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门作为这一次的东道主,其派遣出的大弟子,分别属于金门、火门、土门。这无疑让众人有些唏嘘。甚至鬼冥宗、天魔宗、万妖山都认为。木门和水门的弟子,定然也不会差。

    云舒脸上带着会心的笑容,恐怕只有与五行门一直交好的云家,才会清楚,真正的五行门实力会有多么的恐怖。甚至今日参加道武大会的名弟子,还不是五行门道宗境最强的人。

    当然从这名弟子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怀疑。这名年轻的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无比恐怖,道宗境九阶巅峰的实力。

    鬼冥宗鬼罗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云家云君,传闻乃是云家的接班人,我等倒是早有耳闻,只是不知道五行门的弟子又是何人?五行门弟子,素来神秘的紧,不知位可否自我介绍一二?”

    面对五行门,鬼罗也不敢太过放肆,当然面对同辈之人,以他的桀骜不驯,自然不会这么客气,直接便说了出来。

    五行门当先一人一身金色长袍,整个人如同一柄利剑,面无表情的说道:“五行门金门金旭。”

    红色长袍的年轻弟子则是冷哼了一声,显然对鬼罗没有什么好脾气,“五行门火门火达。”

    而另一名土门的魁梧男子,则是摸着脑袋,憨笑道:“五行门土门土单请多多指教!”

    鬼罗冷哼了一声,还未说话,便听到金门金旭上前一步道:“弟子久闻鬼冥宗鬼道之法精妙,又听闻鬼罗少宗主在帝云城大展雄风,仰慕不已,不知可否指教一二。”

    “你!”鬼罗的脸色顿时不好,缭绕在身周的黑色烟雾翻滚不休,帝云城可谓是他的耻辱之地。现在被人提及,简直让他有一种暴走杀人的冲动。

    金门门主金丰倒是极为随意的说道:“道宗境级别的弟子本就与道师境的不一样。自然比斗方式也不会一样,你们在没有安排上场的同时,也可以点名交战。当然战过的不论胜败,都不可能再一次交战。至于败者,将会被胜者取缔。五座擂台,谁留到了最后,便取前五。”

    这一次道武大会,每个大势力本就在大会开始之前,门派内便已经进行过了一次筛选。故而参加大赛的道宗境级别的弟子,有十八人。

    鬼罗早已经急不可耐,今日既然有一个名不经传的修者挑衅自己,难道真的因为帝云城一战,自己现在变得谁都能羞辱不成!他要将金旭的魂魄拘过来,好好折磨。

    金旭并不想与鬼罗多说什么废话,而是一声轻叱,一柄金光耀眼的长剑骤然大放,光芒闪烁的鬼罗都惊呼出声,根本睁不开眼眸。

    方一开始交锋,金旭便没有想过给对方多少机会,要知道鬼冥宗的鬼道之法,擅长的乃是魂魄攻击,若是被鬼罗反应过来,恐怕要吃大亏的就是他自己了。

    很显然,这一次对于各大势力将会出现的弟子,五行门早已经研究过,甚至想过应对之法。

    金旭的剑光很耀眼,一剑出,如同旭日东升,速度极快,光一般的速度,直刺鬼罗。

    鬼罗本就阴寒之体,也忍不住感觉到来自魂魄的一丝冷意。这是在对方强大的攻击之下,感到的恐怖。金属性的剑道攻击力如此恐怖,鬼罗感觉到自己的魂魄都要被锋锐的剑气切割。

    “退!”在对方的第一招之下,鬼罗被迫无奈,首先做出的反应,便只有后退,面对对方强劲的攻击,只有暂避锋芒。然而身为鬼冥宗的少宗主,这一退,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耻辱!

    “啊!”鬼罗发出尖锐的嘶吼,双手不断的凝结引发,“嗖、嗖、嗖!”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唳!”一声尖锐的嘶鸣,魂魄之力幻化而出的黑色苍鹰,第一时间便被金旭一剑刺穿。耀眼的金光,仿若黑色苍鹰的克星一般,快的让人窒息的一剑,瞬间便重创了鬼罗。

    “可恶!我要你死!”鬼罗瞬间发狂起来,自出道以来,他第一次在叶云化名的“云天一”手吃了大亏,现在又被金旭压制,一剑让他完全的暴怒!

    “呼!”魂魄之力疯狂的涌动,要将金旭淹没,及时金旭再如何厉害,脸色也为之一变,他的魂魄竟然忍不住刺痛了起来。

    金旭咬牙坚持,冷哼道:“雕虫小技!看剑!”金剑一转,道道剑光化作一轮旭日,飞旋而起,要将另两只苍鹰一同绞杀。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大笑突然传来,五行城响起了一声浩荡的钟声,敲击在众人的心,识海之顿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天云宗!”要最清楚这个钟声的人,在场众人,非钟际尘莫属。故而这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之后,他第一个脸色大变。

    “天云宗来了?”各大势力的掌权者互相对视一眼,幽梦女王和天魔宗宗主楚天墨、钟际尘,目光都闪烁着寒光和无尽的杀气。

    而霸武门门主孟武则是眼眸轻轻的动了动,便没有了任何动作。

    云舒云淡风轻,似乎天云宗来去与否,都对他们云家来说无关轻重,更何况天云宗已经被大势力覆灭。就算还有几个老家伙没死,也等于名存实亡了。

    五行门众门主则饶有兴趣的看向虚空,这一次的道武大会本就是五行门作为东道主,然而因为大势力覆灭天云宗,以至于道武大会一直延期。

    今日天云宗携带着天云宗至宝天运钟前来,用意极为明显,恐怕真的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嗡!”又是一声轻颤,只见一道数丈高的金钟,撕裂虚空,在虚空之停顿下来,数道身形从其窜了出来。

    当先一人,正是天云宗的老祖紫阳,紫阳目光扫视全场,淡然道:“既然是道武大会,又怎么能少了我天云宗?莫不是众位认为,道武大陆没有道法不成?

    “道法?真是笑话。原本以为天云宗会躲藏起来,却没有想到如此不知死活。既然今日都在此地,便不要走了。今日我等便将你们一网打尽!”天魔宗宗主楚天墨张狂的冷笑道,一挥手,便要指挥手下之人,对天云宗众人动手。

    紫阳并没有任何畏惧,神色淡漠的说道:“昔日钟际尘用计也未曾覆灭了我天魔宗,今日大伙都在,你们若是想要动手的话,老夫也不介意将你们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一一斩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