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叶云的一声低喝,自他的眉心散发出一道乌光瞬间扩大,紧接着一股缥缈难寻的气息,环绕着叶云,顺着乌光蔓延出去。

    叶云能感觉到云梯之魂开始施展空间之术,空间术法乃是天地间较为奇特的一种术法,与时间并列,若是能有人两样道法全修成的话,那便成了时空大道。

    传闻时空大道可以逆转乾坤,追溯过去,前往未来。叶云仔细的感受云梯之魂施展出来的空间之术,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话说水婉清正焦急万分的凝聚体内的道力,控制天寒剑破除妖王冰猿布置的禁制,却陡然间感觉到自己距离夜香藤好遥远一般。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冰猿布置的禁制产生的幻觉?为什么本来只手可得的夜香藤,却给了我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水婉清震惊不已,她根本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更没想到是隐匿在暗的叶云所为。

    幸而叶云并不想为难水婉清,不然以云梯的强大,道王境的强者都要身受重伤,更别说水婉清了,空间的力量要杀水婉清的话,简直就是秒杀。

    “谁!”水婉清娇躯一颤,她似乎有一种感觉,是先前出现过一次,她忍不住抬起头,一双美眸想要看穿虚空,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凭借她的直觉,她隐隐的觉得,头顶上的虚空,有着什么自己看不到的。

    天道玉心和云梯之魂简直就是天作之合,随着天道玉心的乌光笼罩着所有夜香藤的生长区域,云梯之魂施展的虚空之术,也环绕着生长区域,开始了空间切割。

    “轰隆隆……”忽然间天地动荡,水婉清只觉得脚下的冰原一阵晃荡,看到了面前所发生的一切,忍不住骇然的尖叫出声。

    原本在争斗的妖王冰猿、水婉清的师尊和水花长老,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停下了手,身形向着这边奔来。

    “混账,住手!”妖王冰猿仰天咆哮,只有他最清楚,分明是布置了强大的禁制,谁也奈何不了。可是现在竟然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一幕,生长着夜香藤的区域,竟然被整个拔起。

    最让他怒火烧的是,这莫名其妙的一幕,似乎连百年的夜香藤都不放过!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抢劫!

    水婉清的师尊和水花长老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目光落在水婉清的身上,难道是这个丫头方才触动了什么禁制不成?以他们的修为,依然没有发现隐匿在虚空的叶云,自然不会想到有人敢在虎口夺食。

    然而身为强大的妖王,冰猿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耐心了,一声怒吼,化作百丈巨猿,拍打着胸脯,举起如山一般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云梯之魂正在迅速的切割地面,对于一个妖王境巅峰的妖兽攻击,它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当初万妖山的老祖,还不照样在云梯的攻击之下,身受重伤?

    故而妖王冰猿虽然强大无比,但是依然奈何不了云梯之魂。只见虚空仿若扭曲了一般,仅仅只是荡起了涟漪,便将冰猿那恐怖的拳头化解了。

    冰猿的拳头仿若轰击在了空处,砸起了纷纷扬扬的冰块,却并没有伤害到飞起的地面。

    “这!不好,是虚空之术!”还是水婉清的师尊看出了其的端倪,一声大喊,一道强大的冰剑瞬间凝成,狠狠的刺向虚空,然而结果与冰猿的一击一样,击穿了虚空,也碰不到这一块地面分毫。

    水婉清大急,急忙喊道:“师尊,快想想办法,若是真的让这地面飞走的话,那么夜香藤真的是连百年的都得不到了。”

    她很清楚,带着这么多的同门师妹来到水域,为的就是夜香藤。修者即便修为通天彻底,依然生命会有尽头,韶华易逝,红颜易老。谁也不希望自己绝美的容颜,化作一堆枯骨。

    水婉清的师尊脸色阴沉,看着虚空朗声说道:“不知道是哪位擅长虚空之术的同道,还请出来相见!”

    然而虚空一片寂静,根本就没有谁理会她。隐匿在虚空的叶云,却早已经是额头上沁满了汗水,方才妖王冰猿那强大的气息,压迫的他都喘不过气来。

    现在的他将真的如同神秘老者所说,要面对大道王级别的强者了。识海之,不免急忙传出讯念,“天云,你速度快点啊!”

    天云无奈的说道:“主人,我现在在天道玉心之,当然不能出现在外面,暴露了行迹,所能发挥的力量有限。不然的话,这个道王境的强者,也拦不住我们。”

    虚空之术,极为神奇,在天道玉心乌光的笼罩之下,就算万年夜香藤想要逃跑,也无所遁形。

    而大道王境的强者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天道玉心笼罩的地面不断的上升。

    “不!谁都不能将我的夜香藤抢走!”水婉清状若疯癫,竟然发疯了一样,腾空而起,天寒剑化作一柄巨大的长剑,散发着森冷的寒气,要将虚空都冻裂了。

    天寒剑向着那不断上升的地面狠狠的斩去,水婉清试图用这一剑,将上升的地面冻结。然而就算天寒剑身为皇级神兵,寒冷非常,但是无论天寒剑的品级和水婉清本身的境界,都无法与云梯之魂相提并论。

    云梯乃是天云宗的至宝,从某种程度来说,其宝贵程度,更是超越了天运钟,不然的话,当初在天云宗,也不会引起各个道王境的强者抢夺了。身为开天辟地,便已经存在的云梯,又岂是一柄皇级神兵可以比较的。

    水婉清也是极为果断之人,她发现天寒剑的攻击依然阻止不了地面的上升,一咬牙,天寒剑一转,竟然向着叶云隐匿的虚空狠狠斩去。

    叶云本来还在参悟虚空之术,却没有想到水婉清可以冥冥之感应到自己的位置,更是狠辣果决的一剑斩了下来。

    “好冷!”叶云浑身一颤,顿时醒觉过来,当他看到天寒剑向着他砍来的时候,竟然也有一种亡魂皆冒的感觉。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这女人怎么这么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