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划痕蔓延的速度奇快无比,连冰猿妖王都未曾反应过来,巨大的手掌直接被齐腕切下。

    冰蓝色的血液挥洒长空,五行门的弟子欢呼不已,呼声震天。而冰猿的怒吼更是使得天地塌陷,如同末日来临。他大意之下,还是被金丰一剑斩掉了了手掌,即使妖王境的强者可以重塑血脉,再生血肉,这对于冰猿来说并非难事,然而他与金丰乃是同等修为的强者,这简直就是耻辱!

    冰猿怒吼连连,强大的气浪便已经使得在场众人承受不住,水门门主水柔距离最近,也不禁脸色惨白。

    恐怕在场众人还能气定神闲的就只有强大无比的金丰和隐匿在暗处的叶云了,这并非说叶云的实力有金丰、冰猿那般强大,而是因为他见识过妖皇的威势,再加上有天道玉心和云梯护佑,根本对迎面而来的气浪没有任何感觉。

    “你找死!”金丰眼锋芒闪烁,冷哼一声说道:“本座今日就让你知道,同样是巅峰王者的差距!”

    只见他并没有什么动作,那一柄皇级巅峰的金色长剑,瞬间化作数十丈之长,剑身上的道纹仿若活过来了一样,强大的剑意不断的在剑身上流转,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便汇聚在剑尖之上。

    “咻咻!”锋锐的剑芒吞吐不定,虚空瞬间被切割的支离破碎,皇级巅峰神兵早已经诞生了剑灵,完全可以自主攻击,其强大的实力可想而知。

    冰猿愤怒的双眼,也顿时瞳孔一缩,他感受到了面前神兵的恐怖,强大的妖兽本就依靠自身强大的肉身作为兵器,很少有自身拥有道器的。

    就好比冰猿一直守护夜香藤,千年夜香藤散发的香气便可以对凝结妖丹、道丹有着极大的好处,万年夜香藤更是对元神的凝练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他一直舍不得用,便是想要等到有十足的把握之后,借着夜香藤的药力冲击传说的妖皇境!

    可是叶云却将夜香藤给夺走了!这简直就是在断了他的希望,如何不让他拼命?故而见到那强大的剑气,身为妖王境巅峰强者的冰猿,也没有想到会这般厉害,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想要加大力量回防,已经来不及了。

    “冰封!”情急之下,妖王冰猿一声怒吼,被迫率先施展神通之术,一层层冰墙瞬间凝结,阻挡在他的面前,要防止那一柄凌厉的金剑突破。

    “哼!雕虫小技!”金门门主金丰冷笑一声,甚至都没有去看冰猿,似乎对他来说妖王境巅峰的妖王,也不过如此。他那一柄皇级金剑犀利无匹,直接无视了冰墙的阻挡,所有阻拦在金剑前面的冰墙,包括要冰封冰剑的寒气,全部被剑气绞灭。

    “吼!”冰猿怒吼连连,连连后退,哪里还敢硬捍,以力量著称的冰猿,在攻击犀利,锋锐无匹的皇级神剑之下,也只有退避。

    但是既然撕破了脸面,金丰自然不会心慈手软,他能主持五行门大局,本身便是杀伐果断之辈,眼眸闪烁着寒光,今日若是借机将冰猿妖王斩杀于此,对于五行门来说,也算少了后顾之忧,这样的话以后五行山脉,少了几个妖王境的妖兽之后,完全可以成为五行山脉的后花园。

    冰猿咆哮道:“好,好一个五行门,本王记住了。自今日起,本王座下妖兽,凡是遇到一个杀一个!”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就冲你今日所说的这一句话,本座今日也不会轻易放你离去,受死吧!”这一次金丰真的是完全动了杀意,身上的气势骤然间如同一柄锋利的长剑,要刺破虚空。

    躲在暗的叶云,骇然失色,他竟然有一种错觉,金门门主金丰身上散发的气势,竟然比那一柄皇级神剑还要厉害。他心不免腹诽道:“五行门果然是传承了数万年的门派,这五行门的金门门主当真强大,我可以感觉到,就算紫阳老祖手持天运钟,最多也只能自保,想要在对方犀利的攻击下喘过气还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冰猿在金丰散发出强大的剑意的时候,便已经骇然,哪里还敢再留着逞能,急忙大手一抓,撕裂空间,身形便要钻进去,离开这里。

    “咻!”皇级神兵金剑被金丰牢牢的抓在手,他身上的气势更是攀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剑气并没有散发出去,而是渐渐的凝实。

    金丰冷漠的看着前方,并不在意冰猿钻入虚空之,而是举起了手的长剑,一剑挥了下去。

    “嗤嗤嗤……”一道整齐划一的裂缝,迅速蔓延,剑气直接在冰猿消失的地方爆发,耀眼的剑光,刺破虚空。

    “啊!”一直愤怒不已的冰猿终于在逃走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惨叫,破损的虚空之,冰蓝色的血液洒落,竟然化作偏偏晶莹的雪花飘落,带着冰冷的寒意。

    隐匿在暗处的叶云不禁摇了摇头,暗道可惜,这可是妖王境巅峰的妖兽鲜血,若是能收集来,炼成丹药的话,或者直接服用,效果也是极好的。然而现在妖王境巅峰妖兽的鲜血就像不要钱一样,就连金丰也傲然站立在虚空之,并没有在乎。

    “可惜,还是让他逃了。”金丰收了金剑,惋惜的摇了摇头,战胜同阶的强者,对于他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金门门主的强大,足以说明了一切。

    “门主威武!”五行门之,金峰的弟子率先跪拜在地,高声呼喊,金门门主的强大,不仅是金门的骄傲,同样是整个五行门的骄傲。这一点,在其他四门之也是一致的观点。故而在金门呼喊之后,其余四大山峰见识了金门门主的强大之后,同样拜服在地,高声呼喊。

    金丰却并没有什么感觉,而是目光落在其他四门门主身上,淡然道:“今日水域王者被我所伤,定然怀恨在心,师弟师妹,传我谕令,五行门上下弟子,近日莫要在五行山脉之历练,山门之做好戒备,以免有妖兽有机可乘。若是冰猿再次来犯的话,也莫要客气,直接用五行大阵轰杀就行了。”

    “谨遵师兄谕令。”其余四名门主,纷纷躬身领命,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以他们的身份,也依然对金丰保持着敬畏,更何况还是在金丰完败了一个妖王境巅峰的强大妖兽的情况下。

    当五行门众弟子抬起头的时候,金丰的身影早就消失隐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