,天云宗众人早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余天感慨道:“有些时候啊,还是妖兽比人可爱多了,更别说和这些不人不鬼的家伙比较了。”

    对于鬼冥宗,天云宗众人的恨意,无疑最为强烈,若不是钟际尘被夺舍了。潜伏在天云宗这么多年的话,大势力又怎么会如此清楚天云宗的手段,轻而易举的覆灭了天云宗?

    严松看着阵外被孤立的鬼冥宗修者,眼锋芒闪烁,若非身份相差悬殊,他真的会忍不住冲出去,将这些人统统镇杀!在他的心反而有些期待,鬼冥宗的鬼王境高手会出手,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有动手的理由了!

    笑少蓬乱的头发飘散而起,咆哮一声,“一转,地门开!”

    “轰”的一声巨响,众人只觉得一道磅礴厚重的气息豁然自他的身上散开。笑少的身形陡然间拔高尺,一扇数米高的门,在他的面前凝炼而出。

    一种古老的气息自那一道门之涌出,即便是紫阳看到了之后,都不由得心惊,脱口问道:“你们可知道这个小家伙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掌教白江秋摇了摇头,要说笑少的师父钟际尘一身修为高深莫测的话,那么他这个身为当初大长老的大弟子,本身的功法,也同样让人捉摸不定。

    二长老严松与钟际尘暗自较量了多年,似乎要清楚一点,神色凝重的说道:“当初我略有耳闻,此子修炼的功法并非是我天云宗的功法,也不是他的师父传授的。似乎与生俱来,便存在他的脑海之。当初大师兄似乎想要探查一下,奈何发现似乎有一种力量保护着他。”

    他这一番话,说“他的师父”自然是钟际尘被夺舍之后,而大师兄,则是指当初被夺舍前真正的钟际尘。

    紫阳目光一凝,说道:“连际尘都无法窥探?看来这个孩子不简单啊!那就不要强求了,这一切都是他的源法,成长起来了,那也是我们天云宗的运道!”

    “结阵!”鬼冥宗为首的鬼宗境修者一声尖叫,凄厉如鬼,显然他已经感受到了笑少的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而近日鬼冥宗的威严又不断的遭受到万妖山的挑衅。眼下既然众人远离鬼冥宗,那更好,反而不会妨碍他们布置煞阵。

    他们自然清楚这煞阵若是伤及到天魔宗和万妖山的话,这两大势力,也断然不会轻易的放过。

    然而让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笑少的双眼骤然间爆发出凌厉的锋芒,一声大吼:“杀!”

    只见那一扇巨大的褐色巨门,原本朴实无华,倏然间光芒大放,随着笑少一声大吼,狠狠的砸向鬼冥宗的阵营。

    “啊……”鬼冥宗的众鬼宗境强者正准备布下煞阵,却没有料到笑少根本不给他们布阵的机会,巨大的门狠狠砸落而下。

    见机早的人远远离开,然而最前方最起码有六名鬼宗境二阶、阶强者直接被这一下子,砸的魂飞魄散,血肉横飞。仅仅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

    叶云也不免心惊肉跳,这是何等的恐怖?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笑少与朱守真一战的时候,也未曾感受到对方身上如此恐怖的气势,定然这段时间,有什么巨大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

    非大势力的修者,早已经被现在的大战吓的亡魂皆冒,哪里还敢停留,急忙远远逃开,现在他们心都抱有同一个想法,这个年轻的道宗境修者,绝对有可能将所有人都留在这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