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冰猿怒吼道:“你是五行门门主?”他久居五行山脉的水域之,对于外界具体的情况所致甚少。更何况,以他的修为根本对外界不屑知道,一切都以实力说话。

    金丰随意的摇了摇头,说道:“金某并非五行门门主,乃是金门门主,只是阁下今日来我五行门,不分青红皂白,便袭击我五行门,是何道理?”

    他负手站在身高数百丈的冰猿面前,如同蝼蚁一般,然而却让冰猿没有一点小觑之心,能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的,又有几个真的是白痴之辈?他早就从面前这个俊秀锋锐的男子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气息,这是一个与他同样修为的存在。

    冰猿也不想平白无故的与五行门的强者打上一场,冷哼道:“本王也不想与你们计较,不然的话,今日就是本王率领水域众多妖兽攻打五行门了。”

    金丰随意的笑了笑说道:“攻打五行门?我五行门传承了这么多年,若是阁下可以攻打下来的话,我也不介意率众离开五行门,将这里让给你又如何?”

    他的言下之意,便是根本无惧冰猿的威胁,这是对于自身,乃至整个五行门强大实力的表现。躲在暗的叶云也不禁心一凛,心忍不住泛起一个疑问:“五行门究竟有多强大?”

    冰猿被对方言语挤兑,见自己的威胁无效,不自禁的就想暴走,然而看了一下面前的五行大阵,只有暗自咬牙,强忍住出手的冲动,说道:“本王只要你们五行门交出一个弟子,此人偷取了本王的夜香藤。”

    他守护的夜香藤,实则是被叶云明目张胆的抢夺走的,然而为了脸面,他又不能明说,总不能让人笑话一个道王境的强者,还被人在眼皮弟子下抢走了东西!

    “五行门弟子窃取了妖王境巅峰强者的东西?”下方五行门各门弟子顿时哗然,议论纷纷。

    甚至有些知情人,直接将目光落在了身上散发着寒意的水婉清身上,水婉清无论相貌,还是天资,都是五行门出类拔萃的存在,难道为了强大自己,竟然做下偷窃的勾当,故而为五行门引来大敌?

    水婉清脸色惨白,现在妖王冰猿攻上五行门,要金门门主交出五行门弟子,难道真的是为她而来?可是她并没有抢夺到对方的夜香藤啊!一想到那个隐匿在虚空的存在,水婉清就咬牙切齿,忍不住想要找到对方,将之大卸八块。

    金丰极为果决的说道:“若是冰猿兄你想让我交出水门弟子水婉清的话,不禁我水师妹不会答应,本人也不会答应,整个五行门都不会答应。”

    先不说水婉清乃是五行门杰出的天才弟子,便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五行门也不会轻易交出来。这事关五行门的脸面,就算水婉清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也会有五行门内部来惩罚,又怎么会交给冰猿?更何况五行门根本不惧怕冰猿,没必要理会对方。

    冰猿闻言一愣,摆了摆手道:“那小女娃虽然天资不错,但是和本座要追杀的小子差太远了。”

    “小子?差太远了?”这回不仅五行门上下惊愕,便是金丰也错愕了。若说水婉清的天赋,那是五行门公认是绝佳天赋,先天水灵之体。整个五行门内,能与她相提并论了,也就寥寥数人罢了,可是冰猿却直接说相差太远。五行门什么时候出过天资超越了水婉清太多的弟子?

    “冰猿兄说笑了,水婉清这名弟子乃是我水门门主的得意门生,整个五行门都没有几个人能出其右。又怎么会有连水婉清都相差太远的弟子?”金丰也不禁有些迟疑的说道。

    冰猿一瞪大眼,冷哼了一声道:“凭借本王的身份,还有必要跑到这来和你撒谎么?那小子擅长虚空之术,定然是与你们五行门串通一气,谋夺本王的夜香藤。那小子来到了你们五行门,便消失了踪迹,甚至连本王在他身上留下的气息都消失了!”

    金丰一愣,转过身将目光落在水柔师徒二人身上,毕竟她们二人才是当事人。

    水柔脸色一变,一挥手,带着水婉清来到了金丰的面前,施礼道:“回禀师兄,这一次我和婉清之所以会失利,便是因为这个擅长虚空之术的人捣的鬼。我二人离去的时候,就一直没有看到对方的真容。不知道冰猿妖王所说的人,是否是一个小子。”

    冰猿怒吼一声道:“那个小子年方十八左右,便是因为擅长虚空之术,以至于本王一直抓不到他。来到了此处,若非你五行门庇佑,又怎么会找不到他的踪迹?”

    他身为道武大陆巅峰的存在,堂堂水域妖王,至高无上的存在,不仅遭到了一个道宗境小子的戏耍,现在又被五行门弟子的质疑,若非忌惮金丰的话,恐怕就算有五行大阵,他也要与闹上一场。

    眼下他已经又要压制不住怒火了,拍打着胸脯,咆哮道:“既然如此,本王便大闹一场,打的那小子出来为止!嗷吼!”

    冰猿说动手就动手,丝毫不含糊,滔天的妖气,吓得水柔急忙将水婉清护在身后,先天水灵之体,这乃是五行门水门的希望,然而道宗境的修为在妖王巅峰面前,只有送死,只有保护好等到她成长到同样的境界,那么其实力将会不弱于冰猿妖王。

    “哼!就算你我同样是这大陆的巅峰存在,但是五行门又岂是你能亵渎之地?说撒野就撒野!今日本座就让你长长记性!”金丰倒是极为干脆,毫无惧意,同样说动手就动手。

    冰猿对他有所忌惮,故而巨大的手掌并没有拍向他,而是要将水柔直接杀死,才能发泄他心的愤恨。

    金丰又岂能让他如愿以偿?一闪一震,一柄金色的长剑瞬间出现,没有任何的光芒,却让躲在暗处的叶云看了之后,都不禁咂舌,皇级巅峰的神兵,道纹阵阵刻画,气息内敛,好强大!

    金门门主金丰的长剑一出,速度奇快无比,“唰”的一下,便已经来到水柔面前,迎向那铺天盖地的大手掌。

    “嗤!”长剑迎空一划,只见虚空就如同鱼肚子一样,直接被划开一道大口子,这道口子不断的变长,蔓延向冰猿巨大的手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