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阳的强势无疑印证了那一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且有天运钟乃是道武大陆之上数一数二的至宝,想要无视天运钟,从而将天云宗众人留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钟际尘在见到了天运钟的之后,脸色顿时变了,心暗呼:“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从天运钟之,我感受到了一种雷霆的毁灭!紫阳何时会雷霆道法了?”

    钟际尘可以说是天云宗自紫阳之下,第二厉害的强者,对紫阳也是最为忌惮的。当紫阳众人携天运钟出现的时候,他有些担心对方会不顾一切的使拥天运钟将他斩杀!

    在场众势力的强者之,各方势力的老祖级人物没有出现的话,唯有金门门主金丰的修为最高,但是五行门身为东道主,会不会出这个头,尚未可知。

    金丰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身为五行门副门主,修为最高之人,必须站出来说话。当然面对天云宗众人,他根本没有什么畏惧,虽然现在天云宗来的都是道王境级别的强者,但一个被覆灭的门派想要和他们五行门对抗,显然还不够。

    “不知紫阳兄今日率众前来,有何贵干?”金丰与紫阳同为道王境巅峰的强者,自然说话还是极为客气的。当然就从他昔日便显出的强悍攻击力来看,想要斩杀紫阳不会太难。因为紫阳最多也只是与冰猿妖王不相上下而已。

    紫阳轻声笑道:“今日既然乃是道武大陆的盛会,各大宗门的青年才俊在此一较高下,我天云宗自然也是要参加的。就算败了,也当时给他们一次历练的机会。”

    楚天墨嗤笑道:“紫阳老儿,你是不是说笑话?若是本座没有记错的话,昔日你们天云宗的弟子,死的死,叛的叛,你们天云宗除了一个陈轩以外,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弟子么?现在可是要开始的是道宗境级别的弟子比试。”

    紫阳淡漠的说道:“你们既然是道宗境级别的弟子比试,那么我天云宗自然会捧这个场。今日我天云宗出名道宗境级别的弟子,与尔等一战,若是败了,死了,也只是他们修为不够,怨不得你们。”

    幽梦女王妩媚的笑道:“好一个怨不得我们,紫阳老哥,你看的倒是挺开的啊。”

    紫阳打了个哈哈,说道:“我天云宗讲究的是道法自然,生死有命。死了是他们的命,不过这仅限于同辈之人的较量,你们若是有什么天才弟子死的话,老夫同样不希望有人插手!不然的话,老夫看这个所谓的道武大会也不用开了,免得其他不能参加的散修看了笑话。”

    “你……”六大势力的门主都被他这一番话给堵住了,说的很对,天云宗弟子死了,那是天云宗弟子修为不行,怨不得人,可若是换了他们的弟子呢?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宗门的天才弟子死在擂台上不成么?杀伐别人势力的弟子,看着很爽,死了自己的,他们又怎么能甘心?

    楚天墨冷笑道:“天云宗连道宗境九阶的弟子都拿不出来,还夸什么海口?真是笑话……”

    紫阳冷冷的瞥了一眼楚天墨,冷笑道:“楚天墨,你好歹也是天魔宗高高在上的宗主,说话怎么如此无知?岂不闻真正的天才弟子可以越级挑战么?别说你儿子没有斩杀道帅境一阶、二阶修者的实力!”

    他毫不给楚天墨的面子,天云宗本就与大势力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若非场合不对的话,紫阳他绝对会施展天运钟将楚天墨斩杀!

    “你!”楚天墨脸色铁青,但是又无法反驳,紫阳说的确实是实话,真正的天才弟子,越级挑战自然是肯定之事。

    金丰并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淡然道:“紫阳兄,既然如此说,本座答应了,让你们天云宗的名弟子出来吧。今日本座同样做个见证,若是有任何一方势力插手弟子间的比试,休怪我不顾情面的出手!各位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一句话带着淡淡的威严,不容否认,就算道王境的强者也不能拒绝,无上的气势,使得还想着再说什么的楚天墨顿时闭住了嘴了,双眼泛着红光,狠狠的等着紫阳众人。

    “叶小子、火望、笑少何在?”紫阳众人随意的盘膝坐在天运钟之上,并没有与六大势力强者坐在一起的打算,更何况根本没有位置给他们准备。

    “老祖,弟子在!”原来叶云众人早已经到了,只是隐匿在人群,眼下紫阳传唤,自然要站立出来,不用说,天云宗是想要让他人出战。

    叶云人与天云宗众人一一见礼,而笑少则是目光复杂的看向看台上的钟际尘,面前之人是他的师父,也是他的仇人。

    一直沉默不言的钟际尘目光落在笑少的身上,淡然道:“乖徒儿,为何见到老夫不上前见礼?”

    笑少蓬松的刘海下,无神的双眼骤然间爆发出寒光,身形并没有动弹,而是看向钟际尘,强烈的克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说道:“我的师父早已经被你所害,当初将我带回天云宗的师父已经不在,而你只会是我的仇人!”

    钟际尘冷笑道:“好一个仇人,乖徒儿,你难道忘了这些年老夫对你的教导了?”

    笑少还想说什么,却被严松给拦了下来,只见他低喝道:“老匹夫,你害我师兄,现在还以我师兄的相貌示人,又想蛊惑我天云宗的弟子不成?”

    叶云看向笑少,他很理解笑少此刻的心情,换了是他,恐怕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好安慰道:“笑师兄,莫要被他言语蛊惑。他教导你,只是想通过你达到覆灭我们天云宗的目的!”

    笑少浑身颤抖,喘着粗气说道:“我懂……”随即他抬起头,看向看台上的钟际尘,说道:“今日我与你再无瓜葛,若是有朝一日,我成为道王境修者,定要手刃你!鬼冥宗所有修者,与我不死不休!”

    “好小子!”天云宗众人喝了一声彩,笑少毕竟是天云宗的天才弟子,若是一直萎靡不振的话,这对他修行有着极大的障碍,眼下面对了钟际尘,反倒使得他从内心的挣扎之走了出来。

    叶云向前一步,朗声笑道:“今日就让我们师兄弟人,放手大战一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