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罗所有魂魄之力所化的黑色苍鹰,早已经没了踪迹,而鬼罗的破魂矛仅仅只出来了一般,便已经没了踪迹。擂台上仅仅只留下了残破不堪的碎布渣,鬼罗的身形早已经不知所踪。

    在场众修者顿时鸦雀无声,目光都落在了不以为意的叶云身上。

    恐怖!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在场所有人心同时泛起了这个疑问。若说鬼罗本身就有斩杀道帅境一阶、二阶的实力,再配合他的本命鬼器,皇级神兵破魂矛斩杀道帅境四阶的修者,也不是难事。

    然而依然还是被叶云灭杀,连施展皇级神兵的机会都没有。看着失去了光泽,悬浮在空的破魂矛,在场的年轻弟子一阵悲哀,同时也给其他人一个警示,并非拥有了皇级神兵,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有一种人,强大的可以让你连祭出本命道器的机会都没有!

    “鬼罗就这么死了?”万妖山的少主双眼满是惊恐,为什么台上的叶云如此恐怖?当初在帝云城,魔修云天一有斩杀鬼罗的实力,但也需要大战一场,可是面前的叶云,以道宗境五阶的修为,将与自己同等实力的鬼罗完全镇杀。

    楚行脸色苍白,没有了以往的狂妄,喃喃低语道:“我们被誉为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那叶云是什么?”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这是对自己信念的一种打击。

    唯独只有戚无夜一双血色眼眸,泛着异样的光芒,不知道心在想些什么。

    看台上钟际尘的双眼绽放着寒光,原本飘渺的气息,也变得凶猛了起来,怒极而笑道:“很好,叶云,当初本宗主真的是看走眼了。这才养虎为患,成为我鬼冥宗最大的威胁!就算今日你不死,他日你必须要魂飞魄散!”

    他这一句话直接说出来,也正是说给在场的其他势力宗主。尤其在听到他的话后,万妖山幽梦女王和天魔宗宗主楚天墨,身上不约而同的泛起了一股强大的杀气,似乎若非忌惮金丰或者紫阳的话,早已经对叶云痛下杀手了。

    金丰坐在看台上,眼眸闪烁着意味深长的笑意,似乎颇为欣赏叶云,点了点头道:“天云宗有此子在,当真有望了。既然叶云胜了,那么就开始下一场吧!”

    叶云对钟际尘的威胁根本无惧,反而凌厉的目光看向钟际尘,冷然道:“钟际尘,我且问你,我弟弟的消失,是不是与你有关?”

    钟际尘毫不避讳的点头道:“正是!不过你弟弟已经失踪了,你若是想要从我这知道原因,还要看你的实力!”

    “好!”得到了钟际尘的亲口承认之后,叶云紧紧的握着双拳,以他现在的实力确实无法战胜对方,但是他绝对会有一天,将钟际尘踩在脚下!

    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之后,叶云随意的将破魂矛收起,身形一闪,便来到了余天众人的面前。

    “可恶!宗主,少主的遗物乃是我宗的至宝,一定要拿回来,不能流落在外啊!”鬼冥宗一名长老,森然说道。

    今日的道武大会,因为天云宗众弟子的出现,早已经变得有些怪异,甚至很多人都在天云宗弟子下杀手。

    “既然没人愿意,那就由火某上来吧。”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了擂台之上,火红色的眉毛跳动,目光落在了楚行身上,淡然道:“楚兄,你身为天魔宗的少主,想来道法定然深奥,远超鬼罗了。火某不才,想与你一战!”

    他也没有问对方愿不愿意上台,直接就说出口,这一番话使得楚行就算为了自己的脸面,也必须要上台一战。

    楚行脸庞狠狠的抽了一下,他还没有从叶云方才带来的震撼清醒过来,现在又被火望点名挑战,下意识的犹豫了一下,他竟然害怕了,不敢上台一战,他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如同鬼罗一样被斩杀。

    楚天墨眼眸红光一闪,冷笑道:“行儿,我魔道之修,就应该迎难而上,更何况并非每个人都是叶云,就算你与叶云一战,胜就是胜,败了就是败了,有何畏惧?若是你真的不幸战死,那也是你的命数!”

    楚天墨看向自己的儿子,郑重的说道,他知道向来轻狂的楚行,今日完全是被叶云打击了信念,若是不能重新树立的话,那么此生恐怕就真的止步于此了。

    楚行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渐渐地变得坚定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多谢父亲,孩儿知道!”

    “火望,素问你天生火灵之体,今日楚某便与你痛痛快快的一战!”楚行仰天一声长啸,一股磅礴的血气豁然绽放,身形一闪,便上了擂台。

    两个都是红色,只是一个带着疯狂的燃烧之意,一个是触目惊心的血红,楚行方一上台,强大的气息,便于火望碰撞在了一起。

    火望战意昂然,方才叶云强势斩杀鬼罗,天云宗众人同样震撼,只是这震撼并非是恐惧,而是高兴,化作了斗志!

    “轰!”火望整个人化作了一个火人,火焰跳动,燃烧向血海。

    从功法上来说,火望也存在着优势,至阳的火焰本身就克制魔道功法。然而他并非如同叶云一样逆天,对方的修为又高于他,两两一抵消,便战了一个势均力敌。

    楚行神色狰狞,冷笑道:“火望,你既然找我,今日便把命留在擂台上吧。招惹本座,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火望一直便是一个武痴,遇到了比自己强大的修者,也没有什么畏惧,根本不怕对方的危言耸听,淡然道:“能不能杀我,先战过再说!”

    “天火剑!斩!”一柄长剑燃烧着火焰,带着炙热的气息,划破血海,斩向楚行。

    有了鬼罗的前车之鉴,楚行不敢有所保留,怕一个不小心遭到了压制,那就抱憾终身。故而他一声狂吼,血海卷起滔天巨浪,阻拦在自己的面前,紧接着血海不断的凝炼出血魔,抓向火望。

    火望凛然不惧,大笑一声,“来得好!”天火剑的火焰瞬间分散,化作万千火焰长剑,斩向血魔。

    “轰轰轰!”场不断的传来撞击声,两人竟然不相上下,打的难解难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